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冷眼横眉

|
发布: 7:40am 08/11/2023

达祖丁教授

冷眼横眉

全寄宿学校

大马教育文凭

砂拉越政府

小六评估考试(UPSR)

达祖丁教授

冷眼横眉

全寄宿学校

大马教育文凭

砂拉越政府

小六评估考试(UPSR)

达祖丁教授.寄宿学校和UPSR是为谁准备的?

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寄宿学校应该是重建国家的国民服务计划(PLKN),因此我们不需要UPSR来判断我们的哪些孩子应该被录取到,能够确保公民和专业人员的安全和成功的未来,以重建国家的设施。

ADVERTISEMENT

问题再次提及时,中产阶级家长和都坚持认为,他们更希望重新实施UPSR。他们的理由是什么?这样我们就能知道我们的孩子聪不聪明。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如此这般,我的孩子就能进入!这不就是真正的原因吗?在今日的文章中,我想请大马人投票给一个政府,或者至少支持一个对全寄宿学校议程有更正确认识的政府。

在没有对这一主题进行任何研究的情况下,我曾假设寄宿学校的主要目的是为穷人提供优质教育,以便这些孩子在生活中能够与富裕的孩子公平竞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建立的寄宿学校开始将其角色定位为“聪明孩子”的学校。因此,入学竞争非常激烈,只有获得5A或4A的学生才会被考虑。不过,当时的公务员还是非常高尚的,他们会确保来自低收入群体的学生中,有一部分人可以以最低2A3B的成绩入学,而且乡村或甘榜固打被认为比城市固打更神圣。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在我求学时期,因为我的成绩只有1A4B,所以没能进入一所著名的寄宿学校。我的父亲是一名级别较低的警察。我的朋友考了3A2B,他被录取了,他的父亲是一名教师。我们都来自北海的圣马克小学,北海是一个相对的“大城市”。我的妻子诺哈雅蒂来自加影,她的成绩是2A3B。她被录取到吉隆坡的一所寄宿中心,就读于著名的咖啡山修道院女中(SMK Convent Bukit Nanas),该校并非全寄宿学校。

当时和现在,所有马来父母的梦想都是让他们的儿子或女儿在寄宿学校里得到政府的照顾,这样他们就能保证进入大学,因为孩子们可以吃好住好,还有最好的老师照顾他们。现在的中产阶级父母也有同样的梦想。如今,一旦您的孩子进入寄宿学校,就有99.99%的可能以最低的教育成本被公立大学录取,进而成为一名工程师、医生、建筑师或在政府部门找到一份美好的工作。

如今的寄宿学校也发生了变化。这些教师和校长现在有着完全不同的议程,他们不再是帮助B40群体升入大学,也不再是帮助铲除马来人的贫困问题。议程一,当然是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寄宿学校。议程二:确保这些孩子能够获得“类似”考试(SPM)的模拟试题,这些试题或许只在寄宿学校网络内分发。对于寄宿学校“成功”的神话的这一方面,我有很多经验和证据。我采访过足够多的寄宿学校学生,知道他们的情况并不比普通学校的学生好,甚至更糟。因此,寄宿学校的老师只想招到最优秀成绩的UPSR学生,这样这些学生就可以很容易地接受训练(不是教导,而是训练他们背诵SPM的正确答案)。然后,学校就会为他们100%的成功率而沾沾自喜。对我来说,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呢?

寄宿学校得到最好的资助,拥有最好的基础设施。寄宿学校有“最好的”老师。寄宿学校的班级人数大概是每班20到25人,而普通学校则为每班40或45人。寄宿学校还提供“有保障的帮助”,帮助学生练习回答SPM考题。在我担任公立大学讲师期间,我见过很多寄宿学校的学生。大多数学生都很难以管教、喜欢欺负人、爱惹麻烦。我最好的学生都来自普通学校。寄宿学校的学生只是及格而已。也许是因为建筑学科的原因。在建筑学教育中,没有任何“模拟学习”来准备考试答卷。建筑学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来看待问题,并提出打破常规的解决方案。建筑学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更多艰苦的工作加上彻夜不眠地绘制图测和制作模型,因此,只有坚韧的人才能生存下来并成长。

我认为,现在是团结政府大刀阔斧地确保寄宿学校接收B40群体学生的时候了,即使他们的科目没有获得任何A。我亲眼目睹了城市马来人的贫困,有一个家庭有6个孩子,我直接用我的伊斯兰慈善基金来照顾他们。这些都是寄宿学校未来的学生。寄宿学校不应该培养100%的SPM优秀学生,而应该为贫困学生提供公平的机会。中产阶级家长必须意识到,这一行为在社会和精神上都具有重要意义。UPSR并不是衡量谁应该去寄宿学校的标准。必须根据每个学生所处的生活环境,在其能力范围内对其进行评估。在这里,成绩不是评判标准,而是品格和社会经济方面所需的机会。

我认为,现在是我们开辟一条通往全寄宿学校的新道路的时候了,不要再追求虚假的优秀数字和成绩,而要追求真正的成功和对社会建设的贡献。所有来自大马各族人民的贫困儿童都必须获得公平的竞争环境,这必须成为新口号。寄宿学校不应该是为那些依靠成千上万令吉和额外学习时间建立起来的补习中心所培养出来,自称为“学校天才”的人而设立的。寄宿学校应该是重建国家的国民服务计划(PLKN),因此我们不需要UPSR来判断我们的哪些孩子应该被录取到,能够确保公民和专业人员的安全和成功的未来,以重建国家的设施。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Are boarding schools and UPSR for needy children or middle class parents?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