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

|

全国综合

|
发布: 6:35pm 04/12/2023

收订金

没装修

收订金

没装修

收订金没装修12屋主报警 申诉拒付尾账被承包商恐吓

收订金没装修12屋主报警 申诉拒付尾账被承包商恐吓
李文彬(左三起)和投诉者邱先生、林小姐、李先生及邓先生展示报案书和有关承包商的资料。右一为行动党莲花苑区州议员游佳豪助理张炳权以及李文彬助理吕伟雄。(罗忆雯摄)

(安邦4日讯)12名屋主在社交媒体找到报价便宜的装修承包商,付了订金及材料费后屋子久未动工,屋主追问时承包商已拒接电话,又因为拒付尾账发生恐吓等事件,屋主已经报案处理。

装修承包商否认恐吓

本报联络上述装修承包商时,对方除了否认恐吓和锁屋主,反指有人找黑社会对付他,也表示把事件交由律师处理。

ADVERTISEMENT

他表示只想好好做生意,不想多事,但上述指责纯属捏造和带有攻击性,严重影响其声誉。

此事至少有12名事主,涉及的数额逾30万令吉,其中4名分别来自甲洞、加影及蕉赖的事主,他们今早在雪州社青团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李文彬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

事主指称,他们付了部分订金购买建筑材料后,承包商的态度让他们感到不妥,于是拒付尾账,继而发生被对方恐吓等事件。

邱先生:2度报案激怒遭上门恐吓

一名事主邱先生指出,他发现装修承包商有问题后两度报警,结果激怒对方率领外劳和跟班上门,威逼他刷卡过账2万1000令吉。

他经朋友介绍,从脸书认识对方。对方声称拥有本身工厂,能供应价格廉宜建筑材料,由于开价比其他行家便宜大约2万令吉,他选择了对方。

“起初我付1500令吉订金及8000令吉材料费,对方陆续索讨其他费用购买材料。我要求先运输材料过来,结果对方只运来一般沙石,安排一名外劳上门进行简单敲打工程,不像是动工。外劳过后以MCO理由,突然停工。”

邱先生察觉外劳还凿坏屋子其他结构,起疑心的他在2021年6月和8月报案,结果激怒华裔承包商,率领6名跟班和外劳,持大铁锤上住家恐吓锁门。

被逼刷卡过账2.1万

“对方抢走我的手机,威胁不给钱,就不准离开屋子。我被逼当场刷卡2万1000令吉 汇到对方公司银行户头,对方人马才离开。”

警方接获邱先生报案后,表示已逮捕嫌犯,但示意他不必去认人。

李先生:汇款逾月没动工 拒接电话

另一名投诉者李先生指出,他为装修屋子在2020年11月通过脸书接洽对方。

他说,对方上门测量屋子后,索讨5300令吉订金和付费给加影市议会,他汇款一个月后不见人上门动工。当他致电追问,对方不耐烦,还警告事主停止联系,并拒接来电。

“我上脸书搜寻,发现有网民在脸书揭发对方在2017年就活跃。脸书追随者达5000人。”

他唯有报警,但警方指数额超过5000令吉需交法庭处理。他只好向沙亚南法律援助局求助。

“律师指必须先发律师信给对方,取得对方亲自签名,才可处理传召上庭后续程序。”

由于无法打听到对方住处,无法进一步跟进。

林小姐:承诺退款却无声无息

另一名投诉者林小姐指男子接洽客户会穿上附有公司标志的制服,看似专业。

林小姐表示,对方开价公道,加上她核查公司SSM商业执照,发现没有不良记录,便与对方交易。对方之后安排一名本地员工上门测量,并要求林小姐汇款4000令吉购买材料,但汇款一段日子后,员工拒听林小姐来电,也不回复手机讯息。

“我唯有致电承包商,对方称员工‘跑路’了,问我为何把钱转给员工。对方答应退款,最终无声无息。有一次他在电话发飙,承诺一定会还钱,并警告不要再致电找他。否则找律师起诉我。

“对方持有我家锁匙和门卡,我很担心。对方脸书至今依然直播,手机也能够拨通。”

林小姐担心人身安全,唯有到加影警局报案,但查案官没有联系跟进。

邓先生:已搬离原有公司找不到人

第4名投诉者邓先生在2020年8月从脸书看到广告,就上门到公司洽谈,对方当时装修报价为5500令吉。

“我付了1000令吉给对方。一个月后不曾动工,对方以MCO为由拖延工程。”

他说,该名男子已经搬离住家和原有公司,目前无法打听其下落。

收订金没装修12屋主报警 申诉拒付尾账被承包商恐吓
投诉者邓先生(右一起)李先生、林小姐和邱先生,称遭装修承包商诈骗。(罗忆雯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