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有理论政

|
发布: 7:50am 15/10/2023

冯振豪

有理论政

国会议员

政治献金

公积金

退休金

1980年國會議員(薪酬)法令

冯振豪.要求议员不领退休金?别发梦了!

人们不应在这项课题过于歇斯底里,而是有策略性地,透过挑战民意代表的钱袋,逼迫朝野政党正视民意,打开议会改革的政策之窗,换来另一些更加实质的回酬。

ADVERTISEMENT

前一阵子,经济学者阿都卡立在隆雪华堂的一场讲座中说,让222名和576名州议员享有高额的实属浪费,更应该让他们跟民众一样领取,以便民意代表了解民间的疾苦,还可以为国库省下一大笔开销。

随后,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主席赛沙迪、前巫统领袖凯里、净选盟及其他意见领袖纷纷表示认同,舆论压力施加在朝野大党的头上。惟,无论是团结政府还是国盟,双方都在踢皮球,给出各种说不清的理由忽悠大众。除此,大部分的民意代表也拒绝在退休金转公积金的课题上多做表态,使得该项火热一时的课题逐渐冷冻。

根据,担任国会议员三年便享有相等于月薪60%的退休金,按目前1万6000令吉的月入计算,个别国会议员卸任后即可获得每月9600令吉的生活费。如果将公务津贴,选区拨款、部长津贴、出席费等等也并入的话,一名国会议员的开销更为惊人。

笔者认为,我国民意代表的收入确实是一笔大数字,若要求既得利益者损害其既得利益倒是很不理智。目前为止,MUDA是唯一反对国州议员领取高额退休金的政党,主要是赛沙迪和MUDA仅掌握一个国席和一个州席,没有能力动摇朝野政治板块,MUDA不必为自身言论承担政治后果。无可否认,在政党政治的操作上,MUDA是采取正确的策略,成功吸取媒体声量和选民目光,然而,就实际层面而言,赛沙迪自己必定很清楚,撤销民代退休金的构想绝对不可能实现。至于倡议的非政府组织,他们的任务就是向政党和政治人物施压,影响公共舆论,表态支持退休金转公积金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生活上,我们只会向公司主管要求调高薪资,绝对不会发生要求调低薪资的事件。同样的道理,今天,我们要求国州议员改领比退休金少很多倍的公积金,相当于要求国州议员缩小钱袋,这类诉求只会让政治气氛趋于民粹,将公共议题的讨论带向更加不理性的境界。

对于国州议员拿钱不做事,或者眼红他们领取比自家收入还要高的退休金而感到愤愤不平,有这些想法都是正常的,因为你我都是人类,大家都有七情六欲。但是,我们必须搞清楚政策的现实面,以及真正的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尤其是牵涉集体利益的政治议题,而不是呆在自己构筑的学术象牙塔里自我陶醉。

现实告诉大家,主流的朝野政党都没有意愿,也没有理由去毁灭自己的退休生活,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公积金取代退休金的渴求只会成为政党攻防的公器,不可能被他们采纳。所以,就得把眼光看得更远,借由公积金取代退休金的讨论去争取其他改革。笔者认为,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制度化不足,这些法规纰漏都可以通过更有效的方式,诱(迫)使政治人物回应民意:

第一,政党补助制度化及落实法。以得票或议席计算朝野政党应得的补助预算,同时,让民意代表获取政治献金的行为得到法律规范,进一步限缩官场舞弊的灰色地带,避免政党与国内外的不当金流挂钩;

第二,检讨民意代表的津贴名目。例如,一般国会议员可享有最基本1.6万元净收入,根本就不需要高达2000和6000的津贴,提供他们购买最新版的手机或电脑,倒不如将部分津贴改成法案、政策和专题的研究经费,提升立法品质;

第三,财产申报与公费开销制度化、透明化和开放化。建立民意代表的年度财产申报和每月公费开销的制度,将这些资讯公布到国会官网,以供全民检视。必须说明,在政治上,民众不该有“仇富”心态,即便是富人也可以成为民意代表,他们同样拥有公民权利,拥有造福选区和服务国家的权利,但是,只要坐上代表民意的位置,选民对他们钱袋就有理所当然的知情权;

第四,强化国会监督。我国缺乏独立、专业和持续性的国会监督组织,缺乏相关的指标去观察哪些政党、哪些民意代表才是“薪水小偷”。经常“翘班”的国州议员,说不定他们很可能是回到选区,聆听民意;时常出席议会的民意代表,也无法确定他们只是坐在席上睡午觉或发白日梦。换言之,出缺席率不是重要指标,还有很多有意义的内容,可以协助民众找出谁才是真正的拿钱不做事,这就有赖于国会监督。

无论如何,民代公积金取代退休金的讨论浮上台面,不光只是民众对国库开销的关注,更多的是大多数人认为民意代表不务正业,只不过,人们不应在这项课题过于歇斯底里,而是有策略性地,透过挑战民意代表的钱袋,逼迫朝野政党正视民意,打开议会改革的政策之窗,换来另一些更加实质的回酬。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