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间选民

5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1年前
1年前
今时不同往日,大量的首投族加入后,中间选民的力量会有所增强。到时一个选区有多党相斗或独立人士与政党相争的局面,首投族不必困扰,只需以中间选民的平常心看待手中的一票能让谁在国会拿出有见地的策论。 大选提名日为11月5日。至截稿前,笔者还不清楚这届大选会有多少位候选人,虽然各党派已先公布候选人的名单,但独立候选人也是重头戏,尤其是这届有可观的首投族数目,未知多少独立候选人想分一杯羹呢? 与历届候选人所受的争议一样,这届候选人的争议大致有三要点: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选人、不满被党除名而想独立上阵的候选人、被官司缠身的候选人。 首先是社运人士在政党排兵布阵被除名之事,玛丽亚陈和黄德都没有在原来选区上阵,而相较于玛丽亚陈的服从党命,黄德则反弹很大,并不惜与党内成员闹僵。 政治是开放的场域,任何个人和团体都可以参与政治,政党将分散的政治力量集合起来,社会团体及社运人士也可以透过加入政党将社会关怀的议题推为公共政策,但毕竟社会运动与政党不同性质,正如当黄德与玛丽亚陈从社运分子转为政党“大家庭”的一分子后,必需服从党纪。政党支持社会议题,但有政治层面的博弈和战略。上几届大选的政治氛围鼓励社会运动的力量与反对党结合推倒老树盘根的国阵,黄德的莱纳斯课题与反贪腐一起成为选举宣言,然而,已经几年没有绿色盛会,就意味这项课题已“政治冷却”,况且,现今选民的燃眉之急是解决“供应短缺”和“通胀”的问题。黄德当然有权恢复社运人士的身分继续在文冬守土及推动反稀土的关环运动,这是个人退党与否的选择,因此也是诸多争议中最有直接答案的课题。 马来西亚的家族化政治一般出现在政治人物与长期耕耘的地方关系中,资深的政治领袖会将政治资产传承给第二代也是常态,如纳吉的儿子“代父上阵”,安华一家三口都上阵,而林吉祥退休后也由女儿首次上阵,更不用说劳心为儿子铺路的马哈迪了。站在家族政治的对立面能用“举贤不避亲”的理由说服大众,但外国的实例显示传承的是“政治衣钵”。其实要分辨子承父业或举贤不避亲并不难,重点是政党内部的选任制度完善化,既能体现民主并让党员心服口服。 最后得谈官司缠身的候选人之中,争议性最大的还是阿末札希。简单地说,候选人在有官司案件的情况下依然参选,在正常的情况下是会拉低胜算的,但是巫统不怕选民不买账,这一点就非常值得选民自己探究。究竟作为选民,我们的影响力是否只限于投票过程,在政治上仅是单纯的跟随者? 不得不看台湾的例子,候选人若被爆出论文抄袭的丑闻,最终都得认命退选,即使他不涉及官司案件,因为政党非常重视中间选民的反应而将观感纳入权衡的范围。这样说来,马来同胞或者国阵的支持者们都没有受到巫统足够的重视,这是民主的风气未到政党重视程度,还是选民自己盲目支持候选人所致呢? 如果说阿末札希能赢,那么,用防疫成绩单参选的凯里,应该更没理由会输了?终究是选党不选人或是选人不选党,很快可以见证,但若不想选民风向可被政治人物轻易预期,就必需彰显中间选民的力量。过去有共业的笼罩,选民只有聆听和配合战略投票,即使知道有些政治人物的承诺只是“画大饼”。今时不同往日,大量的首投族加入后,中间选民的力量会有所增强。到时一个选区有多党相斗或独立人士与政党相争的局面,首投族不必困扰,只需以中间选民的平常心看待手中的一票能让谁在国会拿出有见地的策论。 我们总得让政党透过这届大选重新认识选民。故此,笔者也要不免俗的呼吁首投族:走,投票去!
1年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