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鸟生鱼汤

|
发布: 7:30am 31/10/2023

周若鹏

男女

性别认同

鸟生鱼汤

东方社会

周若鹏

男女

性别认同

鸟生鱼汤

东方社会

周若鹏.不男不女也没问题

我支持在不侵害他人权益的前提下尊重每一个人的意愿,但尊重不表示无条件容忍和配合,尤其当少数人刻意给多数人制造不合理的不便。

很久没听过这样子骂人了,放在今天这四个字多么政治不正确,大家应尊重个人性取向和,不该随便批判别人的装扮,不是吗?以前大家可不是这么想的,祖辈何以会觉得“不男不女”有问题呢?

ADVERTISEMENT

人出世以来就被教育辨别,这是爸爸那是妈妈,我是男生还是女生,性别是我们最早认知的事,世界观都建立在这简单的框架上,男生这样穿,女生那样玩,男生玩这类游戏,女生做那类工作。若谁的外貌行为冲撞了大多数人原有的世界观,尽管没妨碍他人也好,难免就惹来一句谩骂:“不男不女”。

最近看谷歌的产品推介,特别注意到讲者姓名旁标注了代词,是he、she或they。They用于“非二元性别人士”,有些人认为自己“非男非女”。这现象近年在欧美愈发普遍,甚至新创了如Ze、Zie之类的代词,应对各类性别认同。

关于说“性别”与“性别认同”两者不一样的论述,早在1920年代德国犹太裔性学家赫希菲尔德便已提出,比如说性征是男,但心理上却未必。

西方社会相较于东方更重视个人权益,但不表示广泛接受性别认同完全自主,也有不赞成强迫他人用自定代词的。名心理学家乔丹彼得森就不买单,强烈反对加拿大政府立法强制人民使用那些代词,侵害言论自由,甚至认为性别认同运动是有自恋倾向的极端分子瞎掰的。

我问一英国朋友安迪的意见,安迪说他朋友的儿子刚“决定”不当男生了,英国社会必誓死捍卫他不当男生的权利,但他奶奶很不高兴。

这现象会否蔓延到呢?殊为不易。英语中的代词把男女区分得很清楚,平日交谈会无可避免地透露对彼方性别的认知,如果我的认知和对方的性别认同不符,就会冒犯,这样的社交摩擦是促使LGBTQ+群体发声的催化剂。

中文虽有他她之别,但发音没差,平日言谈不会冲撞对方。况且撇开语言不谈,东方社会重群体多于个人,相对弱势的性少数群体实难获得像西方那样的尊重,在大马的宗教权威底下更不用说。

我支持在不侵害他人权益的前提下尊重每一个人的意愿,但尊重不表示无条件容忍和配合,尤其当少数人刻意给多数人制造不合理的不便。比方说据赫希菲尔德的理论,男女两性之间尚有64种可能的类别,若要强迫大多数人“正确”使用64种代词,便是不可理喻的。

再举一相关例子,除了性别认同议题外,西方居然还有种族认同这回事,像白人自觉是黑人,请问这算自由还是妄想呢?社会需要“尊重”吗?更离谱的transabled,恕我无能翻译,即是四肢正常的人自认残障;若硬要译成中文,大概就是“懒惰”和“痴线”。

也许赫希菲尔德是对的,自古性别本就不只男女之分,但要等到了这开放的网络时代,性少数才能串联起来共同争取关注。

我是在那个很简单的男女二分世界中长大的,如今学着接受世界不那么简单,尊重那些必然存在的差异,非男非女也OK。但也请包容像我这样“大多数人”的直脑袋,必须直白地表示我尊重你的性别认同但其实不那么在乎,请别给我添语言上的麻烦,我只能继续使用最方便的代词。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