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

|

即时财经

|
发布: 11:25pm 14/11/2023

国行

美元

亚洲货币

国行

美元

亚洲货币

强美元虽碾压亚洲货币 国行料不采非常规行动

许晓菁/报道

(吉隆坡14日讯)今年大部分时间保持强势,碾压亚洲多国货币,经济学家指出,亚洲各国中央银行各施各法,以储备金和各种措施来干预自家货币的不利波动,所带来的影响却不尽相同。

ADVERTISEMENT

经济学家表示,大马国家银行多年来一直采取3种措施扶持马币,料不会采取新的非常规措施来干预汇市。

回顾美元今年的弹性及影响力,马来亚银行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表示,今年对于美元来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

“年初时,许多人预计美元兑将逐渐下跌,因为中国解除冠病疫情限制后重新开放,很可能使该地区受益。”

虽然美元最初确实下跌,但中国复苏乏力,加上美国利率长期走高,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美元比预期的更加坚挺,尤其是在今年下半年。

“事实上亚洲和新兴市场货币今年还是一直承受着压力,尤其是过去数月。”

经济学家指出,为了减少货币波动,各家中央银行一直以外汇干预,或逆向干预(leaning against the wind)来减少货币波动。

3年间 多国储备金大幅下降

经济学家观察到,自2020年12月以来,区域多家中央银行的储备金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比一直在大幅下降,其中新加坡降幅最大,大马的降幅最小。

“新加坡储备金下降的一个原因是,2022年期间,该国多次将储备转移至主权财富基金进行管理,并不是干预外汇来支持货币而导致储备金减少。”

此外,经济学家指出,自2020年12月以来,印度和中国的储备占GDP的比率下降约20%。

亚洲中行储备金汇率走势分歧

深入研究各国所采取的干预措施和最新的储备金充足量后,经济学家发现,各国的储备金和汇率状况并非一致。

“从年初开始,泰国的外汇储备下降幅度最大,达6.6%。相反,新加坡的外汇储备上升多达16.8%。而印度则选择保持卢比的稳定。 ”

年初至今,泰铢兑美元汇率贬值3.36%,而新元兑美元汇率仅走低0.86%。

经济学家指出,在新元汇率面临上行压力的时期,新加坡的外汇储备却增加了。

“我们发现,在现有的货币政策里,大马和印尼的中央银行有明确干预,但对其货币的影响看起来有限。”

年初至今,马币兑美元汇率下跌约6.45%,是区域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相反,印尼盾表现相对地好,年初至今兑美元汇率仅下跌0.35%。

此外,经济学家指出,菲律宾则透过其中行官员喋喋不休的评论,以及货币政策行动,来支持其货币,以阻止菲律宾和美国的收益率差异扩大。

“中国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几周内保持在7.30水平,从而导致贸易加权升值。”

贸易加权,是根据一国各贸易伙伴的相对贸易量,给它的币值进行加权。

尽管如此,经济学家指出,人民币的压力不仅源于与美元的收益率差异,还源于经济不景气。

“随着美元走低,中国中央银行可能会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因此,在贸易加权的基础上,人民币的表现可能会逊色。”

经济学家解释,储备数据涵盖外币资产的估值,以及转移或投资资产导致的损益,这些都是影响储备数据的因素。

“不过,中央银行的其他干预手段包括有关货币的训诫和解说,并不体现在外汇储备价值中。”

3措施稳定马币

马银行经济学家认为,尽管马币兑美元汇率下跌,大马国家银行今年不一定采取新的非常规措施。不过多年来,国行为了支持马币稳定一直有采取3种措施。

“其一是鼓励出口商把外币收益换成马币,汇回大马。虽然国行要求出口商将全部收入汇回国内,但没有指定一个期限,也没有任何转换率要求。”

因此,经济学家指出,这种规则对马币的影响尚不清楚。此外,他们注意到,外币存款价值占国内存款总额的百分比,多年来一直与美元兑马币汇率走势一致。

“虽然不确定,但这可能意味着出口商都在保留外币收入。这可能会限制这种措施的效果。”

第二项措施是,不承认“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 NDF),经济学家指出,国家银行已表示马币是非国际化货币。意即任何马币离岸交易,例如马币NDF,均不被承认。

经济学家指出,基于这些措施,多年来,马币的波动程度一直处于可控范围内,波动低于印尼盾、日圆和韩元等其他区域货币,仅比泰铢和菲律宾比索稍高一些。

然而事实是,马币兑美元汇率在中长期内仍然一直呈下跌趋势,经济学家认为,这也许是其他因素造成的。

“至于第三项措施,是远期合约。自2022年以来,国行的马币兑美元远期净卖空一直在增加,这是代表在未来日期交割美元的义务。”

经济学家指出,在该段期间,因美国持续升息,马币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虽然上述措施可能构成一种压制市场的形式,但有关行动也为马币提供了支撑。而且近期,持仓水平似乎已趋于稳定。”

外储充裕 美元明年看跌
资本外流可控

总结所得,马银行经济学家认为,在未来6至12个月内,区域的多家中央银行似乎仍拥有足够的外汇储备金,并预计美元价值在明年将逐步下跌。

“储备金充足程度,是根据储备金对进口、短期债务、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来衡量,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IMF )和中央银行衡量储备充足性的指标。”

经济学家指出,这意味着,各家中央银行得以阻止可能导致货币出现不利波动的短期资本外流。

马银行重申,目前的整体观点是,预计美元汇率将在接近2024年底时逐步贬值。

“如果这一点成为现实,那么各地中央银行就会趁机积累储备金,用储备金充足程度来衡量就不适用。”

此外经济学家指出,对于热衷保留储备金的中央银行来说,它们会采取其他措施来管理资本外流。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