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創校

陈维光:英籍园坵经理遭击毙 棕榈园深处“隐藏”着一所“故事如电影情节般”的华小…… 很久以前,一名英籍橡胶园园坵经理被“暗杀”身亡,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原本与华教扯不上半点任何关系的事,最后竟演变成一所华小的诞生。   吉打州华玲县㐷佬培智华文小学,1954年在特殊情况下创立。   据退休董事长陈维光说,当时是在紧急状态期间,这名英籍橡胶园园坵经理某日归途中遭埋伏被击毙,之后传出风声,指下个目标便是巴林园坵的英籍总经理劳勿氏。当时园内驻有300大军,却难保总经理性命。   陈维光获得消息后漏夜通知劳勿氏,劝他马上辞职回国,但劳勿氏认为他是从英伦受聘而来,尚若辞职不仅失业,也违反聘约。   陈维光当时便提议劳勿氏在园坵内创设一所华小,不分年龄与性别招收割胶工人子女入读,而学校全部开销一概由园坵负责,届时陈维光便可以对外大事宣扬,称“此英人非彼英人也,劳勿氏爱护华教,不得伤害”。   劳勿氏退休后才返回英伦   劳勿氏将此事电告吉隆坡总部后,总部隔日便派代表专程前来与陈维光洽谈开办华小之事,短短数月,培智学校终创立起来。学校的一切开销包括聘请教员,学生课本及所有杂费等,一概由园坵负担。   当年,由陈维光担任学校董事部主席,并连任20余年,对培智学校贡献甚大,是建校功臣。据称劳勿氏大难不死,一直服务到退休才返回英伦,每年农历新年,必从遥远的英伦寄来大红包给陈维光答谢救命之恩。 最初是园坵私立小学  陈维光说,原计划是在㐷佬街场内建校方便学生上学,承包商因利益关系,将学校改建于郊外约一英里处(即原有旧医院院址),致使学生每天清晨须长途跋涉才能到达学校上课。   该校最初是一所只有6间教室的园坵私立小学,没有政府津贴,之后在新教育政策之下转为政府学校。   首任校长何顺欢   首任校长何顺欢与夫人同在学校担任教职,夫唱妇随,服务至1973年底。何顺欢后来被调至麻不来另一所学校就任,校长空缺便由杨满枝校长填补,后者于1974年1月1日走马上任。   杨满枝掌校之初正值多事之秋,曾收到恐吓信,更曾在汽油爆炸事件中被灼伤,但他不曾向恶势力低头,更不会与恶势力同流合污,不为五斗米而折腰。   在校短短6年服务期间,他便得到全村人拥戴,而学校建设发展方面也有了很大改善,前后增设了一座教员宿舍与工人宿舍,一座洋灰夜灯篮球场,一座长达70尺的看台,一座拥有4间厕所的现代化建筑物,一间发电房,一座脚车停放处,3个单位汽车停车场,5条大沟渠,一条柏油路通至学校,并扩大校地及围篱,扩充学生游戏园地,种植花木,全部开销逾7万令吉。在当年,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杨满枝校长1979年10月1日调升至西岭学校掌校,续由黄益君校长递补其空缺。   (上述资料取自《乡下人语》一书(1981年出版),作者是杨满枝校长)     经过风雨摧残 学校破旧不堪    “后来呢?”   记者饶有兴趣地向现任校长萧志敏追问后来的故事。   他说,经过数十年岁月风雨的摧残,这所50年代建成的学校,如今已破旧不堪。   楼梯上和地面的石阶裂纹又大又深,因为是老式的砖木结构,校内几乎所有的木制橱具、门框等,皆有白蚁的蛀痕。   大部分珍贵的历史资料自然被那可恶的白蚁,蛀蚀成为破烂的废纸。只能靠前人口述,尽可能地还原历史。   远处一所独栋且相当破旧,大门紧锁的资料室吸引了记者的目光,本要求萧志敏打开资料室一探究竟,可他却说:开门时就会看到蛇从门上掉下来,记者立即打消了念头。       萧志敏:全盛时期有200学生    萧志敏2017年调升到该校掌校。他说,从董事们口述历史的片段中得知,该校全盛时期约有200名学生,辉煌时期还曾在篮球场办过教师节,宴请整个甘榜人出席。   “当年有许多来自怡保的华人在这里工作,之后索性留在这里建房子,落地生根。当年有两条街道也有戏院,非常热闹,一次意外大火烧掉整排店屋后,便开始走向没落。烧掉的店屋没有重建,也不再有发展。”   后来因为乡下年轻人特别是华人严重外移,致使该校失去学生来源,逐年减班,成为“迷你”小校,甚至到后期要靠巫裔学生来撑局。   目前只剩下10名学生,即2名华裔及8名巫裔。未来也几乎完全没有新生来源,频临自动关闭的厄运。 新校舍料明年新学年启用    董事会为了多保留一所民族教育堡垒,挑担华教薪火承传使命,因此在大约10年前,决定搬到大年,之后获得一屋业发展商热心捐献一块位于大年法庭附近的6.3英亩地皮,作为建校用途。 早期捐校地的发展商是AMBANGAN HEIGHTS,后来,AMBANGAN HEIGHTS所有地皮被挂牌公司—房地产发展商东盈(OIB)收购,OIB维持捐校地的善举。阿曼再也广场便是OIB的家族生意之一。   OIB与迁校/建校委员会2014年达成协议后,校方在2015年便拿到迁校批文。校方于2017年开始筹款,2019年1月29日动土,去年竣工。   校方原打算今年1月1日迁入新校舍,但疫情及行管令影响到工程进度,以至于3月21日的新学年开学,也来不及启用。目前需等候各政府部门批准入伙准证后,才能开始装修工程,相信来得及于6月或9月间开课,唯县教育局鼓励校方明年(2023年)3月12日新学年开学时才启用。     新校舍可容纳400名学生,目前已有家长主动向校长咨询情况,表示有意将孩子转到新学校就读。     现址校舍将走入历史    培智华小位于大年的新校舍已经完工,这意味现址校舍将很快就要走入历史。 仅剩的10名学生并入附近的其他国小,而学校的教师,部分调派到他校任职。   萧志敏说,巫裔家长曾向他表示,之所以将孩子送来华小就读,因为华小注重学生纪律,且华小巫裔生未来出路会更广。随着学校搬迁,也意味着原本在该华小就读的巫裔学生也失去了在华校学习中文的机会。最近的华小有6至7公里远,对于甘榜小孩,那是较远的距离。       校工当自己家守护学校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皆是故事,也都离不开“他”。   萧志敏说,学校入口处的小石子道,校墙上的中文训言,供学生等候的小亭子及亭内磁砖四方桌等,都是校工阿杜拉扎的“手笔”。     阿杜拉扎把华小当成自己的家来守护,建凉亭、磁砖四方桌及小石子道所需要的建材,也是他去建筑工地向他人讨来,再自己东拼西凑改造而成的。 他说,只要有需要修缮的地方,阿杜拉扎会主动请缨去修缮且不额外索取分文。其淳朴热情,不斤斤计较个人的得失的行为,也赢得老师们的尊敬。   他说,学校搬离棕榈园后,也会为阿杜拉扎另寻出路,包括将他推荐给附近的学校。   阿杜拉扎6年前因健康问题,辞掉司机工作到该校当校工。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