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骑驴看本

|
发布: 8:00pm 22/10/2023

伊党

张立德

骑驴看本

民政党

哈迪

非穆斯林

伊党

张立德

骑驴看本

民政党

哈迪

非穆斯林

张立德.民政党也得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若要争取更多非马来票,温和派必须能有所作为,让非马来人能够像当年信任法兹诺和聂阿兹那样,可以“放心”支持伊党。

伊斯兰党要拉拢及非马来人的支持,以期在下届大选入主布城,阿旺把这个“重担”交给。民政党作为国盟内的多元种族政党,自然得担负这个“重担”,即使伊党和土团党各自拥有本身的非穆斯林臂膀组织,但民政党无论是定位和结构会是更加名正言顺。

ADVERTISEMENT

民政党既然选择加入国盟,固然明白本身在国盟内必须扮演的角色,就像之前在国阵的时期那样。大马政治的现实面就是,各别种族必须合作互补,仅靠单一种族单打独斗,是无法有效地治理这个多元种族国家,国盟要执政中央,即使不断强调马来人的优先权,但缺少了非马来人的认同,也是无济于事。

伊党在去年大选获得最多的国会议席,在6州选举中也所向披靡,执政4个州属,在其他多个州的成绩也比盟友土团党来得优秀。然而,正如哈迪所言,这是马来人大力支持的成果。的确,如果非马来人选票也流向国盟(伊党),大马的政治格局又要改写了。哈迪说,经过选举后的分析,显然伊党在吸引和拉拢非马来人支持方面还是很弱。

哈迪(伊党)并非没有争取非马来人的支持,类似伊党执政下会公平对待非穆斯林的谈话和保证,非马来人都耳熟能详,即使不是出自哈迪的口,其他党领袖也不断地以各种例子来证明伊党从来都不是极端的政党。

伊党也不是不曾得到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的大力支持,在与行动党共组民联时,伊党取得的华人支持率是前所未有的,在行动党的“加持”下,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伊党取得突破,走出东海岸,最终在半岛多个州属执政。行动党因此被认为是壮大伊党势力的最大推手。

那为何华人后来对伊党“敬而远之”?这与党的领导人思维和党的方向有关。现在的哈迪和当年亲民及中庸的法兹诺与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不同,哈迪不时发表贬低非马来人的言论,政治立场也反复无常。伊党并不乏温和中庸、专业的领袖,但他们在党内必须服从保守派领袖。伊党若要争取更多非马来票,温和派必须能有所作为,让非马来人能够像当年信任法兹诺和聂阿兹那样,可以“放心”支持伊党。

换言之,伊党把拉拢非马来选民的重任交给民政之余,本身也要做出改变,否则每每伊党领袖发表一些贬损非马来人的言论,或者推出一些不利于非穆斯林的政策,民政党只能充当救火员,忙着灭火,疲于奔命解释政策不会影响非穆斯林。

所以民政党要承担伊党给他的任务会是极为尴尬的。民政党要如何接招,令人十分好奇。士气低迷多年的民政党,必须拿出可行的办法来说服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重新接受他们,他们会有哪些“魔法”?当然,民政党的领袖如刘华才和胡栋强,是有丰富经验的政治人物,自有他们的一套,只是如果他们还是维持过往的那一套,那他们成功的机会是渺茫的。

民政党尴尬之处在于,其党领袖不断抨击行动党壮大伊党,不只一次指责行动党与伊党多次在大选前结盟,却在大选后撕裂分开,根本就是为了赢得更多的非华裔选票而出卖华社。如果下届大选,民政党成功为国盟争取到华人的支持而执政,然而华人的权益最终还是没有改善,民政党要如何“自圆其说”?

最近,首相安华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表示,团结政府的大门随时都为伊党而开。民政党也挑战不断制造“绿潮”恐惧的行动党表态,并要行动党在伊党正式加入时退出团结政府。那么,如果伊党一旦执政中央,国家加剧伊斯兰化,民政党又是否会因此为伊党背书道歉,并退出国盟?

民政党主席刘华才在哈迪发表拉拢非马来选民的谈话后,并没有马上做出回应,迟至星期日才宣布已主导设立“跨信仰工作队(Inter-Faith Committee)”,探讨与避免种族、宗教和文化的误解,并且对症下药,改变非穆斯林对国盟的抗拒和看法。成立工作队是好的开始,但是刘华才同时坦言单靠一个政党要达成拉拢非穆斯林的目标十分具有挑战性。民政党应该以之前在国阵与巫统共事的经验为鉴,其实是盟友的态度,无论是对盟友还是对选民,决定了选民的观感。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