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

|

坐看云起

|
发布: 11:48am 19/11/2023

美中

“叙事竞争”

国际政治

美中

“叙事竞争”

国际政治

坐看云起 | 从东南亚角度 看美中“叙事竞争”

文:郭清水博士∕马来西亚国立大学教授
译:张家威

加剧的竞争不仅限于贸易和技术,也包括叙事竞争。叙事在中尤为重要,因为它反映了国家的偏好,塑造了人们的观念,并影响决策。两个超级大国都在努力构建自己的叙事,并试图对抗对方的叙事,以赢得其他国家的支持。

中国已经构建了自己的叙事(例如,命运共同体,亚洲属于亚洲人),但在这场竞争中,中国相对落后。相比之下,美国有时与其盟友合作,主导推动了一些核心观念、价值观和术语进入主流,从而在后冷战时代有力地塑造了世界政治的动因和方向。其中,“基于规则的秩序”、“志同道合的国家”和“降低风险”(改编自“脱钩”)等术语,是美国及其主要盟友在努力将“印太地区”构想转化为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现实时,核心动员和激励的最新范例之一。

ADVERTISEMENT

“规则”和“基于规则的秩序”

作为无政府性国际体系中较弱和较小的国家,东南亚国家普遍支持“规则”和基于规则的安排。尽管他们对自由国际秩序(LIO)的某些方面持批判态度,但几乎所有国家都拥护与“基于规则体系”相关的理念,例如主权平等、领土完整、法治、开放经济、多边主义、区域主义、人道主义,以及在联合国体系下维护和平与安全。

然而,作为经历了数百年殖民统治和数十年冷战斗争的后殖民国家,东南亚国家对权力驱动的做法和利益驱动的矛盾非常敏感。他们认为理想与实际规则在现实世界中的实施之间存在明显差距。在东南亚国家(以及更广泛的全球南方国家)看来,所谓的自由国际秩序通常既不自由,也不国际化。

一位马来西亚外交和安全机构的成员指出:“由美国领导的西方正在维护现有的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秩序,其上附加了‘自由’一词。它只对那些具有权力、影响力和手段的人‘自由’(因为它基于法治)。例如,伊拉克因为入侵科威特而受到惩罚,这是正当的;但是当美国于2003年入侵伊拉克时却没有受到任何制裁。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许多国家认为美国的入侵是非法的,因为它没有得到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批准。然而,对美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对“志同道合”持矛盾态度

东南亚国家对“志同道合”也持矛盾态度。这个术语常常与“基于规则的秩序”和相关概念一起使用,以强调在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各个领域的盟友关系和伙伴关系时团结的重要性。例如,在美国总统拜登于2022年5月访问首尔和东京,旨在增强其政府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时,这个术语得到了强调。在印太战略方面,拜登显然是针对中国,要求“志同道合的国家”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和团结,特别是在“民主与威权主义之间的竞争”背景下。

尽管各国领导人、高级官员和评论员频繁使用了这个术语,但目前为止尚未明确阐述“志同道合”究竟意味着什么,哪些国家是“志同道合”,等等。然而,根据美国和主要盟友的措辞和行动,让东南亚国家逐渐形成了以下印象:“志同道合”可能意味着在意识形态上坚持自由民主原则,在战略上对抗中国,并在经济上愿意加入由美国主导的与中国脱钩的努力。这些特征只是与东南亚国家的某些对外政策部分一致。按照西方标准,东南亚大多数国家并非自由民主国家。在2022年和2023年的拜登政府民主峰会上,东盟10个成员国中只有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受邀,而美国在东南亚最亲密的两个防务伙伴新加坡和越南并未受邀。因此,随着华盛顿在努力动员和加强美国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时越来越强调“志同道合”,东南亚国家越来越意识到,他们与美国并不完全志同道合。

更重要的是,东南亚国家对不断增长的意识形态“分歧”言论感到越来越不安,这一现象在俄罗斯于2022年2月入侵乌克兰后加剧。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说,把俄乌战争以及亚洲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描述为“民主vs威权主义”的主流术语,说好听是过于简单化和肤浅的,而说难听则是危险的。与全球南方的许多国家相似,东南亚国家更倾向将俄乌战争视为一场代理战争,一场大国政治的延伸。

东南亚国家认为,过分强调民主与威权主义的“分歧”和过分重视基于联盟的“解决方案”,特别是那些涉及超区域大国的方案是危险之举。遏制意味着冷战2.0,而东南亚国家将首当其冲。因此,尽管西方许多人主张联盟是小国的主要解决方案,但大多数东南亚国家对全面结盟嗤之以鼻,而是坚持选择性与所有大国接触。他们认为,与特定大国结盟是自证预言,会招致更大的极化,将安全风险转化为直接威胁。因此,虽然东南亚国家欢迎拜登政府重申对美国盟友和伙伴的承诺,但在一个越来越明确地以北京为目标的联盟中,他们在与由华盛顿主导的联盟全面对齐显得犹豫不决。此外,尽管许多东南亚国家认为与美国及/或其盟友建立强大伙伴关系是其外交政策的核心组成部分,但他们也坚持与中国和其他大国保持稳定关系,并与尽可能多的国家建立多层次伙伴关系,同时防范区域极化、紧张局势升级和大国冲突。

“降低风险”替代“脱钩”

最近,欧洲的美国盟友引入了“降低风险”这个词来替代“脱钩”,但东南亚国家仍然持怀疑和保留态度。这是因为风险无处不在,无法消除;风险多种多样,绝不是单一的;最重要的是,风险是主观和相对的:你的主要风险可能不是我的,反之亦然。

与美国及其主要盟友相似,东南亚国家将经济多元化作为优先考虑的策略,以减轻对经济依赖性的风险。然而,与华盛顿不同,东盟各国的精英人士并不认为经济脱钩是一种可取或可行的方法。在2022年10月,美国商务部对技术出口实施了广泛的新限制,限制了向中国供应半导体和晶片制造设备。这项旨在阻碍中国国内研究和技术产业发展的最新措施,被东南亚许多人视为具有广泛影响的举措。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警告说,世界两大经济体的更多脱钩将导致“更少的经济合作,更少的相互依赖,更少的信任,或最终导致一个不太稳定的世界。”

从根本上说,各国面临多种风险。尽管经济过度依赖是一种风险,但还有其他风险和危险,其中一些可能对地区国家更为迫切,包括可能出现的陷阱、极化和边缘化问题,以及精英阶级在国内的政治相关性和权威受到侵蚀。为了同时减轻这些外部和内部风险,各国需要采取多种方法或多种工具的组合。东南亚国家认为,以东盟为中心的多层次伙伴关系是减轻风险和挑战的主要工具,特别是在国际不确定性加深的情况下。尽管东盟和东盟主导的机制存在不完善和低效,但在提供持续对话和合作平台方面是不可或缺的——不仅对于东南亚国家,而且对于东盟的所有对话伙伴,包括竞争中的大国。

总之,围绕“基于规则”的自由国际秩序、“志同道合”的国家和“民主与威权主义”的叙事正在加剧东南亚国家的焦虑。美国越是巩固以美国为主导的“志同道合”国家联盟的愿景,以及寻求支持实现华盛顿的“降低风险”或“脱钩”战略,东盟国家越是看到一连串不断升级的风险。他们开始担心华盛顿背后的真正动机:是维护地区稳定还是维护美国的主导地位。有些人将这些叙事解读为美国加大施压,要求东南亚国家在两者之间选边站。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