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纯粹诚见

|
发布: 8:00am 16/11/2023

麦当劳

刘惟诚

纯粹诚见

穆斯林

抵制

加沙

麦当劳

刘惟诚

纯粹诚见

穆斯林

抵制

加沙

刘惟诚.坏事的狂热主义

是个人自由,但在施展狂热情绪时却牺牲自己的同胞,这就说不过去了。

我国政坛近日一如既往的闹哄哄,而焦点刚好都落在国盟的成员党之上。来自伊党的甲抛峇底国会议员西蒂玛丝杜拉闹出的“陈平、冠英一家亲”,让坊间啼笑皆非的同时,土团党在这几天也没有闲着,除了出现数名议员倒戈,在不退党的前提下宣布挺首相安华,还有消息传出,指该党总裁慕尤丁或许准备与前首相马哈迪、纳吉合作。

ADVERTISEMENT

虽然此刻正值下议院召开会议,各种议题在议员辩论过程中陆续涌现,但上述议题仍是目前最受舆论关注的政治议题。

不过有趣的是,尽管西蒂玛丝杜拉的言论已成为咖啡店安哥安娣的政治话题,而土团党一些议员倒戈的事件也让国盟如临大敌(或让团结政府振奋),但这些议题似乎在坊间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延烧程度极其有限。

当然,这原因或许有三:首先,就是西蒂玛丝杜拉的言论很显然是无中生有的,所以人们一般都一笑置之,不会太认真;其二,国人对“倒戈”这种政治动作已感到麻木,因此只要没有改变现状的迹象,那也只是茶杯里的风波。

最后,准备与马哈迪、纳吉合作的消息是由土团宣传主任拉扎里透露的,意味这项讯息的目标受众不是平民百姓,而是土团党所有成员,特别是国、州议员,借此稳定军心,确保他们看到前途和希望,而不是这个政党当前陷入的瓶颈与没有作为。

既然不是讲给国人听的,那么掀不起坊间热议也是意料中事。相比之下,坊间目前掀起的抵制风潮,因为有越演越烈的迹象,所引起关注也更大,但同样有趣的是,政府因为事出敏感,选择了不介入、不回应。

因此,这场抵制确实更值得讨论,因为其背后所附带更深层的社会与政治意义,往往比那些事关诋毁、操弄权术的议题会更深刻。

当然,一谈到抵制风潮,我脑海首先闪过的画面,是2003年首播的历史巨片《走向共和》有关1895年《马关条约》谈判环节的一个片段。在这片段中,由平田康之饰演的日本帝国首相伊藤博文说了一句:“狂热的爱国主义,有时真的坏事呀”。这句话其实相当有意思,但要继续讲我还得稍微补充有关这一幕的背景。

清朝在甲午战争失利后,派出钦差全权大臣李鸿章前往日本山口县赤间关与日本和谈。当时,日方提出的《马关条约》,除了要清朝割让辽东半岛、澎湖列岛和台湾岛,还索取了3亿两白银的赔款。

由于条件很苛刻,所以谈判一度陷入僵局,而日方不只不打算让步,甚至还放任狂热的民众向清朝使节团叫嚣,借此施加心理压力,但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一次李鸿章从谈判桌返回旅馆休息途中,一位狂热的民族主义者突然开枪刺杀李鸿章。

这一枪之后,就是前文所提及《走向共和》的片段。因为这一枪,日方为了安抚李鸿章和国际舆论,除了立即停战,再把《马关条约》赔款降至2亿,而辽东半岛、澎湖列岛的割让问题也只好另立案谈判。这里所附带的潜台词,就是事情到了最后关头,砸锅的也会是原以为能够帮到自己的同胞。讲完烦闷的剧情背景,我们返回当代的大马。

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事已持续超过一个月,并且双方没有停火的迹象。在以色列麦当劳宣布捐献食品予前线战士之后,全球社群就掀起抵制麦当劳的风潮,甚至还进一步延烧至其他西方品牌,而这个风潮也很快的,在两周前登陆大马,麦当劳缺少穆斯林的光顾后,生意额应声狂跌八成。

当然,麦当劳所面对的情况,也逐步显现在其他的西方品牌中,比如星巴克、肯德基等,生意额虽不至于大幅下跌,但也大不如前。

抵制麦当劳和影响西方品牌的“成功”,突显了我国穆斯林群体广泛且持久的反以情绪,而这股情绪一开始是源自于本地穆斯林对地带的冲突所抱持的同情,以及他们对以色列残暴袭击巴勒斯坦穆斯林所引起的愤怒。

由于团结政府早期对以哈冲突的热切,以及国盟过去在国会和其他场合频频借助以哈冲突来炒作种族和宗教情绪的举动,我能理解刚开始他们都是想展示自己对穆斯林是如何的义无反顾,以争取代表马来人“发声”的话语权,但情绪向来是最难操控的东西,结果一场抵制风潮直接影响了麦当劳2万多名员工的生计,而他们绝大部分都是穆斯林。

抵制是个人自由,但在施展狂热情绪时却牺牲自己的同胞,这就说不过去了。而且抵制西方品牌,就是要解决掉这些令他们反感的品牌,但结果能否尽如人意还未可知,自己同胞的生计就先被解决掉了。

而团结政府现在也陷入两难,想制止抵制但却怕反弹,想出席西方国家主导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又得想一大堆理由来合理化,国盟也因为西蒂玛丝杜拉民族情绪上脑说了“陈平、冠英一家亲”,而下不了台。所以说,狂热的民族主义,有时真的坏事。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