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

|

坐看云起

|
发布: 11:56am 05/11/2023

以巴冲突

联合国安理会

以巴冲突

联合国安理会

坐看云起 | 接任安理会轮值主席 中对巴以冲突立场受关注 这波以巴冲突中国能做的有什么?

进入第4周,也刚好是中国接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的月份。

作为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在以巴冲突上的角色与立场备受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中方坚持站在公平正义一边,一贯谴责并反对一切伤害平民、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始终致力于同国际社会一道促进停火止战,保障平民安全,推进人道援助,防止发生严重人道主义灾难,推动巴勒斯坦问题得到全面公正持久解决。”

ADVERTISEMENT

以色列及盟友美国不满中国不谴责哈马斯;中国长年支持巴勒斯坦人立国,同样没有点名谴责以色列空袭加沙地带造成平民伤亡。观察人士对中国的取态看法各异。

今年3月,中国宣布促成沙地阿拉伯与伊朗恢复邦交,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在中东活动的注意。自哈马斯突袭以色列,以色列炮轰加沙报复以来,中国在区内斡旋的动作便一直持续。中国中东问题特使翟隽穿梭阿联酋、沙地、卡塔尔和埃及,会晤当地以及俄罗斯和联合国对口官员,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兼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也在会晤外国政要时讨论以巴局势。

上月28日,王毅到华盛顿会晤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时重申,中方认为当务之急是防止加沙发生更大范围的人道主义灾难,以巴问题的根本出路是落实“两国方案”。“大国应冷静客观,秉持公道,联合国有必要发挥应有作用。”

中国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可以追溯至毛泽东主政年代。1988年巴勒斯坦宣布立国,获得中国承认主权地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不久前访华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方称呼阿巴斯为巴勒斯坦总统,双方又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一些学者认为,与前不久“金砖国家”集团扩容一样,中国处理以巴冲突的目标包括维系囊括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南方”(Global South),与美国相抗衡。

华盛顿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印太研究主任葛来仪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说:“中国透过美中竞争的镜片来看这场冲突,就像它对待近期几乎所有事情一样。”

她形容中国迄今的声明“极其片面”,没点名哈马斯,遑论要他们批评哈马斯的行动。

“这是个机会进一步削弱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加强与‘全球南方’的联系,并宣扬对巴勒斯坦人志业的支持。”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范鸿达说,中国在与中东诸国深化合作的过程中,清晰地支持地区策略自主与尊重各国主权,以实现“双赢”,但是近年在区内国家的期盼下,中国也已持续传播愿意协助中东实现地区安全的信息。

他继说,以色列长期不满中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立场,并相信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在推动不利于以色列的政策。

葛来仪说,虽然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十分希望被认为在推动停火、促成“两国方案”实现方面有所贡献,可是深明中东问题特别错综复杂,“北京缺乏担当重要角色所需的知识、经验与硬实力”。

她认为,无论是促成停火,还是人质获释,北京都不太可能担当非常活跃的角色。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中国与中东关系专家傅尔顿博士也有类似看法,他说:“去跟区内的人聊,没有人会预期中国对解决方案有任何贡献。”

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争学院国家安全策略副教授瑞黎明博士则认为,中国政府与这场冲突的所有相关方——尤其是巴勒斯坦人、阿拉伯诸国、土耳其和伊朗——都在维持相对平衡的关系,因此有可能被视为诚实的经纪人。

另外,在这波以巴冲突近4个星期后,人们越来越担心,这场突发的以巴冲突是否会波及美国多年来潜心打造的将战略中心逐步转向印太地区的安全战略,将美国又拉回了传统热点地区–中东。

本星期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对美国会卷入冲突倍感担心。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显示,绝大多数选民(84%)非常担心(43%)或有些担心(41%)美国卷入中东军事冲突。

从四方安全对话(Quad)到“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美国近年来一直致力于以多边合作的方式应对中国的挑战,这一战略同样适用在中东。去年7月,美国、印度、以色列、阿联酋就共建“印度-中东-欧洲经济走廊”召开首次领导人峰会,宣布成立名为I2U2的中东版“四方安全机制”。

新安全对话中,以色列居中地处十字路口,东部走廊横穿印度与阿拉伯海湾国家,北部则通过约旦和以色列将海湾国家与欧洲连成一线。有关计划地缘政治上即可缓和中东地区国家和以色列的紧张关系,又可挑战中国在西亚和中东的影响力。

I2U2四方安全机制的基础被认为建筑在以色列与阿联酋于2020年签署的《亚伯拉罕协议》之上。美国斡旋下达成的《亚伯拉罕协议》曾开启了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外交进程,以色列先后与埃及、约旦、阿联酋、巴林和摩洛哥建立外交关系。

鉴于阿拉伯国家曾一直通过拒绝建交的方式来向以色列施压,也引发了巴勒斯坦人的不满,抨击协议把他们的建国议题抛到了一边。

不过,也有迹象显示,美国在那里取得的重大进展并未因以巴冲突而完全付之东流。近几个月,以色列一直在和作为阿拉伯世界领袖的沙地谈判,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上周表示,沙地向拜登政府保证,他们仍希望在加沙战争结束后达成一项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协议。

(英国广播公司∕美国之音)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