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

|

财经封面

|
发布: 11:23am 04/12/2023

大马

安华

拼经济

安华经济学系列

大马

安华

拼经济

安华经济学系列

安华经济学系列(一) | 时隔30年重掌大权力 安华拼经济 大马再创高峰?

文/伍咏敏

90年代,经济突飞猛进,与印尼、泰国和菲律宾并驾齐驱,被誉为“亚洲小虎”,国内生产总值高速增长,股市人人有钱赚。

时任副首相拿督斯里,在1991至1998年代兼任财政部长的时候,在国际政经界名声大噪,1993年被《欧洲货币》(Euromoney)列为最重要的四位财政部长之一;1996年被《亚洲货币》(Asiamoney)评选为年度最佳财政部长。

ADVERTISEMENT

时隔30年,安华再次担任大马财长,水深火热的人民寄以厚望。“安华经济学”是不是我国经济未来的明灯?曾经的最佳财长,能不能再次带领大马经济再创高峰?

比90年代挑战更艰难

2022年11月19日,我国第15届全国大选后,经历了峰回路转的5天,最终迎来团结政府,安华也在等待了20多年后,排除万难成为大马第10任首相,并在30年后再次担任财政部长。

安华在1991至1998年代,担任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时,备受国际政经界领导人关注,也曾经获得最佳财政部长的荣誉。

这几年,大马一波三折,连接经历了政治动荡和冠病疫情冲击,财政赤字需进行改革,加上目前外围不明朗因素,经济环境挑战重重,人民自然会对安华寄以厚望,希望他带领大马再现生机。

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教授黄锦荣博士认为,安华再次担任财政部长,事实上挑战更艰难。这次他要引领大马脱离目前窘境,让经济再次生气蓬勃,绝对不比30年前容易。

他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安华现在的挑战,远比90年代大,因为内外围政经环境与氛围都已不同。

回顾90年代,柏林围墙刚倒下,苏联瓦解,正如政治经济学家弗朗西斯福山1992年的著作《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写到,历史的终结,意味着自由民主制将成为所有国家政府的唯一形式。

“当时,美国是世界唯一的霸权,大国之间没有有纷争,贸易全球化和自由化是国际环境的主旋律。”

反观现在,大马的外围挑战包括中美贸易战、俄乌战争和最新掀起的以巴冲突等,各国对贸易全球化的想法也改变了。

国安成主要考量

黄锦荣举例:“现在,在美国谈贸易自由化,宛如是个诅咒,他们已不再相信这一套,更流行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另外,国家安全也是经济政策的主要考量。”

他解释,90年代,国家安全不是主要经济政策的考量,现在,国家安全是第一,第二才是经济考量。

“所以整个经济环境没有90年代那么友善。因此,安华所面对的挑战更大。”

大马经济前景仍乐观

世界银行宏观经济及贸易与投资高级经济学家张有杰接受访问时指出,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经济,大马对于外围经济动向敏感。

短期内,影响大马经济的外围因素,包括随着全球经济增长率放缓,制造品和原产品的需求疲弱。

基于全球融资环境紧缩、中国也因债务上升、房地产领域走软和老龄化等,经济增速放缓等外围风险,该行预测大马2023年全年经济增长率为3.9%,比3月预期的4.3%,低了0.4个百分点。

“中国经济增长率每下滑1个百分点,大马的经济增长率将相应减少0.45个百分点,也受到大量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

同时,经济复苏不如预期,世界贸易组织(WTO)也把今年全球出口增长预测,下调至仅增长0.8%。4月时,原本预计增长1.7%。

“今年上半年,大马的出口萎缩6.4%,现在预测全年将萎缩5.8%。”

对比3月,世银和国家银行都对出口增长率相对乐观,分别预测将增长2.2和2.7%。

至于国内,世银认为,大马通胀率高企,因家债高且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率疲软,可能影响家庭消费力度,导致家庭消费不明朗。

