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乐器

(麻坡13日讯)2024年《乐响皇城》全柔小学华乐赛今早掀开序幕,来自6所华小的153名学生齐聚麻坡中化中学,以华族传统乐器呈现多首悦耳曲子,展现小学生的华乐造诣。 这项比赛是由麻坡培养小学主办,是全柔的首次赛事,分成小组合奏及齐奏/重奏。 经过一番精彩演出,培养小学A队以一首《丰收歌》获得小组合奏金奖;白沙浮新华学校A队、B队及培养小学扬琴组,摘下齐奏/重奏组金奖。 培养学校校长李清发致词时表示,此活动主要目的并非比赛,而是通过此平台发掘更多华乐爱好者,把华乐发扬光大,让华乐得以延续。 他说,华乐是中华民族流传5000多年的音乐文化,分为吹管乐器、打击乐器、弹拨乐器何拉弦乐器等,在岁月洗礼下,音色及韵味上都具有丰富的中华色彩,非常独特且有代表性。 他表示,华乐除了能陶冶听众,更能培养学习华乐者内心的宁静,并学会仔细倾听、合作、服从大队、互相尊重和与人分享。 他希望大家坚守热爱华乐的精神,站稳岗位及鼓励更多人参与,让华乐更加精彩。 “要让民族传统乐器得以继续演奏,需要大家对华乐的热忱及使命感,让华乐继续流传并发扬光大。” 这场赛事的评委皆是华乐界的重量级人物,有张楚和、蓝子澎、苏英华、林栩权及黄文才。 与会者包括:麻县教育局助理局长邱维斌、麻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陈大成、培养学校副董事长兼校友会主席傅良亚、董事郑莉莉、家协主席侯俊成、麻坡中化中学校长蒋璁江。 2024年《乐响皇城》全柔小学华乐赛成绩: 小组合奏: 金奖:培养小学A队(丰收歌);银奖:辅南学校(龙的传人)、端本华小(上海滩);铜奖:培养小学B队(Chan Mali Chan)。 齐奏/重奏: 金奖:白沙浮新华学校A队(千本樱)、白沙浮新华学校B队(Rasa Sayang)、培养小学扬琴组(金蛇狂舞);银奖:泰丰华小A队(市集)、泰丰华小B队(市集)、华民学校(男儿当自强)、培养学校二胡组(游击队歌)、培养学校笛子组(彩云追月);铜奖:白沙浮新华C队(沧海一声笑)、华民学校(If You’re Happy and You Know It Clap Your Hands)、辅南学校中阮组(蒙古舞曲)。
1月前
灵魂震动将于11月在万达广场黑箱剧场举办一连4场的《肆无击惮》演奏会,一举带来7首创作原曲。除了常用的传统敲击乐器“狮鼓”,这次演出还融合了多种乐器,如Cak Lempong、手碟、三弦、电吉他、贝斯、爵士鼓和戏曲打击乐等等。 音乐是跨越文化和语言的桥梁,它能触动心灵、激发情感、传递力量,是以《肆无击惮》将不仅追求音乐的突破,更希望通过声音的魔力,让听众享受到来自不同风味的乐曲,音乐性极强。 “灵魂震动”原是以鼓为主的团体,以往的作品虽也加入别的乐器,但都不会是主轴。这一次,灵魂震动突破极限,用了一年时间去磨合与消化,希望可以挑战除了鼓以外的乐器,突破自己。 这次的曲目,其中5首是灵魂震动团员首次创作的作品。包括甘美兰风格的〈煦色韶光〉及〈承先启后〉,传统三弦跟摇滚电音的〈城市曙光〉,以手碟为主的作品 〈Sammie〉,和打击乐为主的〈凤阳狂想〉。 除了灵魂震动,这一次还邀请了3位客席乐手参与——资深戏曲打击乐的麦英老师,中阮与笛子的能手浩子,及电子吉他手阿陆八,势必让演奏会更丰富有趣! 【演出资讯】 演出与时间: 2023年11月10日 2023 @ 8:30pm 2023年11月11日 @ 3pm and 8:30pm 2023年11月12日 @ 3pm 地点:Nero Event Space @ One Utama 早鸟票优惠30%直到10月8号:promo code EB30 学生票可在灵魂震动脸书专页订购,学生票涵括带队老师。 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soulsimpact/ 购票:https://www.onetix.com.my/events/carpe-diem-2/229/tickets
5月前
