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管理与人生

|
发布: 9:00pm 28/11/2023

陈芳龙

管理与人生

安华

国民幸福指数

新加坡人才竞争力排名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

陈芳龙

管理与人生

安华

国民幸福指数

新加坡人才竞争力排名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

陈芳龙.新加坡有的,大马没有!

去年,世界第2;各行各业从顶尖人才到基层劳力已经连成不可突破的战线。别说大马,西方世界、中、港、台……,都是新加坡各产业领域的人才资源库。

ADVERTISEMENT

上星期三的评论文章,我努力硬抝曰:《大马人有的,新加坡人没有!》,洋洋洒洒千字文,从政治人物、国民所得谈到法制自由,觉得拥抱《阿Q精神》(鲁迅小说)用着《差不多先生》(胡适短文)的方式活着,就能知足常乐。

正经的看,新加坡人肯定比比大马人幸福。联合国5月公布的《》排名,新加坡25,大马55;虽说那只是年年公布的调查,但内容包涵人民年均收入(GDP)、寿命(医疗水平)、政府效率(有效率不贪污)、自由与文明、文化与传统的选择自由等,评比项目有60多项,公平的很。

除非我们真的过着采菊东篱下、不问世间事的生活;或者只找低度开发或正被战火蹂躏的国家比,这种“心灵鸡汤”喝一喝,又是一次的穷开心。

专业治国vs一盘散沙

先说政治。马新两国都采“内阁制”(西敏寺制),内阁阁员都由国会议员产生,当国会议员一个个草包,当然会弄得一堆“草包阁员”;想要转换政府体制(如将内阁制改成总统制),毫无可能,况且问题不在制度而在于执政者的专业与能力。

新加坡就是一个长期培养人才,由专业人士治国的成功案例。台湾知名的经济学家石齐平就赋予极高度的评价。

两年前,新加坡37名阁员平均年龄52岁,这些人学经历顶尖(读者可以上网查)、入阁前有企业界高管的专业背景、入阁前先在国会磨练5至10年,例如总理接班人黄循财今年50岁、哈佛大学毕业、现任财政部长,他就是新加坡培养治国人才的典范。

大马呢?部长的“货源”很多是谁的儿女、谁的女婿……;我们也有年轻的部长,如前青体部长赛沙迪(日前因教唆失信、滥用资金、洗黑钱等4项罪名成立,遭判监罚款),26岁就当官,当官前才从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就当部长,这是什么道理?

我们很多内阁官员就是这么来的。首相人选呢?快一百岁的敦马还有首相梦,快80岁的慕尤丁、哈迪阿旺都还不想告别政坛,摆明了就想为民“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75岁的,在努力“争取”下干了一年首相,支持率跌虽至50%,但不表示他的能力有什么问题,而是他的团队更应替他分忧解劳,会说也要剑及履及的去做。

新加坡是由年轻、专业、团结的团队,以及独立近60年,有前瞻计划打下的国家发展基础;你们认为我们有吗?有的,希望寄托在安华及其团队的身上。

新加坡有钱就有人才

按“国民幸福指数”的排名来看,最幸福的前10 个国家除了以色列有战事,其他如芬兰、丹麦、瑞典、挪威、瑞士、卢森堡、芬兰……,全部都是“钱多的淹脚目”,卢森堡年均收入12.6万美元、挪威10.6万美元,排名前10的新加坡8.3万美元,是大马12356美元的6.7倍。

有钱不一定快乐,但没钱一定痛苦,我们总不能老活在阿Q的世界里,整天不争气的与未开发国家比较,东非索马里的522美元、南苏丹364美元、阿富汗363美元,这有什么好比的?

安华25日说,“今年底前,大马会成为世界上最早摆脱赤贫的国家之一。”在大马,2022年的贫困家庭达6.2%,约49万户,平均月收入为2589令吉;而赤贫家庭月收入更低至1198令吉,所以摆脱赤贫实在不值得“大”本宣科瞎吹牛。去年,我国华裔家庭平均月收入1万656令吉(约2267美元)、土著家庭7599令吉。华人“家庭”平均年收入2.7万美元,只有新加坡“个人”年收入的33%,比新加坡的B40低。

大马人有多穷,以上的数据已经说明一切。所以千万别怪大马人民辛苦的越堤到对岸赚新币。政府如果“有能”,谁又愿意离鄕背井?

最近,我们的大官天天嚷嚷着要把大马年轻人薪水调到4000令吉(1145新币、850美元)以留住人才,这些官员们真的是吃米不知米价。4000令吉月薪?雇主说付不起、雇员说宁愿去新加坡领3000新币。所以,顶戴花翎的大官们,不必瞎忙了!

去年,新加坡人才竞争力排名世界第2;各行各业从顶尖人才到基层劳力已经连成不可突破的战线。别说大马,西方世界、中、港、台……,都是新加坡各产业领域的人才资源库。

新加坡有太多的世界顶尖

也是去年,国际金融中心指标“(GFCI)”宣布,新加坡超越香港,金融中心名列世界第3。原本的的“纽伦港”(纽约、伦敦、香港)也易名“纽伦新”。台湾《商业周刊》报道说:“世界越乱,新加坡越强!”

1981年,学者傅高义写了《日本第一》一书震惊世界,人人奉为圭臬;今天,早就《新加坡第一》了,这个第一无法超越,因为他们已经万事俱备,不欠东风。

今年2月28日,“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发布《2023经济自由度指数》,新加坡还是排名全球第1。根据该基金会对《经济自由度指数》的定义,指数是以4大面向(法律制度、政府规模、监管效率及市场开放)及12项指标(读者可上网查询)进行评比。经济自由度排名越高,越吸引投资者;大马排名42也不算低?但外资投资是选择最适合的地点,试问大马的监管效率、司法效能、政府廉能、政治稳定度……,如何为企业创造良善的投资环境?

所以,前年外商在新加坡的直接投资金额近千亿美元(占东盟10国总投资的56.9%)而大马只有116亿美元。3月底,首相安华去趟中国争取375亿美元的投资,两国企业间还签署“谅解备忘录”,大半年过去了,静待佳音!

新加坡如今巳经是Google母公司Alphabet、Meta、微软(Microsoft)、阿里巴巴、腾讯、TikTok等科技巨擘的区域或全球总部……。您问,新加坡还有那么多土地可用?别操心,地方虽小但还够用,除非拿去种油棕、种稻!

经济活动发达,受惠的是国民。今天,新加坡人均GDP8.28万美元,全球排名第6。而傅高义笔下的“日本第一”早就退下神坛,人均GDP3.38万美元,只剩下新加坡的4成,40年前谁想得到?

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没有土地、连淡水都靠大马供应,他们靠“人才立国”,一个弹丸之地,就有两所世界排名前12的大学(新加坡国大与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从李光耀开始就坚信,当一无所有时就靠“人才”,除了自己培养,也向海外招才;而可怜的大马,长期成为新加坡的人才“供应商”!

新加坡离我们很近,他们绝不会吝于分享成功的经验,问题是我们的政府愿意学?但想想好不容易争来顶戴,就用一点心治国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