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升息

4天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总的来说,虽然国行没有升息,但是天哥认为,随着美国的升息潮已经或接近结束,马币的最坏时期算是过去了,接下来美国的资金会开始回流亚洲和新兴市场。 如果有比较留意财经界新闻的朋友,相信在不久前已看到马币不断贬值,从年头的一美元兑4.4马币左右,一直飙涨到兑4.8美元左右;也从年头的1新币兑3.3马币左右,一直上升至刚刚不久前的3.5马币左右。网络上就出现了许多骂声说,国行为什么不升息?到底要马币跌到多少才愿意去行动?其实为何网络上会有这样的说法,希望国行去升息呢?升息是否就会对马币带来帮助呢?今天天哥就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这个课题吧。 升息会否对马币带来帮助? 就经济学而言,升息确实会为货币的走势带来一点帮助,为什么呢?我们就用普通人听得明白的一种说法来解释:首先当一个国家的利息更高——如果你是外国人,你国家的利息是2%,但是邻国的利息是3%,先考虑货币是不会升跌的情况下,你会继续放在2%的定期存款,还是跑过去邻国存3%的定期存款呢? 或许你会说,哎呀我才放几千块,其实没差。但是对于那种动辄以单位“亿”来计算的国际基金来说,差别就会很大了。而如果他们要把钱放这里的定存,最起码也要先换成这边的货币吧?那么自然而然的就造就了供求关系出现变化。高利息国家的货币需求就变多,变相就帮助到这边的货币会走强了。当然,真实情况不会是因为利息高就跑过来放定期存款那么简单啦,这里只是用一个普通人听得明白的一种说法而已。真实情况下他们会考量的是该国的股市债市等许多不同因素,又或者借贷低利息的贷款跑过去高利息的国家获得收益等等手段,那个就是后话了。这里要带出的信息是,升息确实会对国家的货币有少许的帮助就是了。 经济绝非1+1=2这么简单 但是……但是……但是……为什么说三次?因为真的太重要了!经济绝对不是1+1就等于2这么简单,即便国行真的像网友说的那样在刚刚这一轮议息期跑去升息,其实未必就能带动马币走强。因为马币是否走强,除了大马是否升息外,也要看我们的对手的利息多少才是关键。以美国为例,目前美国的利率介于5.25-5.50%,大马的隔夜政策利率(OPR)则是3%。即便大马真的加息1至2码,天哥认为其实并不至于为马币带来太大的帮助。我们再用普通人听得明白的说法来解释一下: 假如你打算从下面两项投资产品中选择一项来投资:一个是由银行提供回报的项目A,有5.25%回报;另一个则是你的远房亲戚提供的项目B,有3.5%的回报,那么你会选择哪一项呢?正常情况来说,大部分人应该会选择由银行提供回报的项目A,毕竟一来更有信誉,二来回报也更高对吧?所以来到大马和美国的情况也一样。美国的利息早已经在5.25至5.50%了,大马才3%,再怎么升也是去到3.25至3.5%而已,竞争力明显是被比下去了。而且美国是国际大国,马来西亚则只是东南亚里面的一个周边小国,在品牌上也输一大截了,所以调高那一点点基本上是于事无补。 若国行继续加息 我国经济恐遭拖累 [vip_content_start] 而且关键是,如果大马继续加息,那么就会加重借贷者的负担,每个月的房贷什么贷供款又需要增加,间接就会导致大马的经济被拖累。加上目前大马的通膨率也已经来到了近几年的低点,所以如果要问天哥的看法,国行这一次继续按兵不动,其实已经是最好的决定了。而且事实也证明了国行这个举动是对的,毕竟在前几天,马币忽然好像吃了药那样,一下子就冲到1美元兑4.64马币左右的位置。 国行不升息 马币何以忽然变强? 可能大家会觉得为什么那么奇怪?这边说马币不吸引人了,那边国行又几乎没做什么,但是马币却忽然变强?到底理由何在呢?其实答案并不复杂,就好像上面说的那样,主要看最关键的主角,也就是美国。虽然美国也是在刚刚这一轮的议息阶段按兵不动,但是这其实就是向市场释放了一个信息:美国的升息已经接近尾声了。毕竟之前是有30%左右的分析师预测美国在11月的这一轮议息会再升1码,但是最后却维持现状,这对于市场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 其实这变相来说,意味着最大的“对手”已经“不玩”了,那么供求关系上自然就会产生变化,亚洲各国甚至是马币,自然也开始变得更强了。虽然马币对比其他各国变强的幅度更大,这自然也是之前马币贬值得最多的缘故。所以这就是天哥所谓的,在经济的角度,1+1未必就是2,不能用一条简单的道理完全说通经济,也不能单单说只要升息马币就一定能走强,不升就一定走弱,因为还要看很多其他的因素。 如何看待马币未来走势? 而如果本身是受到马币强弱影响比较大的民众,例如即将出国旅行的,或者本身是有做外贸生意,非常注重货币汇率的,又该如何看待马币接下来的走势呢?当然,天哥本身说的没啥参考价值,不过大华银行的分析师就有做过研究。他认为美元在年底兑马币的合理位置大概介于4.70,而明年的第一和第二季则分别是4.55和4.48。当然这个估算大概是在半个月前的,随着美国确认不升息的话,按理说马币会稍微更强才是,至于强多少,大家就自己预估了。 