没有人真正知道音乐是如何发明的,或许那是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天上突然就掉下来笛子、提琴和鼓,于是人类就用骨头、树干、兽皮仿制了乐器。 不知你是否晓得,在新山靠近去新加坡的关卡一带,有一座美丽的歌剧院隔着一个海峡,遥遥望向新加坡的兀兰关卡。这座歌剧院名为苏丹后查丽苏菲雅歌剧院,早在2019年年尾已经竣工。歌剧院虽然只可容纳约500名观众,但是座位宽敞,设施齐备,是一个可以让观众舒服地看表演的所在。身为柔佛人,我也迟至前阵子才有机会和家人去那里观赏音乐会。音乐会的主题为《与圣桑的狂欢派对》,是以剧场的形式一面介绍音乐家卡米尔·圣桑的身世,一面表演他的作品的综合音乐会,以管弦乐为主。其中让人着迷的是,在卡米尔·圣桑作品之中的〈动物狂欢节〉用了不同的乐曲就能表达人类对各种特定动物的想像。那是古典乐的厉害之处,用音符拼凑出来的某个曲调居然可以让人联想到狮子。 音乐是如何发明的 其实我并不懂古典乐,从音乐当中会马上联想起特定的动物,我只听过顽皮豹(Pink Panther,出生年代相当久远,大叔大婶辈的卡通)。这次去看音乐会全是内子为了小孩而安排。当然我不懂古典乐和我从事农业无关,我相信农夫也有喜欢和欣赏古典乐的,更何况古典乐里也有和农耕有关的曲目。有一首名为〈快乐的农夫〉,是德国作曲家舒曼所创作的一首钢琴小品,音乐轻快,听了会让农夫愉快地锄地、播种。还有一首名为〈田园交响曲〉,用音乐的形式描写田园风光和大自然的景色,是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贝多芬所作。 [vip_content_start] 据维基百科所示,音乐的发明很可能早在5万5000年前就存在,比人类发明农耕还要早。这或许说明了,人类对情感的寄托比吃饭重要(这只是我的猜想)。最早的音乐据推测应该就是人声,人类为了模仿动物或大自然的声音和节奏,自己发声或哼唱出曲调。农耕文明之前,古代的人类尚以打猎为生,也有可能为了吸引猎物,比如鸟类,而开始吹出吸引猎物的哨声(好吧,还是要吃饭的,都一样重要)。我记得小时候,不会吹口哨,但是听到喜鹊的叫声,总要跟着破嘘几句。除了鸟类的叫声,我记得我也曾学过在老家门前的小森林晃荡的猿猴叫声——哦以哦以哦,会不会就是史前音乐的森林第一乐章?(笑) 其实至今没有人真正知道音乐是如何发明的,或许那是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天上突然就掉下来笛子、提琴和鼓,于是人类就用骨头、树干、兽皮仿制了乐器。可能当第一支骨笛被吹奏出高高低低不同的声音时,“哦,好听。”一个原始人心里OS道。然后,他就开始尝试不同的音调和节奏,吹到喜欢的曲调但怕忘记时,就在石头上记录下来,于是有了人类第一章乐谱。以上……都是我胡乱“吹”出来的,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写时,那支骨笛突然就出现在我手上。 看音乐会的当晚,小朋友在音乐会里的互动环节学完了狮子叫后,格外兴奋。一家人步出歌剧院时,天色已经昏暗,往返通关道路开始畅通。开往新山方向的车灯像是划过水面上的流星,速度飞快,让人来不及许愿。我望着对岸的建筑,灯火闪烁,也不见怎么通明。有风徐徐吹来,但却没有从对岸带来一点声响。传说中,对岸曾经出现过狮子,只是不知道为何室利佛逝王国的王子见到狮子时会觉得那是个吉兆,要在那里建造一座城市。可能当他见到那只狮子时,狮子正在咆哮,像〈动物狂欢节〉里头的乐章描绘的那只狮子一样,充满精神和向往。
6月前
没有人真正知道音乐是如何发明的,或许那是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天上突然就掉下来笛子、提琴和鼓,于是人类就用骨头、树干、兽皮仿制了乐器。 不知你是否晓得,在新山靠近去新加坡的关卡一带,有一座美丽的歌剧院隔着一个海峡,遥遥望向新加坡的兀兰关卡。这座歌剧院名为苏丹后查丽苏菲雅歌剧院,早在2019年年尾已经竣工。歌剧院虽然只可容纳约500名观众,但是座位宽敞,设施齐备,是一个可以让观众舒服地看表演的所在。身为柔佛人,我也迟至前阵子才有机会和家人去那里观赏音乐会。