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佳节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柔佛靠近新加坡,马新经济发展巨大差距的工作机会和3倍汇率,造成柔佛大量游子在新加坡工作、居住。 游子将扣除必要开销所剩下的可支配收入,储蓄或者汇回在马的家人,带来较好的生活,支撑了广大层面的经济活动。 佳节甚至周末的回家,是游子们期待的时刻。 渴望家乡家人过得更好,让游子义无反顾的在新加坡努力工作。 明吉摩州议员办公室自2019年就开始了新春《回家》活动,从开始的简单现场挥春与黄梨花祭,扩大到今年涵盖三种市集与文化舞台演出、广袤黄梨园庆丰收与舞动汇演,而主题依然是“回家”。 居銮人在外地、海外工作或经商,新春长假必然携带妻儿回居銮,是一种<回家>精神。 游子回乡会关注地方发展,因此,我们新春《回家》活动也是在呼唤着游子们持续对家乡的关怀。 间隔一段时间回乡的游子也会注意到地方发展的进步。 “回家”活动的举办,不仅做为在地人民共同欢庆的平台,也带给游子们慰藉心灵的喜悦。 不是所有年轻人都会离乡背井,或者到新加坡等外国工作。 我们希望给在地青年带来更多发展机会。发掘家乡城镇的特色、寻找新的经济催化剂、探讨如何城镇振兴。 呼唤游子,也感谢游子飘零海外心系家乡,疫情后首次开放边境的新年,我们也在巴士站、火车站派发欢迎福袋给返乡搭客。 居銮新春“回家”活动不间断的连续举办,除了得感谢任劳任怨的筹委、志工们、联办团体花费大量时间筹备,也体现了大家不忘家乡的用心。 我们的筹委有在地的志工,经常下班或周末来进行各种构思、布置,也有好几位是在吉隆坡工作,但是通过假日回乡、网络会议讨论,共同利用“回家”为平台,给家乡尽一份力量。 这已经形成一个精神感召:持续六年的新春《回家》、持续五年的<黄梨花祭>,都见证了大家呼唤游子、汇聚点滴力量、建设家乡的情怀、用心居銮的精神。 在外的游子,在地的人们,1月26至28日的新春“回家”、28日的“黄梨花祭”,呼唤你的到来。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你今天好乖,我请你吃炸鸡。”据说这句社交媒体的放闪之言,让许多女孩留言表示羡慕,认为便是受到宠爱的体现,小友有感而发,表示这句话让她觉得不舒服,好像女人缺乏自主能力,只是宠物或小孩。这一句话也可以是“工作辛苦了。我给你点了外卖,记得好好吃饭。”她想要平等的尊重和倾慕,而不是上对下的恩赐。 她这一番感叹,底下留言有赞同,亦有觉得小事一桩,劝小友不必认真之类。不认同主流意见之人,难免觉得孤独,然而终究是选择,每个人不妨依据自己的需求,决定从众或走自己的路。小友在自家园地,清楚表达她期待的伴侣关系,我觉得很好啊。 伴侣之间的情趣言人人殊,彼此愉快就好,无须由外人界定。除了家暴,外人实在无须过度关心别人的家务事。爱自己不好吗?何必一直关心别人。 记得新婚之际,友人见到家人为我开车门,直夸他有绅士风度。我倒是无所谓,回说我可不稀罕。我不在意这类社交礼仪的规范,毕竟自己开车门并不费事。我遭遇不痛快、身体不舒服,届时家人关心我、服侍我就可以了。 不爱猜测别人的心意 我这人古怪,不易讨好,后来学会不期待家人献殷勤,对彼此都好。每逢佳节,社交媒体总有不少女子炫耀丈夫、男友致赠的花束、大餐或礼物,这些女子开心总是好的,但说实话我不羡慕也不想要。为我种花,直到盛放送给我,我会很开心。可是佳节送花送礼,只不过是跟别人同时抢购消费,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我喜欢阅读,可是别送我书,有时,我连自己喜欢什么书都不知道。以前不喜欢的书,后来很喜欢,或者相反,我都发生过,阅读喜好会改变的。书还是自己挑的才好。 不爱猜测别人的心意。我直接告诉家人我的意见,也要求他直接与我明说,我不想猜。毕竟像我这么笨的人,不善于接收他人的言外之意,倘若对方未直言,而我居然猜错了,沟通失误是谁的责任? 家人原本的表达模式相当迂回,吃了几次亏,不得不改变。比如逛街时,他曾问你要不要吃豆花,我直言不要,两人就走过去了。谁知他生闷气,后来我才发现他想吃豆花。为了此事我们好好沟通,我要求以后家人想要什么自己明说,以免再度发生豆花事件,我不吃连带他也没得吃。家人想吃豆花,我愿意作陪,可是当下未必也想吃。 少了猜测,生活是否缺乏情趣?嗯,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8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
“今年的粿条米粉还没吃呢。”此时心里默默想着。 脑海里仿佛有一个闹钟,在一年一度的新年前都会准时响起,提醒自己该完成属于自己的新年仪式感。没错,吃一碗粿条米粉,是我农历新年前特殊的开运仪式。 依稀记得这个仪式源于8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农历新年的脚步渐近,父母带着我和年幼的弟弟到新村的年货街采购年货。回家前,已逛得大汗淋漓的我们决定先安抚饥肠辘辘的肚子,因此在年货街众多档口中选择了一个顾客络绎不绝的面档,坐了下来。 10分钟后,一碗冒着热气的清汤粿条米粉上桌了,不管烫不烫嘴,大家都埋头狼吞虎咽了起来。吃着吃着,我的五官瞬间都开启了功能,嘴里的咸香、眼前磨肩擦踵的人潮、窜进鼻子里的烟火味、萦绕耳边的贺岁歌曲和因为空气闷热而在皮肤上形成的黏腻感,竟然拼成了那年新年最难忘的记忆。 隔年,我们依家里的惯例来到熟悉的年货街。采购完毕后,或许是命中注定,我们的眼光恰好停留在去年那一个面档,很自然地,我们又坐了下来。当时不嗜辣的我,不假思索点了与去年一样的清汤粿条米粉。一样的地点、一样的味道、一样的热闹,更加深了那一年的佳节气息。 不自觉地成了新年仪式 很快地第三年了,我的脑海不自觉浮现那碗粿条米粉,味蕾开始想念滑溜的口感和清甜的汤底,于是主动跟家人提议再回到那个面档,重温记忆。 就这样,它不知不觉成为了我的新年仪式感。只有完成了这项仪式,我才感觉那一年的新年是完整的。 直到4年前,我在外地求学无法回乡过年,但我依然心系这项“传统”,在当地买了一碗清汤粿条米粉。为了感受新年氛围,我选择不外带,就独自坐在摊位前,在新年歌曲的陪伴下度过新年前夕。 遗憾的是,去年我从家人那里得知,熟悉的面档不再营业了,而我记忆里的味道将永远定格在5年前。我和家人只好另觅其他摊位,但不变的是,我依然坚持点上一碗清汤粿条米粉。 吃着吃着,我才知道我为何那么执着于一碗粿条米粉,只因它承载的不仅是美味,还有亲情的陪伴和珍贵的人情味,暖胃,也暖心。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