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球化

5月前
6月前
7月前
8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日前【星云】请各专栏作者推荐两部好作品陪读者跨年,除了请作者们写几句推荐语,还建议大家若意犹未尽,也可将推荐理由写成专栏文章。雪仪的专栏停在了2021,但她很有义气地接受挑战,将推荐语扩展成了完整又妙趣横生的故事。【星云】欣然以此开年,欢迎各位览阅——   我想请你们也看看《我们这一家》,就是长得像人面鱼,好朋友像孔刘的花妈妈。 在备菜,摘菜的时候,用耳朵看花妈妈,笑得我差点把手切断。 在《新我们这一家》12集B〈妈妈,靠直觉生活的原始人〉里,女儿橘子央求买一台智慧型手机,列举总总好处—— 橘子:智慧型手机照相会更清晰喔! 花妈:回忆应该要烙印在心里,这样才能随时想起来,才能随时随地加工和美化。 橘子:可以随时问智慧型手机问题,它都会秒回答。 花妈:这有什么难的?邻里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去问附近的猫还有乌鸦。跟动物对话不是也很好吗? (到这里橘子差不到震撼到快裂开。) 橘子连输好几个回合后最后挣扎:有了智慧型手机,就可以跟世界各地的朋友联络,互相分享生活点滴啊! 花妈:哎哟,联络这么多是要干什么啦?!这样不就跟纳豆一样,要是跟世界各地的朋友全都联络起来,整个地球都牵丝了啦!到时候地球一定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最后花妈妈披着兽皮尽情地奔跑在无垠的草原上。(狼嚎) 关于花妈妈提出地球像纳豆一样牵丝的问题,让我们来读纳杨.昌达(Nayan Chanda)著作《全球化的故事:商人,传教士,探险家与战士如何形塑今日的世界》。 书一开始用基因科学追溯人类的起源,越来越多证据让科学主流倾向人类原始于非洲。从那里人类开始一边打猎一边采野果,慢慢地漫漫地越走越远。 有趣的是,从DNA溯源人迹先至东南亚再往中国,日本,朝鲜迁移。错开了时光这和水稻的路径相同,也和satay到沙茶(Teh)的路径相同。 我在台湾吃到沙茶酱和在电视里看到厦门有一个马六甲,觉得新奇且困惑。 原来当人类从东南亚走到中国以后,几万年后又从中国沿海来到东南亚或工作或经商,再带着南洋的五脚基和沙爹酱回到故乡,二战后一部分又随蒋落脚台湾,完成了沙爹到沙茶的迁徙。 从无意识的迁徙到有目的的航海之间,人类驯化了马和无花果。希腊船员在航海时发现了季风,开启了季风贸易。阿拉伯商船寻找着丁香,胡椒的香气味趁着西南季风来到满刺加(马六甲),在东北风气起的时候满载回航。 后来中国发明了帆和更先进的造船技术,船身容量更大。明史学者说,永乐皇帝派郑和渡海远征有“显示权利和财富,满足他的虚荣心”的目的。 我们一起面对福祸 郑和的舰队在海上威风凛凛地航行,还从非洲把长颈鹿运了回去。 从珍稀的香料,棉花,瓷器开始,人类最终将目光落在人类身上,开始了贩奴的航程。人口贩子将人与布匹价值挂钩,把一个人剥削成了一匹奴隶。荷兰商人用印度靛染棉布到非洲换取奴隶,奴隶身上披着的棉布后来被唤作哀伤之布(Cloth of Sorrow)。 全球化渐渐成了一句粗口。 虽然今天我们已经挣脱了脚镣和手铐,人真的从此不被剥削了吗? 在《百年孤寂》里,当资本家把马康多变成了他们香蕉共和国时,那里的人们“总是处于不停的摇摆与犹豫之间,一会高兴,一会失望,一会百思不得其解,一会疑团冰释,以至于谁也搞不清楚,理想与现实的界限究竟在哪里。” 直到现在,咖啡豆共和国,巴西莓共和国,牛油果共和国……各式各样共和国里的人们依旧活在摇摆与犹豫之间。 全球化的故事像一次倒带,从空气的震动去寻找蝴蝶,从岸上的贝壳去寻找拍过的浪。这整个牵丝的全貌大概只有上帝的视角才能俯瞰完整吧。 书的原名叫Bound Together,比起连结在一起,我更倾向于绑在一起,这更宿命,预示我们已经这样了,未来的福与祸我们都不得不一起面对。正在经历的疫情便是切身的范例吧。 新的一年,但愿我们都拥有花妈妈的智慧,或在一碗牵丝的纳豆中找到一个安适的位置,或在无垠的草原上披着兽皮狼嚎, 同时也能拥有一位长得像孔刘的好朋友,哦耶。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