音乐会的主题为《与圣桑的狂欢派对》,是以剧场的形式一面介绍音乐家卡米尔·圣桑的身世,一面表演他的作品的综合音乐会,以管弦乐为主。其中让人着迷的是,在卡米尔·圣桑作品之中的〈动物狂欢节〉用了不同的乐曲就能表达人类对各种特定动物的想像。那是古典乐的厉害之处,用音符拼凑出来的某个曲调居然可以让人联想到狮子。 音乐是如何发明的 其实我并不懂古典乐,从音乐当中会马上联想起特定的动物,我只听过顽皮豹(Pink Panther,出生年代相当久远,大叔大婶辈的卡通)。这次去看音乐会全是内子为了小孩而安排。当然我不懂古典乐和我从事农业无关,我相信农夫也有喜欢和欣赏古典乐的,更何况古典乐里也有和农耕有关的曲目。有一首名为〈快乐的农夫〉,是德国作曲家舒曼所创作的一首钢琴小品,音乐轻快,听了会让农夫愉快地锄地、播种。还有一首名为〈田园交响曲〉,用音乐的形式描写田园风光和大自然的景色,是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贝多芬所作。
6月前
7月前
国际博物馆日,设在每年的5月18日。那是为号召世界各国更关注博物馆事业与文化领域发展而设立的节日。在这每天皆是节庆的时代,之所以会记得有这个节日,只因去年6月与死党一起参观婆罗洲文化博物馆,听他提起在台北时因刚好碰上博物馆日,而能免费参观故宫博物馆的往事。 那时婆罗洲文化博物馆适逢重新开启,免费让民众参观的期间。而我不只搭上这趟班车,还是二度入馆参观。今年5月18日,在社媒重新分享当时参观文化博物馆后写的帖文。看着照片与文字,仍感觉像是爱丽丝梦游婆罗洲般,翻越这片土地的森川里海。经过历史回廊,则隐约听到时间路过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将近一年了,对于婆罗洲文化博物馆的喜爱,却始终没随着时间流逝与反复提起而被冲淡。 不同时间、地域、文化、古迹、神话等遗迹,皆被一一整拾打点好,再分门别类,置放在异境城堡内的各个空间。我走进这座全马最大,共5层楼高,拥4个主题展厅的时空保存库凝望着每件文物,细读它们的身世背景;或是拿起听筒,静心聆听另一个空间传来的异族咒文、歌谣以及民族乐器奏曲,还有每次按下“回放历史片段”按钮的瞬间,我都感觉像在把玩着一尊尊沙漏。我鉴赏着时间的沙粒,在手中瓶器内,不断重演历史的零碎片刻。 绝美光影的文化之旅 两次入馆,共9小时的逛馆体验中,频频有种历经轮回,反复游走于历史狭缝间的感觉。我想这得多亏于科技之神的加持。在祂神力庇护下的博物馆,不仅模糊了时间与地域的界线,更打破了现实与虚幻的隔阂,为访客带来一趟兼具绝美光影与视听享受的婆罗洲历史文化之旅。 走出博物馆,调回人间的时区。望着眼前这座城市,想着这个世界,又何尝不是由一座座舞台拼接而成?一批批演员轮番上阵,在历史舞台上,演着换汤不换药的剧情。而每场戏的见证者,终究还得离场,让位给下一场戏的观众入席。 在历史巨流中游荡迷茫的我们,再怎样努力都抓不牢自指缝流逝的沙。庆幸的是,这世间有博物馆的存在,仍默默守护着,时过境迁后的遗族。 两度出入这两个时空间,无论是初返人间时,炎热且透着汗酸气息的正午;还是第二次推开世界大门时,与雨后凉爽的猫城重逢,阵阵随车辆奔驰捎来的风,都有种时间与我擦肩的感觉。我的掌心,则仿佛残留着历史的零星沙粒,揉捏摩擦间,仍隐隐听到它们的呢喃碎语。
7月前
现今我们看到的古筝演奏,演奏者的手指通常都配戴假指甲(或称义甲),通过假指甲的拨动来发出清脆明亮的音色。但也有一小群人坚持不戴假指甲,他们讲求以最自然的方式,直接用指尖弹奏古筝。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黄安健 音乐不分年龄,学习乐器也不应有年龄限制。古筝老师叶盈君指导过的学员中,有四五岁小孩也有八十多岁的老年人,他们有些人学乐器是为了找到内心的平静,也有人学乐器纯粹是因为喜欢音乐。 面对不同背景和不同学习目的的学员,叶盈君的教法会稍微不一样,比如有些成年人开门见山说他们工作压力大,想要学乐器来修身养性,她首先就会设法让他们放松,因为唯有人轻松了,手才能放松弹奏古筝。 她也教过被风湿痛所苦的学员,这些学员的手指可能僵硬甚至变形,她就会迁就他们的状态去教,不强求他们的手型一定要很完美,也不要求他们弹奏出来的音质一定要很棒,对她来说任何人只要能够沟通而且手可以动,她就有办法教他们古筝。 此外,她还教过过动儿,要过动儿专心听课不容易,她说:“我就从古筝着手教他专注,长期下来他改善很多,能够好好弹完整首歌,而且从以前一直要讲话,变得能够安静听课。所以古筝这个乐器不管你是什么状态,只要你的手能动就能够学习。”(阅读全文)  
