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纯粹诚见

|
发布: 9:00pm 09/12/2023

安华

刘惟诚

纯粹诚见

补选

内阁改组

安华

刘惟诚

纯粹诚见

补选

内阁改组

刘惟诚.内阁改组又是“狼来了”?

是必要的前提下,对内阁改组的时机,就在于他对自己政权的稳定性是否有信心。

ADVERTISEMENT

随着登州甘马挽国席的落幕,大马政坛终于进入了久违的“选举消停期”,而作为“选举造王者”的选民们,也可以在2023年结束前落得个耳根清净,不需要听候选人们的花言巧语,也不用花时间掂量投谁最好,着实让人们疲累的身心获得极大的解放。毕竟,从2022年11月19日大选后,我国一直处在选举的氛围中,一场又一场的州选补选接踵而至,在短短一年时间内经历过6州选、7场补选的国人哪有可能不患上政治疲劳?

所以伊党大胜甘马挽,并未激起国盟所预期的舆论浪潮,所以他们也只能将话题转移至“国盟首相人选”,试图在当选甘马挽国会议员的登州大臣阿末山苏里的身上制造话题,以维持甘马挽补选大胜的热度。败选的团结政府,也有自己的应对方案,副揆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就来一招乾坤大挪移,不屑地说明伊党的大胜是因为巫统支持者没投票。至于首相安华,则在甘马挽补选前夕,不经意地释放内阁改组的消息来转移国人对补选的关注。

有关这场补选的后续,舆论已经做出了充分的讨论,所以我就不再赘述,反倒是一直只闻楼梯响却又没见人下来的内阁改组,还是值得聊一聊。当然,内阁改组的消息,其实早在6州选举期间就已盛传,而在这之后的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政坛总共出现了三次改组内阁的最好时机,即柔佛州双补选之后、彭亨柏朗埃补选之后,以及2024年财政预算案提呈之后,但最终都没有实现,所以近期重现内阁即将改组的消息,坊间普遍抱持着“可能狼又来了”的观望态度。

当然,如果我们能够换个角度回看过去,内阁改组的三次“狼来了”还是有迹可循的。其一,6州选举、柔州双补选期间国盟的势力如日中天,巫统内部酝酿对扎希领导不力的暗流,马华、国大党持续抨击政府,MUDA也撤回对政府的支持,国盟还乘势炒作变天论,因此此刻改组若无法达到巫统所预期的配额,扎希可能无法阻止国阵议员撤回支持,再加上安华优柔寡断的性格,不确定自己能否压制政府成员党对改组的不满情绪,所以一动不如一静。

然后第二,国阵胜出柏朗埃补选,巫统原本可以领着成绩单要求安华尽快改组内阁,但从扎希在柏朗埃补选前夕发出“已准备好”的言论可以看出,国阵在当时已对团结政府施压,不过在补选后扎希又突然要求坊间不要揣测内阁是否近期改组,这两件事若摆在一起即意味着安华可能已说服这名副揆继续维持观望,而理由可能是时机敏感,因为扎希9月4月才被总检察署撤控、10月13日又要提呈2024年财政预算案,贸然改组可能会节外生枝。

但财案又怎能说服扎希?当然,本次财案提出了相对清晰的发展方向与税制改革的意愿,安华能够按着这个大方向对自己的团队进行改组,所以是第三次改组的时机。然而,财案需时辩论,尽管当时的团结政府拥有近三分二议员的支持,但之前国盟政府在2020年11月面对的财案危机是前车之鉴,证明财案辩论期间也是政府最脆弱的时刻,若支持团结政府的议员在三读投票时突然转态,那么安华也是吃不完兜着走,所以维持现状依然是最好的选择。

很显然,这三次“狼来了”都是因为安华对现有政权的稳定性没有足够的信心,而不是认为内阁改组在现阶段没有必要。更何况,无风不起浪,政府若果没有改组内阁的意愿,就不会出现同一个传闻闹腾近半年的情况,再加上目前的内阁是在去年杪政局极为动荡的情况下组成的,拥有维稳为优先的目标,正副部长未必全都是能与安华配合的人选,比如卫生部长扎丽哈就曾多次被传出与安华在部门运作上存在分歧,而内贸部长职也已悬空多时,急需填补。

所以内阁改组肯定是会发生的,但若你问我,目前时机如何?安华在甘马挽补选前夕曾暗示改组会在12月发生,但他在本周二(5日)接受本地电视台访问时却表明“一年不够评估”以及“有必要才改组”,这相互矛盾的言论不禁让人感到疑惑:难道这是第四次的“狼来了”?改组对安华来说,其必要性已是毫无疑问,至于时间不够,这可能也只是在卖关子,因为过去首相在关键时刻也有说反话的记录,比如阿都拉在2008年、纳吉在2015年的内阁改组。

因此,在内阁改组是必要的前提下,安华对内阁改组的时机,就在于他对自己政权的稳定性是否有信心。目前安华已吸引了5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支持,让团结政府的信任版块超越了三分二的门槛,而所有早前待选之国、州议席都已悉数完成,国盟在挑动种族与宗教的议题方面也已江郎才尽,绿潮在马来社群的热度似乎也不如以往,相比去年政权初建之时的动荡,如今的团结政府在安华的领导下已逐步趋稳。

另外,安华有意保留内贸部长给诚信党,而这个忠诚的盟党将在两个星期后举行党选,所以把改组拖个半把月也算合乎情理,确保新的编制不会受到党选影响。因此,本月尾确实是另一个绝佳的改组时机,而内阁改组如果能在年尾落实,安华也能够把2023年当作政府上半部动荡时代的终结,然后新内阁在2024年元旦后就职,新年新阵容。当然,我不是安华肚子里的蛔虫,改组这只狼究竟会不会真的来,就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