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

|

即时财经

|
发布: 8:16pm 27/11/2023

马币

国行

马币

国行

国行:马币跌势大于新元 马新抵御通胀工具不同

(吉隆坡27日讯)国家银行指出,跌势大于新元,主要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运用新元汇率抵御通胀,而的工具则是隔夜政策利率(OPR)。

ADVERTISEMENT

同时,国行强调,我国经济基本面仍强劲,马币弱势主要是外部因素,而美国经济确有软着陆迹象,且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美国联储局继续按兵不动,故让马币回落的因素正逐渐消散。

国行助理总裁法嘉里依斯迈今日在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主办的全国经济前景座谈会(NEOC)分享会环节,针对大会问及若美国联储局继续升息,马币是否会继续走贬时直言,全球汇率主要受到3个因素牵引,即联储局今年第二季以来的利率走向、中国经济表现,以及投资者避险情绪。

“这些是影响全球汇率的主因,而大马也无法独善其身。而目前马币每日波动可说都与联储局利率潜在走向脱不了关系,比如我记得3、4周前美国通胀数据持续降温,另一方面就业市场数据稳健,那时马币兑美元汇率从4.75升值至4.63水平。”

“隔天,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言明,将致力将通胀率降至2%水平线下,马币兑美元汇率就贬至4.74水平。”

他以上述情况说明,市场任何与联储局利率走向有关的消息,都会牵动马币。

“但人们认为,最糟情况或已经过去的可能性更大,何以我这么说?虽然通胀率还在(还未回落至2%以下),但美国经济确有走软迹象。事实上,从经济学家最新一轮预测,普遍都不认为美国会再次调高利率,意即升息周期或已成定局。”

法嘉里依斯迈补充,虽然鲍威尔仍坚定立场,欲将通胀率降至2%水平线,但美国软着陆迹象显,这表示促使马币回落的因素,正在逐步消退中。

“我国也和大部分国家一样,陷入利率落差的僵局,我知道大部人势必会问,何以马币较其他区域货币贬值幅度更大,尤其是与新元相比。”

他披露,新元与马币的情况略有不同,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有一点大家需要知道,新加坡将新元汇率作为其中一个打击通胀率的工具,但我们却不是用汇率,而是采用隔夜政策利率(OPR)来应对通胀。”

另外,法嘉里依斯迈指出,区域通胀率与美国走向也不同,亚洲国家的通胀率基本上并未有任何失控(Misbehavior)情况,意即在利率评估方面尚可有序且缓慢升息应对。

“这就好像我们在疫情期间将利率调低至1.75%,然后在慢慢调高至目前3%的水平,这都是合理化利率的进程。”

他简单概括,马币弱势很大程度是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并非反映经济走势的“晴雨表”。

“我们必须应对很多全球挑战,因此,我认为,目前真正重要的是要解决那些从长远来看对经济更重要的事情,因周期性影响仍大致可控。”

私人开销续稳健 明年5%增长不是梦

纵然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未散,但经济学家看好,我国私人开销续稳健,加上全球半导体销售已有反弹迹象,将能带动出口表现,国内经济出了需正视结构性问题,基本上明年经济有望更大层面恢复,欲达致官方设下的4至5%增长目标不是梦。

艾芬黄氏资本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陈秋隆以各大机构比如国际0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发展银行(ADB)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为参照,主要先进经济体的美国乃至中国,都看好明年经济表现,尤其是先进经济体。

“我以亚银的数据为例,给予我国明年4.9%经济增长预估,看回官方数据属于很高区间,这从市场角度来看是好事,虽然还是有下行风险,但纵观最新出炉的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虽然还是有国家处于50点荣枯线水平线下,但中国确有好转迹象。”

他相信,我国稳健的内需将持续,且明年出口有望恢复增长,两相发力下将能续带动经济,取得4至5%增长不是问题。

“全球半导体销售今年面对挑战,萎缩10.3%,惟现在已有复苏迹象,且市场预期明年有望取得11.8%增长,作为开放经济体的我国高度仰赖出口,故出口前景转佳,将能成为经济增长的一大助力。”

纵观我国今年以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陈秋隆点出,一直都是内需打头阵引领今年的经济增长。

“我所谓的内需是指来自私人界开销的投资,踏入2024年,随着获批的投资将增长,假设全球经济表现也将跟着向好,相信全球制造商将重新检讨投资机会,故不排除将有更多制造业投资涌向我国。”

他直言,私人开销这几年间表现不俗,就算遭遇疫情也稳定如故,而现在就欠出口。

“强劲的内需抵销出口今年以来的萎靡表现,而明年预期私人开销将持稳在5.3%增长,加上出口或能取得4.4%增幅,相信国内经济将更大范围恢复元气。”

需正视数结构问题

另一方面,印度REAL-Economics.com创办首席经济学家帕森吉认为,大马经济陷入周期性疲软,明年有望强劲复苏,不过此前需正视几个结构性增长挑战。

“大马经济面对的长期结构问题,是中产收入陷阱,若认真细看大马及中国自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经济表现,普遍都在4%的增幅。”

谈及另一个结构性问题即马币弱势时,他说,关键在经常账户盈余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显著下跌,且今年以来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近乎零。

“亚洲金融危机前,大马有着强大的经常账户盈余,但目前仅占GDP的1.7%,纵然贸易盈余庞大,但无助缓和经常账户盈余跌势,而另一个关键是今年来近乎零流入的FDI,虽然经常账户盈余稳定,但利好却被大幅外流的FDI抵销。”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