9月前
11月前
甘美兰(Gamelan)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大马和印尼常见的传统乐器。尽管现代音乐占据主导地位,但甘美兰令人放松的声音却俘获了欣赏其独特节奏和旋律人们的心。甘美兰通常在宗教仪式、庆典、传统戏剧、节日和音乐会中演奏。 为了在年轻一代中推广这种传统音乐并为后代保留它,英迪国际大学的学生服务部 (Student Services Department– SSD)为其员工和学生开办甘美兰课程。 曾国麟副教授说,英迪大学校长李裕光博士于2017年提出了在英迪推广甘美兰音乐的想法,目的是向学生和员工介绍传统音乐,让他们逐渐欣赏这种文化。 “这项举措将进一步培养我们不同国籍学生对马来西亚丰富文化遗产的自豪感。大学希望这些甘美兰课程能促进艺术的跨文化理解和欣赏。”他补充,学习甘美兰为学生和员工提供了一个培养团队精神的机会。 自2017年以来,甘美兰课程一直由尤再慕丁默哈末尤索夫(Yuzaimuddin Md Yusof)指导。尤再慕丁为一名拥有丰富艺术经验的认证培训师,其资格包括传统音乐表演二级证书、Kompang和甘美兰乐器的马六甲国家艺术和文化培训师(JSBN),以及Cak Lempong培训师证书。 该大学传统音乐室设备齐全,为密集的甘美兰训练提供了理想的空间,许多参与者分享说,他们能够比他们想像中更快地掌握知识,即使是那些没有学过乐器的人。作为一个团体,他们总在内部活动中表演,如毕业典礼和节日庆祝活动,他们希望有一天能在外部活动中表演。 英迪国际大学的图书管理员玛西拉曼苏将甘美兰音乐描述为一种可以感受并抚慰心灵的音乐,之前她并没有接受过传统乐器演奏训练。 现年54岁的她是英迪甘美兰小组的先驱者,并作为新和旧成员的学习对象。自从她加入以来,她学习了演奏所有乐器,包括排锣(Bonang)、木琴(Gambang)、铜片琴(Saron)、吊锣(Gong)、大釜锣(Kenong)和耿铛鼓(Gendang)。 独特又疗愈的传统音乐 与此同时,电脑科学学士学位学生方妙加分享了她第一次学习甘美兰的心情。“甘美兰是一种独特的传统音乐,结合不同的乐器一起,它的声音不同于管弦乐队的效果。方妙加还会弹奏钢琴、小提琴、长笛、demong和排锣。她正在利用在校园里上课的时间学习乐器,因为她开始工作之后可能没有时间学习。 工料测量文凭学生杨如意从学校开始接触甘美兰音乐和乐器,她一直相信音乐是一种疗愈。“我在中学玩了3年甘美兰。有一位老师训练我和校队演奏乐器,在学校举办的各种活动中表演。” 20岁的陈家宏从小接触音乐,5岁时上了他的第一堂钢琴课。虽然在中学看过甘美兰表演,但他说当时没有兴趣加入。“学习弹奏一种新乐器很有挑战性,但我喜欢挑战自己,就像我热爱音乐一样。为什么要把自己局限在现代音乐上,而不去尝试像甘美兰这样的东西来开阔我的视野?” 陈家宏说,与钢琴相比,甘美兰的音符更简单。 演奏木琴的家宏也表示,音乐不仅仅是一种娱乐,还可以帮助他专注于学业。他认为,要保留传统音乐,就应该让学生从小学开始接触。   更多文章: Agoda CODEGODA编码赛挑战3小时解决6算法 【研究故事】用2技术更准确预测干旱 MYStartup Hackathon X DNB编程马拉松赛,6人用5G技术 破题赢万元 新纪元美术系毕业生,用创意与美关怀社会 与MIFFest联手推广电影创作 BMW短片奖下月1起收件
11月前
