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亚洲货币基金组织

5月前
6月前
8月前
今年5月举行的东盟峰会针对两大备受热议的课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即缅甸危机以及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构想。 报道:张家威、傅思敏 照片:受访者提供、档案照 今年5月举行的东盟峰会针对两大备受热议的课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即缅甸危机以及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构想。 缅多次缺席东盟峰会 缅甸危机一直是区域内尚未能和平解决的棘手问题。东盟主席国的轮值从汶莱到柬埔寨,再到印尼,各成员国无不积极在想办法与缅甸军政府沟通,但缅甸态度强硬,成为大家口中的“坏小孩”。多次缺席东盟峰会的缅甸,有可能被“逐出”东盟吗?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推翻在2020年缅甸国会选举中赢得选举的全民盟政府,废黜昂山舒吉等民选议员,开启了一个动荡的时代。即便在两年多后的今天,残酷的军事政变引发的暴力仍在缅甸持续。 在印尼纳闽巴霍举行的第42届东盟峰会上,缅甸暴力问题依然是重点之一。缅甸军政府未能结束暴力并确保人道主义通道安全,令致力于推动缅甸重返和平进程的东盟国家倍感挫折。为了惩治缅甸,东盟不邀请缅甸军政府领袖敏昂莱出席峰会,一些东盟国家甚至不留情面的谴责和批评内必都。 贝尼:对缅惩治力度空前 泰莱大学国际关系社会科学(学士)项目主任贝尼(Benny Guido)表示,东盟对缅甸的惩治力度是“空前”的,碍于东盟“不干涉内政”原则,这个区域组织鲜少采取强硬措施。 缅甸军政府无视东盟化解缅甸危机的倡议,拒绝接受东盟特使,而上月在缅甸展开人道救援工作的东盟车队遇袭后,要求将该国逐出东盟的呼声越来越高。 尽管有损东盟颜面,但东盟绝不会放弃缅甸,而后者也不会离开东盟大家庭。 东盟长期主张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相处,若逐出缅甸,将有悖其原则。东盟领袖也意识到,此举对化解缅甸危机衍生的问题(如难民潮、跨国犯罪)无济于事。 贝尼指出,东盟寻求共识和求同存异的原则也令缅甸被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说,考虑到一些东盟国家缺乏自由民主和东盟秉持的“东盟方式”(ASEAN Way),很难对缅甸采取强硬行动。 缅需东盟平衡外来势力 与此同时,缅甸也需要东盟的支持以平衡外来势力的影响力。有迹象显示,缅甸军政府夺权后与中国和俄罗斯渐行渐近。 贝尼认为,缅甸领导人敏昂莱肯定不希望一面倒向上述两个大国,让缅甸未来在对外政策上受到局限。 “五点共识”成效微 随着东盟主张“五点共识”和外交接触应对缅甸危机,但缅甸继续摆出强硬姿态,令成效微乎其微。 贝尼表示,东盟目前能做的也只是“以和平为目的”的政治施压,尽可能争取缅甸避免向民众施暴,做一个“负责任的政府”。 缅甸军政府宣称在今年稍晚举行大选,但批评人士警告,不要对当局“还政于民”的承诺抱有幻想。 针对选举会否成为缅甸突破困境的方案时,贝尼回应称,军方将竭尽所能保住权力,即便支离破碎的反对派最终赢得选举,军方也会设法阻止他们执政,就像邻国泰国的情况。 5点共识: 黄锦荣:4大原因“无需设亚洲货币基金” 我国首相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在第42届东盟峰会开幕及全体会议上发言时,再次呼吁设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MF),以加强区域经济独立及安全网。 事实上,这不是安华首次提出这项建议。他早在2月10日于泰国曼谷出席大马-泰国商会主办的东盟未来讲座会发表主题演讲时,提议重新探讨建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设想,又于3月30日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时公开建议设立AMF,以便无需再依赖美元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他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对设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表示欢迎,并有意做进一步的磋商。 亚洲货币基金组织是日本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所倡议的设想,却遭到美国反对,加上中国保持沉默的情况下,该设想至今仍未能实现。 尽管这项建议多次被提及,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经济系教授黄锦荣博士却认为,如今已无设立AMF的需要。 亚洲外储冠全球 他接受本报询问时表示,他是基于4个原因提出上述看法,其中包括目前亚洲区的外汇储备,是全球最大的。 “全球持有的外汇储备,不管是美元资产还是欧元资产,最大的其实就是在亚洲,日本、韩国、中国,也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台湾。 “第二点是,我们不再有捍卫汇率的需求。”他解释,在1997至1998年时期,大家会对汇率的波动感到恐惧,但目前的情况已不同于以往,国家银行在看待汇率波动时的政策思维已有所转变,也无需动用到大量的外汇储备稳定汇率。 第三个原因则是因为在这个区域内以本地货币印发债券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他说,当债券是以各国的本地货币来定价和结算,基本上不会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一夜之间债务成本暴增,应付不了而出现债务危机的课题将不存在。” 现有政策已可应付危机 他继指,另一个原因是在亚洲金融危机后,各国皆采取措施加强区域的流动性,包括签署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以及东盟10国与日本、韩国和中国签署清迈协议(CMI)。 “这些协议基本上在亚洲金融危机过后的25年内都不曾使用过,因为没有需要,既然是这样,在现有的政策框架下已足以应付危机。” 该由谁主导?AMF或因地缘政治受阻 “最实际的一个考量是,谁会主导这个亚洲货币基金组织?”黄锦荣直言此设想并不可行,因为设立AMF的最大障碍就来自于地缘政治。 他以国际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为例,这些组织都有特定的一个领导者提供政策资源,因此,若要设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区该由谁来主导和提供政策上的资源?这本身就存在争议。 他补充,即便美国不在东南亚区域内,但想要把美国排除在外是不可能的。 “把美国排除在外的区域,这种组织其实没有太大的功能,更何况日本、新加坡和韩国也不会允许没有美国的参与。 “所以单纯从政治因素上来说,(AMF的设立)几乎没有讨论的空间。” 无法撼动美元地位 黄锦荣相信,就目前而言,AMF始终无法撼动美元的地位,因为美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也拥有流动性最强和最自由的金融市场。 “只要有这两大经济原因,基本上任何框架包括AMF,是无法撼动美元地位的。” 他补充,尽管中国从2004年开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但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占的比例还是相当低,其中关键在于中国没有超级自由的金融市场。 仅占全球贸易储备3%人民币难成主导货币 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高级研究员尚卡兰南比亚尔也表示,越来越多国家不想与美元挂钩,但也无法想象其他货币如人民币成为全球的主导货币。 他认为,人民币仍未被视为是一个全球货币,在全球贸易和货币储备中只占了各3%左右的份额。 “若人民币要取代美元,还需要一段时间。”他说,之所以会出现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MF)的建议,是因为我们无需再依赖IMF。 “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正在增长,到了2030年,中国预计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印度将成为第三大经济体,全球重心将转移到亚洲,很快会成为‘亚洲时代’。” 美或更鼓励亚太货币基金 不过,他认为,美国更有可能鼓励亚太货币基金,而不是AMF,因为美方更希望看到一个把太平洋国家涵盖在内的更广泛的框架。 返回发现东盟14期系列内容 深读东盟》促进经济一体化 10宣言壮大东盟 深读东盟》不得不懂“未来盟友” 东帝汶既近又远甸 点看发现东盟系列内容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