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学者观点

|
发布: 7:30am 29/10/2023

学者观点

林福炎教授

垄断

首相安华

2024年财政预算案

司马迁

儒家五常伦理

林福炎教授.我国经济改革: 司马迁之见

让我们回顾2024年昌明大马财政预算案中的市场经济改革,有多少是最好政策(因之)? 有多少是最差政策(与之争)? 之见,博大精深,我国政府可以史为鉴,所谓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ADVERTISEMENT

中,首次引用中的“仁,义,智,礼”,为其制度改革议程开宗明义。孟子的 “仁,义,礼,智” 是道德准则,也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市场之间,和谐相处的基本准则。确实,儒家伦理在制度改革中可发挥重要作用,但在市场经济改革,尤其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改革上,可能还不够。众所周知,儒家重文轻商。因此,市场经济思想在古代中国很少见。虽是凤毛麟角,但其中之一,司马迁的市场经济思想,比亚当斯密 (Adam Smith,经济学之父) 还早千年,更在当时自成一格,独树一帜。

既然团结政府引用儒家伦理,让我们看看司马迁对市场经济改革之见。

司马迁,西汉知名史学家,其撰写的《史记》为众所周知的中国史书典范。但鲜为人知的是,司马迁也是市场经济学鼻祖。在其史记货殖列传中,司马迁综合他在各地游历考察时,所观察到的经济活动,描述了市场经济的运行,致富之道,以及政府对市场经济的政策。我们可借鉴司马迁的经济思想,与现代经济思想相结合,为我国经济改革提供参考。

首先,司马迁指出市场经济繁荣的先决条件,“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弛山泽之禁,是以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也就是国家需先统一,让各地货物资源通商交流无阻,市场方可繁荣。因此,政府最基本的市场作用是维持国家法律和秩序,提供基础设施,确保市场经济活动的合法、稳定与无阻。所以,市场经济不是无政府主义,市场经济是需要有政府。

国家统一,市场有了,政府该维持与市场何种关系呢? 根据司马迁,政府对市场的政策有五种,“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 ,最好的市场政策是顺其自然(善者因之),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是有政府,但没有政府的市场干预。政府只需维持法律和秩序,让市场自我发挥其最大的效能,带来繁荣。

市场如何自我发挥最大效能?

根据司马迁,“天下之人,熙熙壤壤,为利而来,为利而往”。人是追求自身利益,在市场上,为了达到自身利益最大化,企业需先为他人创造利益。例如,一位商人必须与其他商人竞争,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产品,以赚取最高的利润。只要是自愿买卖,消费者在市场所花费的每一元,会给消费者带来多于一元的福祉。

商人们,为了自身利益,竭尽全力,发挥企业家精神,在市场中寻找机会,承担风险,勇敢创新,期望成为市场竞争赢家。当然,他们之中大多数会失败。然而,只要有一些成功,就可为自己和社会带来繁荣。比如,比尔盖兹,凭借他的创新,识别市场需求,创建了微软,成为世界富豪,也给世界带来繁荣。用过DOS (Disk operating system)作业系统的人,都知道拥有微软视窗作业系统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大家可能担心,一旦企业成为市场竞争赢家,市场就会被它,即市场异化(Market alienation)。只要市场是自由进入(Free entry),这垄断是可被其他企业的创新所打破,就像柯达(Kodak)的相机胶片垄断一样,被数码相机创新打破。这一市场创新也给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福祉。从市场竞争所产生的垄断企业,为保持其垄断地位,必须持续用其从市场所获取的利润,进行研发,不断创新,不断为社会带来更多繁荣。由于市场自由进入,在新来者的创新威胁之下,消费者可从垄断企业中获得越来越好的产品,提高福祉。

我们最担心的是政府授予的企业垄断。由于垄断来自政府,垄断企业不会为市场消费者服务与创新,而是服务于赋予其垄断权的一小群官员,这将造成低效率与资源浪费。总之,政府不该干预市场,善者因之,让企业在市场竞争,确保市场自由进入,给社会带来最大的繁荣。就如司马迁所说,“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 君不见,人类史上,市场经济创造了几乎人类全部的财富 (以人均生产总值来算的财富)。

不过,由于不同市场之间的差异性,并非所有的市场都能应用不干预政策,政府政策不能一刀切。有一些市场,生产具有重要性的产品,政府需要给予鼓励。在这些市场中,政府通过激励企业,间接的干预市场。这是第二好的政策,诱导市场(利道之),如提供税收优惠,吸引企业生产并开发所需产品。

第三好的政策则是教育(教诲之),晓以大义,教化企业,为国家发展,生产所需产品。第四好的政策是立法(整齐之),以法规来迫使企业生产所需产品和执行政府所属意的经济活动。最糟糕的政策是,政府在市场与企业争利(与之争),就是说政府设立公司,直接在市场与其他私人企业竞争。

让我们回顾2024年昌明大马财政预算案中的市场经济改革,有多少是最好政策(因之)? 有多少是最差政策(与之争)? 司马迁之见,博大精深,我国政府可以史为鉴,所谓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