外观奇特犹如外太空UFO的“手碟”(Handpan),堪称疗愈系的新兴乐器。它是乐器界的魔幻独角兽,融合敲击节奏和主音旋律于一身,乐声细柔而悠长,手掌轻拍已泛起了共振共鸣的空灵幻音,传递着乐手的情感,瞬间牵引聆听者的感受间。 由手集团制作,联合Ondo烁.手碟工作室呈现的手碟演奏会《Ondo! 烁!》,将以独特的演绎方式颠覆大家对手碟的既定印象。“Ondo”在日语意为“温度”,有说人在梦境中是感受不到温度,也听不到声音的,这回演出者将创造一场有温度的音乐演奏会,跳脱外在形式,探索空间与时间、古典与现代的中外艺术交汇。 90后手碟乐手彭健豪的音乐创作理念来自自己的人生经历。他中学时期参加二十四节令鼓队,大学选修戏剧系,毕业后投入手集团成为正职乐手。2017年首次接触手碟音乐,令他为之着迷并上网自学,开始探索自己的音乐衍生之旅。2021年,他创办了烁.手碟工作室,通过课程教学、视频分享、现场演出等方式推广和促进手碟的音乐发展。 彭健豪将与手集团首席庄力翰、团员温伟结、吴冲和陈哲浩同台演出,结合大提琴手张友敬、阮和笛子乐手浩子、小号乐手Isaac Marvin,展现手碟与各种乐器的合作,衍生无限音乐空间。 演出全长90分钟,现场将透过古典、爵士、民俗及流行音乐等丰富元素,带领观众跨越一段又一段别开生面的音乐时光隧道。观众将能感受到手碟的神奇力量和东西方乐器融合的无限可能,一起走进柴可夫斯基经典作品《胡桃夹子》生动的童话色彩、KOKOYA的沿海之道轻快从容的爵士风、迪斯尼海底世界的热闹缤纷、哈尔的移动城堡人生旋转木马感受久违的温暖,以及保加利亚民俗音乐异域风情等曲目的亲身体验。 除了剧场演出,乐手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带着手碟音乐到社区分享及交流,穿“烁”在城市乡镇的各个角落,用音乐和实际行动送暖到指定的受惠单位,让无法亲临剧场的社群也能感受到这股疗愈音乐带来的温暖与关怀。 诚邀更多支持伙伴团体和义工加入,共同完成“手碟穿烁送暖行动”使命。有兴趣邀请乐手到现场表演的社区组织及福利机构,如儿童之家、乐龄中心、残障中心、医院及学校等,可联系010-3819112。 【演出资讯】 日期与时间:2023年4月14日 (五) @ 8pm     2023年4月15日(六)@ 3pm & 8pm 2023年4月16日(日)@ 3pm 地点:Nero Event Space, PJPAC, 1 Utama E 票价:RM88 | RM128 购票网站:https://onetix.com.my/events/ondo/145 询问热线:012-779 8009
11月前
《天龙八部》其中一小段,段誉遭吐蕃护国法王鸠摩智挟持,首度来到江南。鸠摩智自承曾与慕容博相约,借出六脉神剑剑谱让其过目。慕容博虽逝,然而鸠摩智依然践诺,打算于坟前焚经。段誉若不肯写下六脉神剑剑谱,那就活人献祭。鸠摩智或与慕容博有所约定,然而意图夺取六脉神剑剑谱看来倒也不假。 鸠摩智四处打听参合庄所在,遇上欲至慕容家寻仇的崔百泉、过彦之,此时划船的绿衫少女,唱着皇甫松的〈采莲子·菡苕香连十顷陂〉出场,表示愿带客人至参合庄,原来阿碧是慕容博之子慕容复,平日抚琴吹笛的侍婢。阿碧不大熟悉官话,与人交谈夹杂着苏州话,让读者稍稍领略吴侬软语的韵味。 阿碧将崔、过的防身武器金算盘、软鞭当作乐器弹奏,唱着陈尧佐〈踏莎行·二社良辰〉,段誉大为心醉。曲毕,阿碧拨水指点路径,随手采菱,与众人分享,并为被点穴而手足无力的段誉剥菱,红菱入口“甘香爽脆,清甜非凡”,段誉盛赞:“这红菱的滋味清而不腻,便和姑娘唱的小曲一般。”还暗想“慕容公子有婢如此,自非寻常人物”。 这一段水面旅程,若由男性或中年女子相伴,段誉和读者可就情致大减。这倒也不能怪段誉好色,富贵人家老太太、夫人,同样由年轻貌美的婢女服侍陪伴,丑的只能打扫作粗活。喜欢貌美的青春少女,本为人之常情。 以为台湾人嗜食蝙蝠 本地或有人见过的菱角应是黑色,外型有点像蝙蝠,通常煮熟了吃,不似红菱作为鲜果生吃,我也没吃过红菱。据说有外国人至台湾旅游,途经南部,一路挂着黑黑的菱角图样,以为台湾人嗜食蝙蝠,惊吓不已。台湾人只好停车,带外国人至菱角摊,瞧瞧“蝙蝠”真身,介绍一番,少不了买上一袋让客人尝鲜。 菱角一般当成零食,亦可入菜,炖汤、与肉食伴炒等等,也有人炸了当甜点。菱角粉粉的,口感与波罗蜜种子煮熟类似,惟香味清淡许多。没得吃菱角,我倒也不至于特别想念,毕竟剥壳实在有点麻烦。 水雉俗称菱角鸟,生长于湿地,常在菱田出没、繁殖。在台湾多年前曾濒临绝种,经由积极复育,如今数量已回升至2000只。