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琴不字禁

|
发布: 9:00pm 05/11/2023

火箭

马华

杨丽琴

琴不字禁

团结政府

官职

火箭

马华

杨丽琴

琴不字禁

团结政府

官职

杨丽琴.马华火箭勉强没幸福

在一些州属,既没,也没赢下任何议席,少了为人民发声的正式管道,只能在体制外嚷嚷,变成了“另类反对党”。

青体部和电视台最近联办街舞赛,冠军队伍可得10万令吉。而半决赛表现最佳的队伍,可从被淘汰的队伍中“救”2名队员加入战队,一起备战决赛。

ADVERTISEMENT

结果,表现最佳的队伍放弃该选择权,理由是队员太多难以编舞。

毕竟,新队员需时磨合,何况,如果最终夺得冠军,12人分享10万令吉奖金,与10人分享差别很大,更别说这两人之前还来自敌队,对队伍晋级决赛没有贡献。

因此,该街舞比赛规则考验的是人性,想看看有没有人伟大到要救曾经的对手。

如果折射至政坛,和马华就是曾经的对手。面对选举考验,火箭表现优异,马华却处于淘汰边缘。火箭若扶持马华,等同要让出手上的资源、官职给毫无建树的马华,如何能甘心?

因此,当火箭与马华被逼共处同一屋檐下时,总是相对无好言。

马华忘不了过去,吞不下怨气,最难啃的是火箭领导人愿意为了“大局”,公开向东马政党道歉,但就是不愿意对马华说一句对不起。

表面上,火箭与巫统也破冰了,然而,那是因为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是加入的既得利益者,自然对火箭客气有加,火箭领导层也礼尚往来。

然而,巫统不是人人都给火箭面子,巫青团长阿克马有时会出言不逊,但火箭为了“大局”,也忍了。这一切看在马华眼里,自然觉得有差别待遇。

最重要的是,加入团结政府后,马华被边缘化,没一官半职,6州选举也没分配到想要的议席,索性不上阵,以示风骨。

然而,不在州选上阵,马华无从验证,靠向安华后,华裔选民会否看在团结政府的分上,像支持巫统那样也支持马华?

而且,在一些州属,马华既没官职,也没赢下任何议席,少了为人民发声的正式管道,只能在体制外嚷嚷,变成了“另类反对党”。

不过,在团结政府执政的一些州属,如马六甲,巫统有8人当行政议员,马华、国大党及火箭各一位,官职雨露均沾,各党自然也相安无事了。

由此可见,政党之间的利益分配,对“团结”与否,起了很大的作用。

马华难忘火箭领袖曾抛出的“剿灭马华论”,如今倪可敏又抛出“深宫怨妇论”,更是火上加油。内阁一再传改组,如果马华仍没分配到官职,也许会认为是火箭从中作梗,怒气更难消。

不过,平心而论,一味叫马华向前看,也不公平,毕竟,这需要双方步伐一致。如果火箭不肯就过去恩怨先来个了断,向马华伸出友谊之手,正式道歉,从头开始,那这两党将永远不在同一平行线,勉强没幸福。

惟马华目前缺乏单飞本钱,不管怎样努力,恐怕也难吸引华裔选民支持。因此,与其一直把矛头对准火箭,不如想想,当下大马的政治、种族、宗教日益分化,马华如何走入各族,进行调解,传达正念,向各族解释彼此价值观的差异,寻求包容、谅解,将分化伤害减至最低。这将是它目前所能扮演最好的角色。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