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

|

坐看云起

|
发布: 11:52am 19/11/2023

缅甸内战

政治经济

缅甸内战

政治经济

坐看云起 | 香江入南洋专栏:缅北烽火再起背后的经济逻辑

香江入南洋专栏 石宇坚

在10月27日,持续多年的突然迎来意外,沉寂长达8年之久的“缅甸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Myanmar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Army,下简称果敢同盟军)伙同另外两家同盟军若开军与德昂军向缅军以及雄据果敢的白所成政权宣战。新崛起的叛军截稿前势如破竹,并且已占据中缅边境的清水桥镇、勐古镇,切断了果敢境内与中国云南省的交通,并将战线推进至果敢自治区首府老街的外围。叛军声称已攻占有133个缅甸军方的据点,果敢同盟军声称出兵是为了“清剿电信诈骗”,解放被拐往从事诈骗的中国人,然而,缅北的电信诈骗行业可能被一次军事行动就清除吗?背后的来龙去脉,又到底是如何呢?

电信诈骗已成敏感性议题

要分析这次战争能否对盘根错节多年的缅北诈骗止息,我们要先看看这几个月内当地的政治经济局势是如何发展的。一直以来,电信诈骗的猖獗严重影响着中国与“东南亚半岛”(中南半岛)诸国的关系,尤其是今年七月中国上映以缅北诈骗为主题的电影《孤注一掷》,使得中国游客到东南亚国家旅游的数字大幅减少。这一来使得在疫情后缅甸当局本希望论过中国游客恢复经济的想法落空,二来电影本身也呼应着国际社会上针对缅甸所存有的普遍偏见。

ADVERTISEMENT

缅甸驻中国广西南宁的总领事就在电影上映后向广西官员反映“电影故事情节与缅甸有关,有报道称,中国公民对于前往缅甸感到担忧”,并且公开反击道:“这部由中国拍摄并在中国和世界各地上映的影片,玷污了缅甸的形象。至于柬埔寨政府更不满电影主角服装上印有柬埔寨的高棉文,使得柬埔寨政府对电影进行禁播,柬埔寨文化艺术部发言人宋曼表示已看完整部电影后,更表示要求中方禁映这部电影,因为冲击到这些国家(东南亚半岛)的旅游业”。

由此可见,电信诈骗议题经过几年的发展,由过去的新闻议题,而在今年实在变成了影响东南亚国与国之间的敏感性议题,也由于媒体与影视作品形式的压力,中国政府不得不对电信诈骗进行整顿,才能安抚西南边境燥动的民心。在电影上映后一个月左右的8月15至16日,中泰缅寮四国警方启动合作打击赌诈集团专项联合行动,但果敢方面依然只是行礼如仪、象征性地交出数百名电诈犯,而且在每次对付诈骗集团的行动都事先张扬,好让核心的诈骗集团早作准备,像极了80年代香港电影“警黑关系”的情节。

在10月20日,根据中国云南省临沧市的政府公文,更发生了所谓的“卧虎山庄事件”,在转移诈骗集团成员期间发生意外,杀害了数十以至上百名的诈骗集团从业人员,而当中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此一“卧虎山庄事件”成为导火索,也同时彰显了这个打压罪犯的行动是如何地失控溢出,演变成一种跨地域性风波。在七日后的“头七”,发生了果敢同盟军所说的“10.27行动”,果敢同盟军大举进攻缅军以及与其合作的白所成政权。

打击电诈还看产业转型

“10.27行动”如今已半个月,过去半年在果敢红岩山区游击蛰伏的彭德仁为何忽然具有战斗力,能向经济实力远较自己优胜的白所成政权挑战,并在目前为止节节胜利,成功夺得2015年无法打下的勐古等地,这固然依然是个谜。但更值得关注的是,缅北这片土地,何以在过去10年盛产诈骗行业,而这次的地缘政治事件会改变这片土壤吗?

在地理学上,果敢和缅北这片土地被之为“东南亚高地”(SouthEast AsianMassif,又译东南亚地块、东南亚山地),这片广大山地横跨中国西南部、泰国、缅甸、柬埔寨、寮国,当中一小部份地方更是多年前臭名昭彰的“金三角”,在国民党政权退出大陆后,就有作家柏杨所写的“泰缅孤军”雄据当地,并多次反攻大陆,孤军孤悬海外,万里之外的台湾与美国难以接济,于是就在当地靠着“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模式生存,由于该地到处都是山区丛林,国家的触觉难以伸延到当地,因此这些毒阀就长期割据,成为当地“失败治理”的源头。

在2000年左右,传统鸦片、海洛英的毒品行业没落后,果敢地区转型做赌场,一度有“小澳门”之称,当时也同时做电信诈骗行业,但当时规模没那么大。但当中国政府厉行在国内进行反贪腐,通过赌博进行“洗黑钱”的行为被强力禁止,果敢赌场的生意就慢慢没落,到了2020年的疫情开始,更加是完全没有中国游客到访当地。

此消彼长下,电信诈骗也因此愈加成为当地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另外叠加缅甸自2021年爆发的内战,使得不论是缅甸军政府还是对立的武装组织财源都更加紧张,电信诈骗在缅甸更加猖狂,甚至不少媒体报导,连在缅甸第一大城市仰光市中心的商业区内都有诈骗集团。

电信诈骗在缅北落地生根有悠久的历史,要清除自然并不容易,当中主要有3个原因,一是当地山区林立,本身难以管治;二是缅北长期由军阀割据,他们需要快速的财源支持军队;三是缅甸内战使得军阀和军方生存压力大,因此“不为远虑,只为近忧”地铤以走险,诈骗产业越做越大。

实际上,缅甸的诈骗也不集中在缅北,除了刚提及的仰光,近年远近知名的“诈骗地狱”KK园区就在缅东的妙瓦底,在其东南的水沟谷同样是著名的诈骗园区。要真正解决缅北诈骗问题,除了运动式的介入之外,如何平伏缅甸的内战,使国家正常化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此外更要让缅北找到产业转型的机会,从灰色产业天堂回归正常地区。光是缅甸境内的诈骗产业就盘根错节,还不论柬埔寨等国的诈骗园区。也许,“治理失败”才是诈骗文化真正的温床。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