无农药、无化肥的菱田虽对水雉生长有利,然而产量相对少,影响菱农收入。现今官方已提供保育津贴,且学术单位、大卖场亦协助行销,保障无毒菱农基本收入。成效尚称不错,无毒菱田略有增加。生态保育不只是农人、当地人的责任,若能设计相关活动,让各地关心的人们共襄盛举,必然更有成效。本地的老虎保育,不妨参照,行销老虎栖地的相关农产品,让保育老虎成为当地品牌,或许未来保育老虎也可以是一门好生意。 【六日情/金庸小说的水果、零食 01】蚕豆/小泥(马六甲)   【六日情/金庸小说的水果、零食 02】姜丝梅儿/小泥(马六甲)   【六日情/金庸小说的水果、零食 03】野桃/小泥(马六甲) 【六日情/金庸小说的水果、零食 04】蛇胆瓜子/小泥(马六甲) 【六日情/金庸小说的水果、零食 05】红菱/小泥(马六甲) 【六日情/金庸小说的水果、零食 06】西瓜/小泥(马六甲)
12月前
我这个人,或许此生注定干不了什么大事。这么说,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麻甩佬而言,应该不少人会觉得过于矫情,但它却是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存在于心中的自我认知。 由于家里不少成员都懂得玩乐器,所以我可说是自小受音乐的熏陶。平常人家庆祝生日,会一家人围在蛋糕前唱生日歌;而在我家,会有人走向钢琴准备弹伴奏,甚至大合唱生日歌之际,会有人自动唱出和音声部,令幼小的我早早曝露于音乐的美妙之中,最后还无师自通学会了和音。 和音这回事,除了不能独撑大局(想像在歌唱比赛上独唱一首歌的和音,或许中途就会被评审判定为五音不全而遭轰下台),也需要有知音人才能凸显出真正的价值。我就曾经在跟朋友唱K时,因为全程唱和音而被朋友笑说唱走音。自此,我便不再轻易展示和音的能力,以免被无识之士离间我与和音之间的关系。 所以,我并未因此讨厌和音,它反倒成为我个人syok sendiri的小天地。一个人开车时,我会聆听歌曲里的和音编写,学而习之后随着音乐节奏高唱和音,就像我和自己喜爱的歌手周杰伦在合唱一样,乐趣无穷。过程中,我也从只会最基本的高三度和音,慢慢学会低三度和其他更多变的和音方式(原谅我无法抛出各种和音特殊名词的书包,因为我不曾接受和音的专业训练之故,但透过周杰伦自行操刀的和音编写在学习,我总是很不要脸地称周杰伦为我的和音师父之一)。 就在我以为这一生将与和音一起孤独终老之际,我加入了本地音乐团体E势家族,在自己写歌之余,也有机会参与演唱部分自创歌曲。很奇特的是,每当唱主音当主角时,总是因缺乏个性、走拍、走音等各种原因被要求重唱;反倒唱和音时,犯错率就大幅下降,甚至被制作人要求即场唱出不同声线、不同声部的和音时,都能游刃有余,连录音师都不禁认可我的和音功力。 我安于和音的世界里 我敬佩主音们(尤其是独唱歌手)能够凭一己之声,撑起整首歌曲挑动听众心绪。音带动节奏和旋律,赤裸地展现于人前,任何一点细节都被无限放大,若无绝对的功力何以成事?反倒和音就是藏于主音和配乐之后,提供少许画龙点睛、锦上添花之效,压力小得多,因此唱得比较好也属正常。 当然,音乐作品作为完整的艺术成果,任何一个部分都很重要。和音能够呈现出来的效果可以很恢弘,也可以很柔情。而我后来发现,并不是每位主音歌手都懂和音,这更凸显出和音歌手的独特之处。虽然不是每个人能够体会和音的乐趣和功能,但我安于和音的世界里,当一个无名的和音天使,能够自唱自爽,足矣。
1年前
我的开年转运小仪式就是在线上观看华乐团表演的〈金蛇狂舞〉。一听这首歌就会置身于浓郁的新年气息里。单是用耳朵聆听或许不能完全欣赏金蛇狂舞的意境。你得打开视频,观赏华乐团里每个成员的才华。指挥官固然功不可没,可是没有每个成员的默契,金蛇就活跃不起来。拉弦乐器里有二胡和大提琴。弹拨乐器里有琵琶和扬琴。吹管乐器里有笛,笙和唢呐。当然也少不了击打乐器里的小锣大鼓。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才发现原来“华乐团”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称号。中国称为民乐团,港澳称为中乐团,台湾称为国乐团。真是长知识了!