同时,今年极端的气候,也冲击农业领域生产,以及矿业领域的维修活动。

第三季经济增长3.3%优预期

除了外围挑战,我国公共收入基础收窄,财政吃紧也令人担忧,因此需要进行财政改革,扩大收入和合理化补贴。

但政府在公布2024年财政预算时,一直被视为“选举毒药”的消费税(GST)没有重启,也没有更多针对性补贴改革细节,因此在许多人眼中,这个财算似乎显得有点“不汤不水”。

加上马币兑美元币值的近年来节节败退,都引起国人担忧。根据彭博社资料,马币兑美元汇率11月30日收在4.6495令吉,今年最低贬至4.7937令吉,是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25年以来的新低。

无论如何,因国内需求扩大,加上服务旅游业和建筑业增长推动,大马今年第三季经济增长3.3%,优于市场预测。

国家银行总裁拿督阿都拉昔认为,尽管受到外部冲击,全球环境充满挑战,但本国私人消费展现增长力,因此预计全年4%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达标。而且内需仍是明年经济动力,经济增长料介于4至5%。

适应外围环境需求变化

他早前在第三季经济增长汇报会上解释,数据显示,尽管我国受外围因素冲击,但经济和出口结构多元,有能力适应外围环境和需求变化。

大马今年首季和次季经济分别增长5.6和2.9%。

张有杰也说,从好的一面来看,投资活动仍有韧力,而且旅游相关活动蓬勃复苏,都显示出国内需求可能比目前估计的更强劲。

因此他指出,世银对于大马的经济前景展望,还是很乐观且正面。

他说:“2022年,大马的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为1万1780美元,距离最新的门槛1万3845美元,仅2065美元之差。排除特殊情况,最新的基本预测显示,大马有能力在2030年之前,就超越高收入国经济地位的门槛,晋升高收入国。”

12月4日见报  安华经济学系列(一)

回顾历史:时势造就安华当年成就

回顾90年代的大马经济,国内生产总值每年介于8至9%的增长率;根据彭博社资料,吉隆坡综合指数更一度在1994年最高去到1332.04点;也在94、95和96年期间,取得自1957年独立以来,少有的财政盈余。

国家和经济一片繁华,这都归功于安华吗?黄锦荣说:“不是因为安华有多厉害,引领国家经济起飞,而刚好是大马经济最好的那几年。”

而且最佳财长等的评估条件,主要是财政盈余等,因此他认为,安华当年的成就更多的是因为大时代的助力。

若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安华正好在对的时机,站在对的位子上。

无论如何,安华在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因与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应对金融风暴冲击方式,持不同意见,最终被革职。

2原因助高速发展

至于大马经济的发展轨迹,黄锦荣说,我国自独立以来致力于要创造属于本土的企业,但一直都失败。

因资源丰富,1970年代,大马国内经济活动以橡胶和原棕油加工等资源加工为导向。虽然,美国最大半导体商英特尔(Intel)那时候进军槟城,但仍属早期。接着1980年代初期,发展重工业也未有佳绩。

他指出,大马经济起飞,归功于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数个因素。

首先,1985年代,日本企业因《广场协议》往南移,带动供应链成型,大马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工业领域与全球生产链接轨,造就了我国90年代经济起飞。

第二,80年代末,全球对于资本管制放松,也是大马经济的激励因素。

马新股票交易所分家吸引外资

“一直到80年代,欧洲仍有资本管制,到80年代末以后,才开始盛行资本自由概念。随着国与国之间的资本管制取消,资金自由流动,90年代,组合基金流向全球。恰逢大马股票交易所与新加坡的股票交易所在1989年分家,成为独立交易所,于是吸引了这些往外流的外国投资者。”

90年代,大马资本市场也是开放的,没有资本管制,马币可以在全球自由买卖,外资基金能够自由进出大马股市。

最后,因1980年中期公共债务危机后,为了缩小政府的体制,配合国内的经济发展需求,大马政府在1990年代推行私营化,把原来属于政府机构如国家能源公司、国家电讯公司、南北大道等上市,也助我国在1997年前,高速发展。

