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候鸟

我国人每每看见成群的鹭鸟,习惯说它们是候鸟。报章上经常也把聚集在树上繁殖的鹭群,称作“稀有候鸟”。这样的说法不太正确。它们是否为候鸟,得看看它们有无固定的迁徙行为。稀不稀有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得依照专业的研究单位数据来判断。 所谓候鸟(migratory bird),就是季候鸟,意思是只在特定季节才出现的鸟。在不出现的季节里,它们会远距离地迁徙到别的地方去。一般来说,迁徙的方向是往南或往北;迁移的目的,是为了取得足够的食物,也有利于避开冬天的寒冷;迁徙的时机,则是受到四季变化的影响。相对的,在特定地区长年都能够见得到、不做长距离迁徙,并且也在该区繁殖的鸟,则称为留鸟(resident bird)。 我国由于没有分明的四季,且大多数的候鸟都是来自北方,在北半球冬季前到来、春天后即离开,因此本地通常会把所谓的“冬候鸟”直称为“候鸟”。至于那些极少数在北半球夏天时来到,在我国繁殖,然后在北半球入冬前离开向南飞去的鸟类,本地的鸟类资料通常不把它们称为“夏候鸟”,而称之“繁殖候鸟”(migrant breeder),或把它们一并列为留鸟。(全文阅读) 更多相关文章: 吴咏駩/路边不起眼的小蝴蝶 吴咏駩/海羽星很美丽 吴咏駩/吃富贵花的夹竹桃天蛾 吴咏駩/又见候鸟迁来、北风吹 吴咏駩/好心做坏事  
1天前
我不是重仪式感的人,不过每当看见候鸟迁来、北风吹,夜间天气逐渐转凉,难免还是有一年过去的感触。 这一年来,我差不多每两个月外出考察一趟,其余的日子几乎天天呆在家,对着电脑工作。通常一个星期只开车外出一次,去采购生活物资。最近我连脚车也不常骑,不过每天早上和下午我都会去散步或跑步,每回走两公里半,希望能消除坐久的不适。 久而久之,住宅区里散步的人,大概都认得。仔细一想,才发现曾经也常散步的人,不知不觉少了两三位;新加入散步行列的人,也有好一些。如果他们向我举手问好,我也会点头回笑。但要是他们走过来和想交谈,我会紧张。 我没查过社恐是什么情况,若单从字面上来看,我或多或少是。比如收到陌生人寄来电邮,我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来消化,还要鼓起一点儿勇气才能回复。所以相较之下,我更喜欢走在马来住宅区那一段路。一来那里靠近稻田,绿意盎然,鸟儿和猫儿也多,二来友族同胞打起招呼特别友善,却鲜少会走近与我闲聊。 于是比起过去,我的生活圈子又缩小了一些,除了家人和工作,常联络的人,就只有一位爱耍剑且剑术高超的前辈高人。 今年,稻田的一角又被填上了土,或将建盖新的住宅。田中的高压电塔上,曾有一对黑翅鸢(Black-shouldered Kite)在塔上筑巢,可惜结果又像往年的黑翅鸢一样,经常想驱赶飞到电塔上的一只只乌鸦,却总是被“鸦多数众”的给打败。直到10月初北方进入秋季,迁徙游隼(Peregrine Falcon)再度来到,才让它们转移了目标,偶尔也驱赶游隼。今年飞来的游隼共有2只,有时成双出现,有时单一出没,不知是否与往年看到的是同样的两只……(阅读全文) 更多相关文章: 吴咏駩/好心做坏事 吴咏駩/睡莲芬芳美丽的致死陷阱 吴咏駩/海扇近在浅海吴咏駩 吴咏駩/蜂鸟鹰蛾与切叶蜂
2月前
焦点社区:峇株安南珍珠花园 (马六甲30日讯)美丽的自然界,敌不过人类的无情摧毁!飘洋过海而来的候鸟,也逃不过家园被发展所毁的悲剧… … 峇株安南珍珠花园的候鸟栖息地,曾是各地人士观赏及拍摄候鸟生活的生态旅游景区,但这种自然生态之美维持不到两年,却随着开发工程的向前推移,候鸟数量不只马上锐减,鸟鸣声也凭空消失殆尽,令人感慨! 有关发展工程今年开始在外围进行,近月更是深入开发当地树林,包括填土工程,并在以往观鸟的地点堆放了大量建筑材料,如今外人能看到的只有湖泊和远处稀疏的树林,但再也听不到候鸟发出的热闹声音。 