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微隐于学

|
发布: 7:20am 30/11/2023

冠病

宋明家

微隐于学

mRNA疫苗

冠病

宋明家

微隐于学

mRNA疫苗

宋明家.“疫苗导致猝死”论的干扰因素

不管死亡或猝死率多少,任何一个死亡都将给一个家庭带来无比伤痛,这不是冰冷数据能抚慰和遮盖的,而你我他都可能是这“千万分之1.8”。但政府不可能老盯着这“千万分之1.8”(或4.7),而放弃拯救绝大多数人的疫苗接种计划,因为这是疫情时候科学家能提出的最好解决方案(后来的研究都证明了这一点)。

ADVERTISEMENT

“mRNA新冠疫苗是害死人的凶手!”这看法可能源于对生物医学的缺乏理解,或有家人在接种计划期间不幸过世的悲痛;但站在科学立场来看,我们还是得回归科学数据说话。

今年3月,英国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团队发表数据显示,疫苗接种后12周内,12至29岁年轻人因心脏病逝世或其他死因的死亡案例,并无显著增加。相反的,病毒检测阳性的接种或未接种者,都和心脏和全因死亡率增加有关(引2023年3月《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论文);澳洲Baker Heart & Diabetes Institute研究员的统计分析,也显示接种和猝死无关(参见2023年7月《Heart, Lung and Circulation》文章摘要)。

有没有支持“猝死和接种有关联”的大型研究?

有的。今年6月,韩国全南大学团队分析了约4千427万至少一剂疫苗接种者,探讨新冠疫苗相关心肌炎(COVID-19 vaccination-related myocarditis或VRM)发生率;由韩国专家裁定委员会确认的VRM达480例(每10万接种者有1.08例),其中12至17岁男性发病率为每10万人有5.29例,而发病率在组别高于其他疫苗(每10万人1.46对0.14列);21死亡病例(0.0000474%)当中,有8例被证实是突发性心脏死亡(0.0000181%),相等于每一千万人有1.8例猝死(引《European Heart Journal》文章)。

不管死亡或猝死率多少,任何一个死亡都将给一个家庭带来无比伤痛,这不是冰冷数据能抚慰和遮盖的,而你我他都可能是这“千万分之1.8”。但政府不可能老盯着这“千万分之1.8”(或4.7),而放弃拯救绝大多数人的疫苗接种计划,因为这是疫情时候科学家能提出的最好解决方案(后来的研究都证明了这一点)。

如韩国的“千万分之1.8”能套用在我国接种群体,大马2800万接种人口里,因疫苗猝死的案例是约5宗(1.8乘以2.8);假设疫情期间社媒疯传“疫苗是猝死的凶手”种种讯息是真的,那这几率将至少是“每千万人有数百宗”,而不是“千万分之1.8”,猝死人数也将是上千人以上,而不是5宗。

作为百姓,我们不能因为对“千万分之1.8”的恐惧,或对政府及疫苗厂商的不信任,而做出种种不实指控、破坏性猜测或以讹传讹的造谣。这不是一个公民社会应有的思维和行为。

再者,若mRNA疫苗真是罪大恶极,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斥责诺贝尔委员会“荒唐”,把202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mRNA疫苗技术开发者卡里科与魏斯曼?

必须注意的是,韩国研究的“千万分之1.8”,是经过排除一些干扰因素(confounding factor)而达致的数据,其中之一是“排除因病毒感染(而不是接种)而猝死”案例。但很多其他种种干扰因素未被仔细检测,当前科技也无法做到了解每个人对不同疫苗的生理反应,或哪些人体质不适合某款疫苗。遗传基因就是其中一个尚未被全面检验的因子。

去年11月,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团队报道接种后猝死,可能和接种者的SCN5A基因变异相关的Brugada综合症的高猝死率有关;由于死者心脏结构正常,这类猝死常被列为“原因不明”(见2022年11月《Heart Rhythm》期刊论文)。

综合美国埃默里大学团队以及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的推论,东南亚(和部分亚洲地区)Brugada综合症发病率为全世界最高,大约在0.1%至1%之间,是50岁以下男性猝死风险高的常见原因,其原因可能和东南亚群体SCN5A基因变异有关(见2023年4月《Cardiogenetics》综述论文;2015年《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如我国1%或33万人有潜在Brugada综合症,那拥有SCN5A变异接种者,是否有更高猝死风险?若接种者拥有和心肌病及猝死有关的其他基因变异(例:TTN、DNMT3A、SCN3B、MYBPC3、SLC22A5),接种后会否影响心律或心脏操作?

自然界总有尚未阐明的“不确定”机制,在持续的科学发现过程里,我们从来都不说“确定”,因为持续的科学研究,总会解释一些原本未知的自然现象。

但可以肯定的是,VRM相关的猝死案例,需要被仔细监测和探讨;带有Brugada综合症的确诊患者,不论病况如何,也应接受严密监测,以期未来能减少这些不幸事件的发生。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