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星期天拿铁

|
发布: 8:00pm 04/11/2023

凯里

郑丁贤

巫统

星期天拿铁

国阵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

Keluar Sekejap

郑丁贤.巫统已是天涯,凯里不如成立新国阵

如果、沙里尔,以及希山慕丁等组织新党,或接管现有不活耀政党,打起新的名堂(名称可以后定),争取原有巫统支持者的支持,得到马来社会的认同,就可能在国盟和巫统之外,形成另一股马来政治力量。

ADVERTISEMENT

认识凯里时,他还是20来岁,芳华正茂的少年郎;来到今天,头发和脸上都已沧桑,看似大过他45岁的实际年龄。

当年,他的一只脚刚跨入政治;如今,他的一只脚已经跨出政治。

维系他的温度的,大概只剩下播客平台,以及作为新加坡研究机构的访问学者,偶尔发表一些政治分析。

不管怎样,Keluar Sekejap(顾名思义,代表暂时离开政坛,日后还会回来)是一个有水准的政论平台。他和搭档沙里尔分享对时事的观点,也访问一些焦点人物,获得广泛关注。

最近,他的会客室来了一位贵客──,简称TMJ。TMJ的地位日显重要,在柔佛苏丹登基国家元首之后,预料他将摄政柔州,影响力更大;而TMJ的雄心壮志和强势风格,让国人另眼相看,也获得很多年轻人支持。

TMJ和凯里关系也有渊源,凯里出任纳吉年代的青体部长时,两人经常互别苗头,争显风华;不过,后来逐渐惺惺相惜,关系转好。在凯里被扎希逐出巫统后,TMJ出手相挺,委任他为柔佛青年顾问和柔州足球队董事,是雪中送炭之举。

闲话少说。TMJ在节目上表明希望凯里和沙里尔能够回到巫统,让有为之士为国效劳。此话一出,萤幕上凯里嘴巴呈现O型,有惊喜表情。毕竟,巫统领袖将他视如弃帚,难得王储阁下还如此赏识,为他说话。

只是,即使贵如TMJ,大概也无法撮合扎希和凯里。扎希好不容易把凯里逐出巫统,除掉竞争对手,不可能再把凯里请回,砸自己的脚。

扎希也没有显露任何倦勤的念头,他会继续担任巫统主席,和巫统“共存亡”;也许他有下台的一天,不过,最可能的接班人末哈山,也不会接受凯里。末哈山和凯里不仅关系不佳,之前大选分配议席争执更留下深刻的牙齿印,水火不容。

州选之时,凯里曾经获邀加入国盟,让他上阵森美兰,并且内定他为州务大臣人选。当然,凯里没有接受。假设当时他接受献议,是否能拉台选情,助国盟攻下森州,然后出任大臣?

事过境迁,不会有答案。

凯里不加入国盟,他自己解释说感激慕尤丁的知遇之恩,但理念不合,无法配合。

但是,凯里无法忘情于巫统,还抱着有朝一日能回巫统的机会,特别是考虑选举结果的变数,也是谢绝慕尤丁的主因。

然而,6州选举结束,补选也过了,巫统没有垮,扎希地位更显稳固,还得到DNNA的大赏,对巫统的控制不减反增。

凯里近来对参政显得意兴阑珊,几次脱口说自己可能Keluar Selama-lamanya,大致也表露了解巫统已是天涯之遥,再难有机会回去。

到这里,凯里宛如当年凯撒的处境,凯撒军团去到卢比孔河(Rubicon),不渡河就是被流放,渡河就是向罗马元老院宣战。凯撒决定渡河,最终率兵进入罗马城,成为执政官。

凯里一是断了参政的念头,退出政治圈,要不然就是转换跑道,成立新党或加入其它政党,再拼个春天。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