廖廖可数候鸟停留树梢 《古城》社区报现场所见,早上时段的候鸟数量和之前相比可说是“令人唏嘘”,肉眼所见不超过5只,那孤身只影停留在树梢,或者在水面附近及低空飞翔的鸟影,带来了满满的失落感和孤单感,仿佛在寻找昔日的朋友,同时更像是在追忆曾经的美好。 曾在当地拍摄候鸟的市民近日联络本报,希望为这片失去生命力的园地发声。 “要建起一栋栋的建筑物只需要数月,但要让成千上万的候鸟到来栖息,需要付出的是更多的时间;所以,当局没有好好保护这片大自然生态,没有规划去照顾远道而来的候鸟,非常可惜也非常短视。” 摄影发烧友:珍贵画面成追忆 爱好摄影人士们指出,不是每片湿地都能吸引候鸟到来,更何况这片土地已经让候鸟停留了两年左右,这不是金钱可以做得到的一件事,更不是任何发展所能够取代的一份重要资产。 “我们不久前来到这里,眼看湿地成了发展的土地,内心是崩溃的,州政府不懂得珍惜世间的美好,对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而言,失去的比得到的还要多!” 这片丛林湿地自2022年5月开始吸引候鸟前来,经过一段长时间后,超过3000只不同品种的候鸟聚集在此生活、觅食和繁殖,包括鹭类的夜鹭、峇鹭、池鹭、草鹭、牛背鹭、金眶鸻等,形成了一个候鸟宝地。 随着候鸟景区打开知名度后,许多家长带着孩子来观鸟,更有学前教育班学生来实地了解自然生态,而甲州旅游促进局更举办为期1个月的候鸟摄影赛,吸引全国摄影爱好者前来拍鸟,包括前部长丹斯里冯镇安。 著名纪录片导演拍摄候鸟影片 当时,刚好下榻附近906酒店的著名纪录片导演周汉塔,也被候鸟栖息地吸引,特抽空拍摄了一段候鸟的影片。 如今,这片候鸟的有爱天地在人类眼前慢慢消失,注意到此情况的市民纷纷感叹,在发展巨轮前进的威力下,成群候鸟的震撼画面只能留在追忆里,而老百姓如今也仅能够与候鸟无声告别!  
4月前
8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太平10日讯)每当季节转变时,便有许多候鸟飞来我国避开寒冷的严冬。但近年来,一些候鸟在天气转暖后,却因为食物丰富及天气变暖而没有飞回原生地,相反的选择在太平繁殖下一代。     在太平湖公园一带,每年接近年杪时,便有大批候鸟前往避冬,当中最常见的有白鹭及夜鹭,这些候鸟在3至4月间天气转暖后,便飞回原生地。     不过,近年来许多白鹭及夜鹭在飞到太平后,却选择在此“定居”及“传宗接代”,放弃了迁徒返回原生地。   白鹭“定居”竹岛   在太平湖西湖的竹岛,自2年前冠病疫情爆发及政府落实行管令期间,便成为了候鸟的栖息地,而当中以白鹭居多。   白鹭在迁徙至太平并栖息在竹岛的竹林后,便早出晚归,而当数百只白鹭在清晨陆续离巢觅食,并在傍晚归巢时,漫天盘桓的鹭影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也吸引了许多游人前来观赏百乌离巢及归巢的壮观画面。   太平动物园主管利祖安受访时指出,候鸟的选择在太平湖定居,已成了新常态,这是因为候鸟在此栖息,没有受到干扰,而且食物丰富。     筑巢安全 不受干扰或捕捉   他说,太平湖公园设立了雨树步行道后,途经环湖公路的车辆已大量减少,宁静的环境无形中适合许多本地及候鸟栖息及进行繁殖。   他表示,鸟类在太平湖周遭栖息或筑巢也相对的安全,因为人们不会进行干扰或捕捉,只是观赏及拍照而已。   “至于成为白鹭及夜鹭栖息及繁殖的竹岛,因为四面环湖,人们无法靠近,便成为了候鸟栖息、筑巢及育幼的最佳所在。”   利祖安说,在过去,候鸟前来太平避冬后便会飞回原生地,但近几年来却一反常态,留下来的候鸟却愈来愈多。   靠近海岸线 食物丰富   他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太平也靠近海岸线,候鸟经常飞到十八丁及瓜拉牛拉一带觅食,或在附近的河流也可以寻找到丰富的食物。   “另一项造成候鸟不回归的原因,相信是全球变暖,使候鸟选择留在太平。”   他说,目前栖息在太平湖竹岛竹丛中的白鹭及夜鹭,当中有本地及避冬的候鸟,数目多达800只。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