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

|

全国综合

|
发布: 7:05pm 30/11/2023

怀孕

未成年少女

怀孕

未成年少女

“未婚先孕多在新年 情人节发生”NGO负责人:网恋第一次见面就上床

“未婚先孕多在新年、情人节发生”NGO负责人:网恋第一次见面就上床
未成年少女怀孕一直是社会难解的问题,导致少女的人生因此而产生巨变。(示意图)
“未婚先孕多在新年、情人节发生”NGO负责人:网恋第一次见面就上床
玛蒂娜表示越来越多未成年少女怀孕,当中多数都是和通过社交通信软体认识的男子发生性关系后造成的。(大都会日报照片)

(八打灵再也30日讯)随着社交软体交友已相当普遍,发生性行为甚至的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令人担忧。

ADVERTISEMENT

专门资助单亲妈妈和弃婴的非营利组织——“Rumah Kita”(我们的家)负责人玛蒂娜表示,自该庇护所于2015年10月运营以来,已收留逾400名女性,而其中大多数是未成年人。

现年45岁的她接受《大都会日报》访问时说,年中(5、6和7月)是她们接收最多未婚先孕女性的时间段,大多数涉及性关系的案件都发生在新年和情人节等特定节日期间。

她指出,在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中,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社交媒体、尤其是微信上认识后开始发生性关系的。

“她们当中有一些人承认,在社交媒体上互相表达甜言蜜语后,在第一次见面就与对方发生性关系。

“当她们在外见面时,浪漫感觉就像是一个美丽的现实,但对方的甜言蜜语只是利用她们天真的策略。”

对未成年少女来说,怀孕是的人生一大打击,这特别反映到有关少女的心理和生理上。

现年15岁的玛丝杜拉(化名)就表示,未婚怀孕让她的人生陷入困境,甚至萌生起堕胎的想法。

她在“Rumah Kita”接受访问时表示,自己是在去年认识了与她同龄的男友,而两人在见面几次后就发生了性关系。

“他曾经在我父母不在家时来到我位于马六甲的家,并要求和我发生关系,我拒绝了。

“但在多次劝说之后,我最终屈服了,之后我们的关系是基于双方同意的。

“据估计,我们在我家里发生了两到三次性关系。

“但我们的关系也没有持续,因为我发现他劈腿,因此我在去年底结束了这段关系。”

玛丝杜拉说,自己随后几个月都没有来月经,而学校老师也察觉到她肚子的变化后,通知她父母将她带往医院检查才证实怀孕。

“我爸爸非常难过,还因此打了我一顿,并在去年8月将我送到这里。”

她表示已经就此事报警,并承认在发现怀孕后感到伤心和后悔,甚至考虑过堕胎。

“当我知道自己怀孕时,我确实考虑过堕胎,但那时已经6个月了,所以我决定继续下去。

“这罪(指发生性行为)已经足够了,我也不忍心再犯下堕胎的罪行,尽管事实上我并没有准备好养育(孩子)。

“按照家庭计划,这个孩子将交给亲戚照顾,我想完成我的学业并考取大马教育文凭(SPM)。

“我决心在这之后,通过在这里学到的宗教知识改变自己。”

另一位受访的未成年怀孕的少女为17岁的戴安娜(化名),而她表示自己当初与男朋友发生性关系时,并没有想过会怀孕的问题。

来自雪兰莪州沙阿南的她说自己是于去年5月,认识了同校的同龄男友。

“我们是在我家发生性关系,当时家里没有其他人,而他劝说我发生性关系,但我因为害怕而拒绝。

“但他一直试图说服我,表示不会导致我怀孕,因为那只是轻松的事情。

“我最终屈服了,而之后我们还多次发生性关系,包括学校附近。”

戴安娜表示,几个月后她发现自己的月经迟迟没有来,但当时并没有想到怀孕的可能,因为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但我母亲对我肚子的生理状况感到奇怪,就带我去一家私立医院检查,并证实我那时已怀孕26周。

“当时医生告诉我父母我怀孕时,他们感到愤怒和悲伤。

她说,已向男友和男友的父母通报了自己怀孕的消息,以讨论这件事。

“在讨论的结果中,男友表示愿意负责,并在我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后立即娶我。

“因此我没有报警。我也想在结婚前完成SPM。”

也是家中三兄弟姐妹中最小的戴安娜坦承自己对此感到难过,因为让希望专心学业的父母失望了。

“确实,一开始我想过堕胎,但我想到孩子是无辜的,这就是我选择生下他的原因。

“看看目前的情况,我意识到并理解为什幺人们不允许我们在婚前发生(性行为)。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已经够了。

“我想借此机会在这里学习宗教知识,包括祈祷、学习等,从而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