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

|

即时国内

|
发布: 4:29pm 06/12/2023

老人院

曹观友

陈国平

老人院

曹观友

陈国平

曹观友向陈国平左右开弓 “以为老人院是私产不必招标?”

(槟城6日讯)槟州首席部长今日对前银禧信理员兼执行顾问丹斯里左右开弓,反击陈国平日前的言论欠缺逻辑,并挑起更多需要被解答的疑问。

 (全国版)曹观友回应陈国平 重申银禧老人院非“私人财产”
曹观友(右)在新闻发布会,逐一回应陈国平的种种质疑,左起槟州行政议员黄汉伟及林秀琴。(林晓慧摄)

曹观友尤其捍卫银禧老人院员工宿舍计划有经过公开招标的决定,并反问陈国平,难道以为银禧老人院是其“私人财产”,所以不必公开招标?

ADVERTISEMENT

也是银禧老人院信理会主席的曹观友,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在翻阅陈国平日前新闻发布会的内容后,他觉得陈国平的说法简直印证了他日前所挑起的问题。

对于陈国平指员工宿舍计划不必经过公开招标,他说,不仅政府工程需经过公开招标,如今就连学校采购,甚至很多企业也在贯彻公开招标的程序。因此,他认为,在这件事上,是否需公开招标应该是由信理会决定才对。

“银禧老人院不是陈国平的私人财产,如果这是他的财产,那确实没必要公开招标。他指这不是州政府的产业,就没必要公开招标的说法是没逻辑的。”

有关陈国平日前指银禧老人院的法律代表就是资深律师郭贤福,因此,不存在老人院没有法律代表的说法,曹观友则直言,若作为老人院信理员的郭贤福也同时兼任老人院代表律师,这形同利益冲突。

他也解释,银禧老人院没有法律代表(unrepresented)并不是他个人的说法,而是在当初的草拟议案上所使用的字眼。

“就去委任一个律师楼来审查这些议案啊,这很难吗?为何担心被一个独立的律师审查?”

对于被指在老人院计划的建议发展过程中“能拖就拖”,曹观友则解释,陈国平早在2021年9月1日就开始与有关承包公司及建筑师等商讨此计划,较后也到银禧老人院实地考察等。但他对这些会面都不知情,而对方是迟至8至9个月后,即2022年4月19日才正式向其汇报这项计划。

他也指会知道以上会面的细节,是他较后取得资料后才获悉。

有关陈国平指这项决定并没必要带入州行政议会讨论,曹观友则说,基于银禧老人院是公共产业,并涉及公众利益,再加上他是该院信理会主席,因此,任何决定有必要带入行政议会议决。

曹观友:这是他的权利

对于陈国平扬言要对其言论保留起诉的权利,曹观友坦然回应:“这是他的权利”。

有关陈国平指还在等待其起诉信,曹观友则说,就继续等下去,信好了自然会发给对方。

此外,有关被陈国平指12月2日出现在银禧老人院仅25分钟,形同“作秀”,曹观友说,院方本邀请他参观老人院,但基于进入病房需要先检测冠病,因此,他就婉拒对方好意,并指会在新信理会成立后,与新任新理员一起再来拜访。

曹观友:须取得槟元首批准

另一方面,曹观友今日宣布,已向州行政议会推荐前槟州行政议员拿督斯里章瑛、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及峇都蛮区州议员古玛瑞山为银禧老人院新任信理员,惟他强调,这项决定还必须取得槟州元首敦阿末弗兹的批准。

对于3名新信理员皆是政治人物,是否担心引人诟病,曹观友认为这并没有问题,并解释章瑛早前在掌管福利事务时经验丰富,而沈志勤及古玛瑞山皆是银禧老人院当地的国州议员,因此,对该老人院院务甚为了解。

“不必担心,就算是政治人物,也不是什么坏人呀!”

无论如何,曹观友强调,这个委任仅作为过渡期的权宜之计,而他预料一年后,待老人院院务稳定后,会再委任其他适当人选作为信理员。

“我也跟人民代议士说了,此委任仅供过渡期,待稳定后,有人愿意受委并且不再遭人‘威胁’后,他们就可卸下任务。”

 (全国版)曹观友回应陈国平 重申银禧老人院非“私人财产”
沈志勤。
 (全国版)曹观友回应陈国平 重申银禧老人院非“私人财产”
章瑛。
 (全国版)曹观友回应陈国平 重申银禧老人院非“私人财产”
古玛瑞山。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