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乞讨

7天前
一年一度的旅游,选址沙巴亚庇,入住加雅街一带的旅舍。 从旅舍出来越过两排店屋,马路的对面就是无敌海景,旗鱼地标便竖立在小小的交通岛上。12月的风下之乡,旅游业还没从疫情中回过神来,傍晚五六点的海滨步道和车道,门庭冷落车马稀。 下雨了呢,好在有先见之明,临出门前发现老天爷脸黑黑,便同旅舍管理员借来一支伞带上。老公此时一手撑伞,一手搭着我的肩,老夫老妻沿着海滨步道雨中漫步。行到闻名的菲律宾市集,夜色开始降临,市集里正灯火通明地上演一场热热闹闹的美食江湖,各种海鲜料理摊档炉火纯青,爆炒慢炖、镬铲声叫卖声响成一片,把我和老公吸了进去用餐。 吃饱喝足出来一看,天色已经全黑,雨还未歇。打开伞正准备往回走,才踏上步道,迎面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孩,浑身淋了个湿透,带点怯意来到我面前,扬了扬手中的一包零食,问我要购买吗。我见这大冷的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满大街兜售零食,心生不忍,见他另一只手还挽着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五六包零食,便环顾四周,看有没有大人在附近照看。没有。海岸上稀稀落落的人,只不远处有一对看似姐弟的孩童,也是各挽一袋零食、也是淋成落汤鸡,正朝我们这里观望。 我询问眼前这位零食“小”贩:“阿迪,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家人呢?”他那双大眼睛上两排又长又卷的睫毛,落满了晶莹的水滴,小小声答:“我的妈妈在仙本那,我和婆婆一起住。” 心中长叹一声。又是一个不受命运善待的孩子。我知道这些孩童并不是本国公民,他们没有身分证,上不了学,家人终日忙于生计,无暇照料,于是这些孩子便沦为街童。有的街童拦车乞讨,有的街童随街兜售。而这些街童的背后,往往都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把持。 即便明知有人利用这些孩童高价兜售,从中牟利,我又于心何忍让眼前小小的他失望?便询问他多少钱,他说3令吉。老公二话不说掏钱付款。钱一过手,先前站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那对姐弟立马冲过来,小男生如法炮制,高举零食央我购买。老公知道我心肠软,附耳制止说这样买下去恐怕会没完没了。 我心想,既然已经出手,咱就再买一包吧。手伸到小男孩的袋子里挑了一包,付了钱就要离去。那年纪稍大些的女童见我要走,马上从她手里又推过来一包零食。我一愣,心中起了小小的反感,把零食推回去说,够了,我不买了。 她说:“你已经跟他们买了,也要跟我买。”接着又把手中的零食推到我怀里。我不肯就范,又把零食推了回去。就这样,我们两个一大一小,像耍太极中的推手,一包零食在我们的手中轮转过来又轮转过去。雨滴滴答答地下,老公在一旁撑伞,两个小男生睁大了眼睛全神贯注。 我并不生气只是心疼 后来,那包零食在推推搡搡的过程中掉在了地上。 小女孩哇哇放声大哭。边哭边重复同一句话:“你跟他们买了,却没跟我买。”我硬起心肠,正色道:“我不会再买了,如果你不肯把零食捡起来,我是不会付钱的。”她知道不再有希望,便止住了哭,原本悲切的脸庞,瞬间如变脸般换成一副凶相,恶狠狠地朝我一连串咒骂。 天晓得在这咒骂声中,用字何其恶毒,但我并不生气。不过是一个被生活逼急了的孩子,我更多的是心疼、不忍、怜悯,又怎么会跟她一般见识呢?而我,这个城市的过客,几天之后便将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与她不再有交际,但这些可怜的孩子,不知终将被这个社会和命运带往何处。真心希望将来某一天再次相遇,他们贩卖的不再是同情,而我,不再因为这种变相的乞讨而心慈手软,助长这股歪风。 整理一下思绪,我一言不发,转身,头也不回快步离去。身后爆响起那两个小男孩,眼见同伴落单而毫不留情的哈哈大笑。
3星期前
(新加坡17日讯)新加坡公众申诉在当地商场看见妇女乞讨,于是好心给了4元(新币,下同;约14令吉)让她买食物,对方却到消费昂贵的咖啡馆喝饮料和吃8.5元(约29令吉)的蛋糕。 《新明日报》报导,乞讨妇女解释自己因为没有钱吃饭才乞讨,并表示去咖啡馆消费没有不对,她没有欺骗任何人。 有公众在网上申诉,称自己前天在新加坡家商场遇到一名讨钱的妇女。 贴文写道:“她可怜巴巴的要4元买食物吃,我看她可怜,就给她钱,没想到她马上到附近一家消费昂贵的咖啡馆买了饮料和8.5元的蛋糕吃。” 这名公众也说,当时有另外一名女子告诉他,这名妇女也向其他人乞讨。 “我知道不能完全怪她,毕竟是我们愿意把钱给她的。不过我希望可以提醒他人,不要也被她可怜的样子骗了。” 《新明日报》记者昨日走访有关商场,在商场入口的服装店里看见妇女。 妇女走出商店称手机在家充电,因此要求借用记者的手机打电话给朋友。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66岁妇女随后承认,去年起便开始在商场乞讨,而她之前担任接待员,不过近几年已经没有工作了。 “我因为没有钱吃午餐,才向路人乞讨,希望他们可以给我钱吃饭。不过,我不觉得去咖啡馆用餐有什么不对,我也没有欺骗任何人。” 她说,本月15日下午向数人乞讨后,终于有足够钱到咖啡馆用餐。 “我用餐时,有一名女子一直看着我,后来还骂我说我骗了别人的钱。经过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不再乞讨了。” 妇称丈夫有钱但小气 每天生活费仅10新元 妇女声称自己丈夫很有钱,但对她非常小气,每天给她不到10元(约35令吉)的生活费。 “有时候他不给我任何生活费,我只能向其他人乞讨,不然就会饿肚子。我有1儿1女,女儿十分优秀,但与她关系很差,因此也不会提供任何经济援助。 “我的儿子有自闭症,现在露宿街头,我丈夫跟女儿不让他回家,所以我也不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附近店员:没见过她讨钱 附近店员表示见过妇女,但并不知其乞讨之事。 咖啡馆员工表示,由于每天有许多顾客,因此对妇女没有印象。 “她从来没有向我们要过钱。” 丽娥(39岁,豆花店员工)透露,自己之前经常见到这名妇女。 “我从去年就在商场附近见到她,她脸上好像经常有化妆。不过,我没有见过她讨钱,她也没有来过我们的店。”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9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