这首曲特别是在过年前百听不厌。每个不同的版本我都仔细观看。其中一个管弦乐的版本采用的是西方乐器,小提琴取代了二胡,效果听起来较为逊色。这种感觉就像用意大利面来煮中式面食,格格不入。还是华乐团乐器的表演实至名归,把金蛇狂舞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次观看都令我热血沸腾,震撼不已。 观看视频之余,我不免幻想要是能有幸成为华乐团里的团员,那该有多高的荣誉啊!只可惜华乐团里的乐器我都一窍不通。还好我会弹钢琴。于是我上网寻找〈金蛇狂舞〉的钢琴谱,再游说大女儿和我四手连弹。我问二女儿和小女儿,我们组成一个乐团好吗?你们一个敲锣一个打鼓。可是哪来的锣鼓呢?小女儿灵机一动,用筷子和餐具代替,有节奏感就可以组成乐团了。我喜欢这个开运仪式,毕竟过年就是要动用全家大小,齐心合力,其乐融融。祝福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年前
1年前
马来西亚籍香港顶尖青年女中音歌唱家张吟晶说,声乐是一门要不断让自己进步的行业。除了歌剧,她也于音乐会或话剧中演出,没有演出的时候,就会担任声乐老师,可以说她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与自己的声音共处。然而,一种职业若持续做必会有各方面的提升,但对声乐艺术家来说,持续的表演与教学其实也能说是某种程度的消耗——失去了纯粹磨练技术的时间与机会。未来十年吧,她说,是时候专注追求艺术造诣,在这需要清楚知道自己的追求,却无法真正做任何规划的自由人艺术生涯中,保持自己对声乐的如初热爱。 报道:本刊 梁馨元 图:受访者提供 香港顶尖青年女中音歌唱家张吟晶(36岁)于2019年受邀于意大利Petruzzelli歌剧院演出《塞尔维亚理发师》的罗西娜,近年也受香港管弦乐团、香港歌剧院、意大利Erasmus管弦乐团、新加坡歌剧院、巴赫合唱团等担任独唱。眉清目秀,说起话来声音带着磁性的她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沙巴人,毕业于沙巴崇正中学,从中学时期便热爱声乐。 后来,她选择了到香港演艺学院升学,完成音乐学士及硕士学位课程,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亚洲艺术推广基金会(FAMA)奖学金及John Hosier Trust奖学金。但她也缓缓说起,自己的成长环境中并没有古典乐,小时候因为住在沙巴,乐谱也需要通过邮寄才能获得。在学院期间,有好多从小就听歌剧长大的同学,但她极其清楚自己的热爱——“这些都可以追。” 把歌剧放进体内 学音乐是一件孤独的事。“有乐器的人能当作是自己和乐器的对话,我没有乐器啊,所以就是和自己的对话”,张吟晶说。当年在香港演艺学院音乐系就读期间,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关在一个小房间训练,在那里会遇到极多很有天分的人,当然天分也只是开始,要成功的话,付出的永远要比别人更多。 从拿到音乐及乐谱,到足以上台表演,除了要把谱像背书那样熟记,“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感觉它已经在你的身体里”,这个过程将近要半年。就像当年在音乐系,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训练的时光,在后来的歌剧生涯中,演出前把谱完全地植入自己体内也只能是一个人完成的事情。 半年间要做的练习是什么?其中一样是学语言。在一次演出之后,一位法国老伯伯找上她,说:“恭喜你!你的法文我全都听得懂!”盛行于欧洲的歌剧,除了英语之外,也常有法语、德语等剧本,对张吟晶来说,即使现场只有一个人听得懂,那也都值得。 舞台上每一步都有原因 心情烦躁时,张吟晶说自己会选择听古典乐,尤其是巴洛克时期巴赫的音乐。她形容自己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在我看来也是“细腻”。歌唱类别众多,能听懂或喜爱古典歌剧的人相对少。