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

|

即时国际

|
发布: 7:40pm 04/12/2023

移民

移居

清迈

移民

移居

清迈

更多机遇压力更少 中年轻人移居清迈

天下事 配图
陈康妮与丈夫目前居住在泰国北部第一大城市清迈,生活悠然自在。(法新社照片)

4日法新电)在泰国北部山区的绿树成荫的球场上练习打网球,这是陈康妮(译音)在上海生活时几乎负担不起的奢侈。

中国不少被艰苦而无回报的工作折磨得筋疲力尽的年轻一代在经历了冠病疫情封城后,选择出走他乡,追求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ADVERTISEMENT

远离激烈竞争向往慢活

泰国第二大城市清迈的一年学习签证手续相对简单,生活节奏较慢,生活费低,成了受中国年轻世代出走他乡追逐不一样生活的目的地。

26岁的前银行职员陈康妮告诉法新社:“在疫情期间,对自由的渴望变得更加强烈。”

中国金融之都上海去年遭受了一些最严格的疫情封锁。尽管陈康妮拥有一份稳定、收入丰厚的工作,但她对其职业道路显然不满意。

疫情爆发后,她认为必须做出改变。

她说:“即使我一辈子都在做这份工作,也只会是这样。但生命如此短暂,我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与许多中国千禧一代相似,陈康妮不像受益于中国当时蓬勃发展的经济的父母一辈。中国的年轻人承受着经济疲软的负担。

晋升的前景渺茫,竞争激烈,导致许多人精疲力竭。

陈就读外语课程,她和丈夫林戈登(译音)今年5月持一年的教育签证来到泰国。

如今两人决定在国外长期生活。

她说:“我觉得外面有很多机遇,我感到充满希望。”

多类长期签证容易获得

从微信上的模式可以看出,年轻一代出走的意愿日益高涨。

据中文媒体报道,微信上“”一词的搜索量激增,在10月的一天内达到5.1亿次,而在1月底,“移民泰国”一词的单日搜索量超过30万次。

相较于欧美国家,泰国被视为更容易获得签证。该国提供多种类型的长期签证,包括一年的语言课程,费用约为700至1800美元(约3264至8393令吉)。

项彪:尝试海外生活理想之地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社会人类学研究所所长项彪说:“我认为离开中国的意愿突然增加了。”

他说,泰国已被许多中国人视为踏脚石,是尝试海外生活的理想之地。

不过与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移民相比,当时许多人与中国仍保持联系。项彪认为,如今有一种新的趋势——人们想要彻底摆脱旧生活。

他补充,尽管这个群体受到良好教育,但他们不一定是精英或富人。

他说:“他们见识广、思想开放、珍视基本的自由意识,但不一定是政治自由。他们希望过一种体面、有尊严的生活。”

与前几代人不同,他们并不寻求在国外发财。

项彪称:“这真的是在思考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想成为什么样的成年人。”

在清迈的网球场场边,林戈登在为妻子加油打气。这位前电子商务员工希望努力挣钱、存钱,然后提早退休。但围绕在他周围的统一性思维让他越来越感到窒息。

32岁的他说:“这一切都是关于上一所好大学,找到一份好工作,成为一名公务员。”

两人在泰国只待了几个月,在靠着积蓄生活的同时在考虑下一步行动。

但对尹文辉(译音)来说,他有个不一样计划。

天下事 配图
31岁的尹文辉(译音)和朋友在清迈经营着一家旅馆,并学会了做饭。(法新社照片)
尹文辉:开旅馆享受慢生活

这名31岁的年轻人在疫情期间来到泰国,并在中国关闭边境后一度受困在当地。后来,他更因不想回去面对来自家人和同龄人的压力,决定留下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他告诉法新社:“我觉得在这里更自由。国内的节奏太快了,我不由自主的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现在的他不再被工作困扰,而是和朋友一起在清迈开了一家旅馆,每天去健身房,还学会了做饭。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他还学会了弹吉他——这些都是其父母反对的。

尹文辉指出:“在这里,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思考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但随着蜜月期的结束,他开始对缓慢的生活节奏感到沮丧,并称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

他说:“我想去发达国家,因为那里在文化、工作和工资方面都比中国或清迈更好。”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