因经济蓬勃,政府的收入大过支出,所以在94、95和96年,少有地取得财政盈余。

经济炙热税收多致财政盈余

黄锦荣认为:“不是因为安华厉害,大马才有财政盈余,而是刚好那个年代,我国经济非常蓬勃和炙热。”

他还说,那年代,最盛行的作文题目就是“如何达到零通胀率?”。

“当时我国通胀问题很严重,而且不是供应链所致,而是国内需求太高。同时,经济炙热,税收很多,政府自然就会有盈余。”

此外,他指出,90年代我国房地产市场也是非常蓬勃,是重要经济增长推动力之一。

政治税制挑战更大

尽管有外围挑战,拉曼大学政治与新闻系讲师刘惟诚认为,对安华而言,大马目前内部的挑战肯定大于外围因素。

他接受访问时说,大马既需要进行经济和财政结构改革,也面对政治挑战,特别是要如何获得马来人的支持。

土著精英利益和裙带关系、官联公司(GLC)内部结构复杂等,都是大马根深蒂固的结构问题。一旦进行改革,肯定会影响到一方的利益。

而且税务机制不透明,各个部门讯息也不互通,引起许多执行上的不便。

以消费税为例子,尽管最近重启消费税的呼声很高,且理论上,消费税比销售服务税更好,但2013年仓促执行,且不透明,最终败给执行力不到位子。

有鉴于此,他说:“现在的环境,对安华并没有当初那么友善。”

刘惟诚以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推行消费税为例,虽然2013年,政局对国阵没有太好,已失去三分之二的优势,但议席仍过半,能单独组织政府,在国会有一定的数量和影响力。

要搞好经济也怕被搞下台

但现在,安华本身的票源不够,必须依赖砂盟(GPS)等支持,组成团结政府。因此相信,安华虽意识到要搞好经济,但也不能够因为搞经济,而把自己搞下台。

他说:“而且比较90年代,现在环境完全不一样。当时马哈迪大撒钱,国家经济起飞,经济增长处于超高水平。但若那时候我国有机会进行经济改革,成功几率相对高。”

政权交替易 未来路不易

黄锦荣也说,安华现在要进行大马经济改革,所需的政治意愿,要比90年代来得更大,因此他现在的路,没有比以前更好走。

“首先,政治上,目前我国没有当年的一党独大局面。90年代,大马唯一的霸权就是巫统,就好像全世界唯一的霸权就是美国。没有政治纷争,大家的专注点,就可以放在经济。”

现在大马政治虽不算动乱,却是一个联盟组成的团结政府,政权容易交替,导致很多时候经济考量都离不开政治生命。

他举例:“政府要着手进行补贴改革。若到了明年,即将推行的时候遭到人民大力反抗,甚至像之前那样,把消费税鼓吹成反政府的口号。到时,你会不担心,而一意孤行吗?”

黄锦荣认为,政局的演变有可能导致经济改革不成,因此也是安华另外一个很大的挑战。

需更长时间推动内需

此外,他指出,要提高国家经济增长率,政府需要推动内需,然而这又是一大挑战。

“一方面,我国需要鼓励家庭多消费,同时却又面对家债高,储蓄率不足的问题。因此激励内需,不是三天两夜,短期内就可以解决,需要更长时间去推动。”

黄锦荣还说,90年代时,国民对于经济的想法简单,目标单一,只要提高人民收入水平,提高国家经济增长率即可。

但现代人对于经济的要求,不再是单一的目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9%”,“成为高收入国”都无法激动人心。

也就是说,现在国人对于经济发展的要求,远比90年代大。

现代人对于好的经济环境有不同的诠释,而且要求更高,比如有好的工作、高薪、良好的生活环境,诸如此类。

因此他相信:“今天的安华,日子要比90年代的安华,更难过一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