然而,张吟晶始终选择了歌剧的缘由为何?她如此说道:“可能我被古典乐感动过吧。” 在舞台上,每移动一步都有它的原因。“往前走,也许是有些什么吸引你,或者有些什么在等你;往后退,可能意味着你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她说道,舞台上每个轻细的动作,恰似不以为然,但观众实则都看在眼里。 于是,每个动作的铺排,其实都蕴含着“动机”。 歌剧与歌唱的一步之遥,便是加入了角色。就在今年刚于吉隆坡歌剧院演出的《卡门》,张吟晶说自己与角色本身便是截然不同的人。她笑着说:“主角是一个遇事会与人打架的性格,是我的话一定会先走得远远的;她也是热情的人,我就比较……慢热、害羞。” 人就像液体,需要时可以很多变 于张吟晶而言,歌剧的有趣之处亦是可以扮演与自己性格不同的人,但这谈何容易?人就像液体,需要时可以很多变,但没有人可以完全与其他个体一模一样。 在揣摩角色的过程中,其实也是自己、导演与指挥的三角拉扯。指挥在演奏时是舞台的主导,导演在演奏开始之后便对台上所发生的一切无从掌控,歌剧演员则是让一切“发生”的人。这样的三角关系,张吟晶很多时候身处其中。 然而,最好的状态便是把角色谈到“活”起来,彼此交流心目中对该人物的想法与预设。也只有演员本身肯定了这样的角色,当演绎的动机来自自己,才有可能达到自然。 “曾有导演和我说,最好不是完全变成一个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谈起自己演绎男生角色的经验,认为自己完全不理解男生在想什么。可以做的,就是从个性中抽出比较趋近于男生的特质。 液体般的人,有那么多正在流动的特质,张吟晶捉起那么一两个,辅以自己细腻且敏感的感受力,创造一个新的,属于自己的人物。 歌剧里的每个元素都在相互配合 除了扮演不同类型的角色,揣摩身为不同人的历练与感悟,对张吟晶来说,演绎歌剧的当下让她最喜欢的,便是感受到全场观众的气息都跟着自己起伏。偌大的歌剧厅中,自己的歌声引领着数百位观众的情绪,高潮迭起,像是汹涌不定的浪。 一场歌剧由什么元素组成?首先是人——歌者、指挥、导演、群众演员、乐手、舞蹈员,细至舞台布景、戏服、灯光……每一个元素都在相互协调与配合。 “有一次,我看到自己的服装,咦怎么这么素的感觉,但灯光一打下来,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了,”她说。 一首3小时的歌剧,当中必经不同章节与情绪转换,我问这样的切换会难吗?她想了想说:“音乐会帮你的,当你听到音乐时就知道该怎么做,当中一定会有过渡和铺排。” “音乐会帮你的”,她很肯定地说。但有些时候终归要靠自己,比如把耳朵给打开。 张开耳朵,记住一种感觉 音乐与歌声相互交织,一支浩大的管弦乐团所演奏出来的交响乐萦绕在歌剧厅,作为演唱者,亦是要把伴奏给听进去,才能与之协和。但这不是一朝一夕便能达到的,张吟晶也自嘲说:“当年在学院一开始也会紧张,双眼紧盯指挥,不太听得进伴奏。后来慢慢学会用余光看指挥,用心感受音乐,就会越来越自然了。”她更笑道:“别人问我为什么在台上不会紧张?我也是抖过来的!” 而关于气息,这也是歌唱中最重要的一环。一个气息用得好的演唱者,随时都能引领现场数百观众情绪高低摆荡。歌剧演员站在台前,仿佛毫不费力便能发出洪亮的声音,我问她怎么办到的?她说:“我们不是要发出大的声音,而是要远,可以传出去的声音。” 在一开始练习发声,找到共鸣的日子,始终要依靠耳朵,听出声音的优劣。“用耳朵辨识对的声音,并且记住那种感觉,”她说。 对于找到共鸣这件事,听歌的人也许能通过歌词寻找共感,然而歌剧似乎有它语言上的局限。但对张吟晶来说,在歌剧中令人留下印象的未必是歌词,可能是一段抢耳的旋律,演员的一个动作,或仅仅是一个迷人的气息。   更多文章: 袁家杰从销售员、时尚买手到品牌代理,学历不高 却赢了事业 UiTM日籍副教授率团海外高歌,唱响国际 【短片】日本指挥家,带大马合唱团冲出世界! 用游戏培养数码公民 儿童阅读推手子葭:游走世界,深耕爱书幼苗 钢骨森林里的森林学校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