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管理与人生

|
发布: 8:10am 01/11/2023

陈芳龙

管理与人生

国家稻米公司

贫富差距

白米短缺

自给率

陈芳龙

管理与人生

国家稻米公司

贫富差距

白米短缺

自给率

陈芳龙.白米短缺,何不食肉糜?

大马确实存在贫富不均,但贫富不均不是来自华人与马来人,而是马来人之间严重的,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所以既得利益者别避而不谈。

大马白米近年一路下滑,去年降至62.6%,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写评论的,随手拿来就用的65%、70%了;62.6%是农粮部上周提供的最新数据。数据说明的是白米自给率而不是“粮食”自给率,如果连白米之外的面粉、玉米、马玲薯、蔬果一并算上的话,粮食自给率会更低。

ADVERTISEMENT

如果是承平时期,风调雨顺,有钱不怕买不到粮食。但俄乌战争、全球气候变迁,粮食危机不再是危言耸听,一旦大饥荒来袭会让穷人措手不及。

大马主要稻米产区之一的适耕庄稻农苦水吐不完,他们反映近几年的每一季产量很难估算,气候变迁带来的一埸暴风雨就足以毁掉一季的心血。

我们住在都会区的,只关心吉隆坡那里淹大水,适耕庄稻农颗粒无收?那么就变通一下改吃“鱼翅捞面”或者“和牛汉堡”。晋惠帝司马衷对天下荒饥,百姓饿死,不就留下“何不食肉糜?”的金句?

稻农的苦难不只是天降大雨。还有害虫的抗药性越来越强,每季喷洒农药的次数从4次倍增至8次,稻农成本增加,我们则是“吃白米饭配农药”,也没事,吃久了,人也会有抗药性。

除了病虫害,稻谷还会染上“干叶病菌”(BLB ,这是霜霉病的俗称,就像冠状病毒一样,扩散快,危害严重,很难根除,稻谷一旦染上,会大面积枯黄。不只稻谷,大马许多农作物都面对同样问题,政府农业单位的对策呢?

适耕庄稻农面对的难题不仅如此,更糟糕的是政府多年来的苛政,原来过去的“大有为政府不允许普通稻米越州自由售卖”,却批准私营化的(BERNAS)独家进口白米。

去年12月5日,刚上任的首相安华就训斥垄断白米进口富商赛莫达。安华表示,新政府绝不允许政党领袖压榨贫穷稻农的血汗钱,然后大肆挥霍。他说,在了解赛莫达的盈利状况后,将采取下一步行动。不过这“下一步行动”走得有点久。

前首相马哈迪很本事,1996年1月他将原来的“国家稻米局”私营化为国家稻米公司,并授权该公司垄断大马所有稻米进口业务。

简而言之,大马所有米商只能透过国家稻米公司(其实是私营企业)进口稻米,这是什么道理?算不算图利特定朋党?让富商用人民生存的必需品牟取暴利,这不只缺德,还滑天下之大稽。看不懂中文?英文这么说:“be the biggest joke in the world”!

大马前朝政府的笑话很多,除了适耕庄稻米不能越州贩卖、还包括捕鱼后用于装鱼的容器一定要用某特定厂商品牌、为了保护本地汽车产业,汽车进口AP导致高车价,逼使30年“古董车”满街跑!

安华必须真的要用心整顿治理已经百孔千疮的大马,尤其是事关人民生活的必需品,不能任由特定商人牟利,政府的津贴弄半天全进入1%奸商的口袋,“真正受恵”的未必是T20,团结政府的枪口好像瞄错对象。

话题再回到稻米,稻米允许跨州买卖是必须立即实行的,这年代不应该存在苛政。还有,增加耕地不会增加稻米单位产量,所以我们需要向中、台取经,透过土壤改良与稻米品种技术移转以提升产量,唯有单位面积产量增加,收入增加,农民才会有种稻的意愿。

除此之外,过去政府留下的各行业的垄断(独占)、寡占市场,必须改为自由竞争,唯有自由竞争市场才能提升效率、降低价格而惠及全民。政府要帮助的是普通百姓,而不是图利极少数的富豪。

2018年之后的几任首相,再三抱怨马来人占上市公司的股份或财富总额未达50年前“新经济政策”定下的30%,其实是有的;每一家上市公司都有一定的土著配股与马来董事,土著配股持有人一上市就卖,赚了钱等下一家。所以华人欺负马来同胞的难听话,别老挂在嘴边。

大马确实存在贫富不均,但贫富不均不是来自华人与马来人,而是马来人之间严重的贫富差距,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所以既得利益者别避而不谈。

是“大问题”,但贫富差距扩大是“更大的问题”。很快的,穷人会吃不上白米面包,那么就听富人的建议:“何不吃蛋糕、肉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