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总编时间

|
发布: 8:00pm 18/10/2023

总编时间

朱运健

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

通讯及多媒体法令

1948年煽动法令

Kean Wong

总编时间

朱运健

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

通讯及多媒体法令

1948年煽动法令

Kean Wong

朱运健.安华改革之路还远

首相曾多次强调新闻自由的重要性,也一再承诺,将公开接受建设性的批评和意见,但MCMC的作法,却似乎背道而驰,也造成让新闻从业员和新闻机构无法安心地工作。

ADVERTISEMENT

禁书《重生:烈火莫熄、阻力和在新马来西亚的希望》编辑,因涉嫌侮辱国徽被延扣一天后,终于获得释放。目前尚未确定他是否会被控。

警方是以拘留Kean Wong助查。《重生》封面涉嫌侮辱国徽,并进行二度创作引起争议。

维权组织人民之声对社会出现公众课题的批判式辩论及艺术表达时,遭到审查与刑事对付的行动感到不满,并强烈谴责警方与政府的高压手段。

类似Kean Wong的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人民之声说,执法当局过去也曾以高压手段对付恶搞图片的二度创作,其中最近的例子是2022年社运艺术家法米惹扎因为画出穿着苏丹服饰的卡通人物“魔人啾啾”(Mojo Jojo),结果遭到逮捕扣留。

这起事件让废除煽动法令的声音再次响起。人民之声就呼吁政府立即废除这个恶法。

和慕尤丁领导的政府期间相比,团结政府援引煽动法令的次数的确少了,但只要这个恶法继续存在,就难免会被人视为执政当局用来压制异议和负面言论的工具。

尽管团结政府上台后,确实有一些积极的改革进展,但如今却不再说要废除诸如煽动法令和国安法等恶法,反而辩称只需要进行修改即可。例如,内阁同意修订煽动法令,以限制这条法令仅用于保护王室。

废除和修改是两码子不同的事,当初安华和希盟在野时,一再向马来西亚人民保证,一旦掌权就会废除恶法,希盟在大选中还多次把它纳入竞选宣言,若未兑现就已经是背叛当初的改革承诺,再如何自圆其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安华曾经是恶法的受害者,为了改革,他走上街头,还为此坐牢,本应藉目前团结政府地位稳固的优势废除恶法,以开拓更大的公民空间,让人民无惧地行使言论自由、集会与结社自由。

公民社会用严厉的标准检视安华改革进度合情合理,毕竟安华有“改革之父”的称誉,当然对他寄以厚望,希望他以过来人的经历,进行改革。他们对目前的改革停滞不前提出批判,也是正常,因为这本来就是公民社会的角色,但却无法认同以维稳理由来拖慢或是搁置改革的议程。

同样的,(MCMC)最近警告、传召及封锁数个新闻网站的行为,不禁让人产生疑问,难道政府只能不能容忍异议声音存在?更令人忧虑的是,这种不健康的趋势日益严重,连资深媒体人也罕有地两次发表声明,对MCMC的作法表示关切。

MCMC解释,他们采取这些是因为有关网站的数则报导“操纵内容,制造不尊重和误导叙述”。然而,正如资深媒体人声明中所说的,许多新闻内容在“冒犯”的借口下被封杀,但事实上,这些只是新闻报道,或者是尖锐批评政府的看法而已。

首相曾多次强调新闻自由的重要性,也一再承诺,将公开接受建设性的批评和意见,但MCMC的作法,却似乎背道而驰,也造成让新闻从业员和新闻机构无法安心地工作。

当然,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新闻自由,而本地媒体相对而言也非常自律,正确地传达信息。而作为一个主张新闻自由和资讯自由流通的政府,不能只接受歌功颂德的报道,也应该以开放的胸怀接受一切的批评,即使是有些声音很难听,又或者和事实不符,也不应动辄就封杀新闻媒体。若是这样,又和他们在野时批评的政府有什么两样?

当然,改革之路艰难,也需要时间,过程中也会碰触许多敏感地带,以及一些权贵的既得利益。大家可以看安华在未来4年的任期内,是否会继续他的改革承诺,而这张成绩单是否及格,就看他怎样做。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