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花旗物语

|
发布: 7:40am 30/11/2023

土团党

黄子豪

花旗物语

马哈迪

伊党

选区拨款

团结政府

黄子豪.土团党的倒计时开始

这些年来,的基础都是不稳固的。表面上的强大,其实是乘东风的效应带来的,一个就是马来群众对巫统的负面看法,另外一个就是盟友的动员力。这里任何一个因素消失,对土团党都是致命的。

ADVERTISEMENT

经过了第15届全国大选和六州选举的高光日子,土团党的好日子,几乎已经到头。无论是内忧或者外患,土团党最近都陷入一连串的麻烦,可谓闹得焦头烂额。

先说内患。土团党最严重的危机,莫过于一连串议员改换门庭,转为支持安华的。至今为止,已经有5个土团党的国会议员转换国会党团,从反对方(Opposition)转为支持(proposition),而且一个比一个的做法更为嚣张,越来越不把土团党当一回事。明面上,那是因为身在反对党阵营没有机会获得政府,但实际上却是对土团党的未来没有丝毫安全感,因此才选择这么短视的道路,先把好处拿下,再思考长远下来要选择什么出路。

这种跳船效应,就和当初巫统失去政权后国会议员集体出走的现象是一样的。但土团党和巫统当年的区别在于,那时候的巫统依然有完善的基层网络、执政的州属政治资源和多年累积下来的党产。土团党完全没有这些资源。

土团党成立的时间很短,2020年又经历了创党人的出走,带走了相当多的资源。再加上慕尤丁担任首相的时间过短,没有足够的时间安排足够的政治资源就被赶下台了。因此这些年来,土团党的基础都是不稳固的。表面上的强大,其实是乘东风的效应带来的,一个就是马来群众对巫统的负面看法,另外一个就是盟友伊党的动员力。这里任何一个因素消失,对土团党都是致命的。

此外,土团党还必须面对另一个内患:复杂和扎堆的人事斗争。作为一个历史不悠久的政党,土团党内派系之复杂无出其右,既有创党的原巫统党员(慕尤丁为首)、创党过后吸引到的保守政客(如旺赛夫);也有执政过后从巫统过档的地方诸侯领袖(韩沙为首)和公正党叛逃过来的军团(阿兹敏为首)。这四个派系之间除了互相牵制,政治路线也不太一致。慕尤丁最近虚晃一招,把当年马哈迪在巫统大会上公开表示退位的戏码在土团党大会上演一轮,目的就是以此逼迫党内各个派系的老大表明立场,让他们按下蠢蠢欲动挑战慕尤丁的心思,继续维持党内的人事、权力格局。但这一招的有效性是有时限的。出到这一招,证明慕尤丁已经无法完全压制党内派系,唯有出此权宜之计。

至于外患,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执政的希盟-国阵,反而国盟内的好兄弟、好伙伴伊党。六州选举过后,伊党不把土团党放在眼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课题。只不过最近的态度则愈发明显。甘马挽补选伊党推出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三苏里作为候选人,就是取代土团党国会领导权的一石二鸟之计。一方面,阿末三苏里是伊党难得的专业、具官僚治理背景的领导人,一旦他当选国会议员,就某个程度上可以被视为国盟另一个后人首相人选,成为慕尤丁的备胎。一旦伊党在国会有了一个比较“正常”的领袖,那么就可以取土团党而代之。未来,伊党在国会有了阿末三苏里这个核心,就可以和土团党的韩沙双足鼎立,甚至随时取而代之。

以上种种问题,其实敲响了土团党的倒计时。一个不小心,恐怕土团党就会重蹈当年46精神党的覆辙,被伊党吞噬,并消融于马来西亚政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