总的来说,虽然国行没有升息,但是天哥认为,随着美国的升息潮已经或接近结束,马币的最坏时期算是过去了,接下来美国的资金会开始回流亚洲和新兴市场。除了国家的国币之外,其实对国家的股市债市也是有一定的帮助。虽然天哥没有做外贸生意,但是作为投资者,一个国家的汇率好不好,其实也间接影响到人民的生活素质和投资市场。希望接下来的推算都准确吧,那么大家都会有一个更好的2024年了。共勉之吧!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那么,你要企业放弃他们的外币存款吗?这很难。他们会和你说令吉贬值,他们是无奈之举。但事实上,他们的大量外币存款也是抑制因素。所以,这成了一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唯一能够打破这个困局的人,就是政府。 年初至今,我们度过了各种风波,有矽谷银行以及其他小型银行破产、瑞信银行也陷入财务危机而被政府强制卖给了瑞银集团、我国的六州选举、美国信用评级被惠誉机构调低一级、中国房地产危机、美国政府第N次出现停摆危机,到现在的以巴冲突……说实在的,这些事件里,要说真正重大的,估计就是矽谷银行以及中国的房地产危机(至少截稿时,以巴冲突的范围还没进一步升级),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去年美联储激进升息般重要,因为那是改变整个大环境的重要变数。 而上个星期,美联储和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在举行货币政策会议之后,都如市场预料的没有加息。那么,接下来,还会升息吗?以下是我目前的一些猜想: 美国的高利率环境会维持在这个水平更长的时间。目前,市场预期显示美联储在明年5月和6月之间宣布降息,到了年末会降低大约100个基点。当然,市场预期归市场预期,美联储是不吃这一套,至少从2022年初,这个市场预期就不怎么准。 美国企业在2024和2025年会有大量的融资需求。据高盛集团预测,美国企业在2024年以及2025年会分别需要融资7,900亿美元和1.07兆美元,相当于现在企业债务的16%。而这些重新融资的债务会让企业债务的平均利率比2023年分别高出10个和30个基点。这看起来不多,但也足够冲击企业的资本开支和员工成本。 明年总统大选 美联储会否降息? 那么,美联储会不会降息呢?因为明年就是美国的总统选举年,所以很多人认为白宫是有那个诱因让美联储稍微降息来粉饰一下市场表现。但,我觉得这个做法比想象中来得复杂。因为在美国,并不是全部人都会把钱投资在股市里,这使得许多美国人认为美联储每一次降息都是在帮助那些拥有股票的有钱人变得更加富裕,进而加深社会矛盾。故此,美联储降息对一向以“帮助穷人”形象著称的民主党来说,未必是加分项。 我们不能忘记,包括美联储也不会忘记,他们升息就是要抑制通货膨胀率。他们猛烈升息,好不容易把通膨率从2022年1月的7.48%压到现在的3.70%。你要鲍威尔降息,相当于美联储前功尽弃,自打嘴巴。而且,如今以巴冲突的规模是没有进一步扩大,万一这个冲突规模升级,谁也不知道高油价会不会引发下一波的通膨危机,所以美联储是万万不可大意(话虽如此,但要重演70年代时期的因中东国家禁止出口石油的石油危机是不怎么可能,因为石油收入对中东国家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若美联储不降息 马币恐继续贬值? 说了这么多,有些关心经济话题的读者可能已经意识到,如果美联储不降息,那么马币岂不是要继续贬值吗? [vip_content_start] 的确,如果美联储不降息,美元兑令吉的汇率可能还是会停在高位。就好像当初美联储实行货币宽松政策时,美元兑令吉的汇率就一度跌至3.30这个水平。 然而,要知道那个时候的令吉之所以会这么强,另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受到马来西亚的投资潜力所致。而如今,我国经历了长期的政治动荡,外资还没有完全恢复至以前的信心水平。当然,你要说政府官员在最近的以巴冲突事件里,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来捞取政治资本的行径,就真的是让人摇头叹息。不过,我并不认为外资会被这种事情吓跑,因为那些跨国企业的核心管理层比许多人都来得精明,他们还是能够辨别“政治作秀”和“政策执行”的差别。 企业大量外币存款 令吉贬值 先有鸡或先有蛋? 另一个原因则是企业。凡是有涉及海外业务,不管是进口还是出口,只要他们需要动用到外国货币的,几乎都选择把大量存款留在海外,而不是兑换成令吉。这个从国家银行的数据就可以看到,外国货币存款里,企业是占据大部分,而且这个比例从2022年初就开始了。 那么,你要企业放弃他们的外币存款吗?这很难。他们会和你说令吉贬值,他们是无奈之举。但事实上,他们的大量外币存款也是抑制因素。所以,这成了一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唯一能够打破这个困局的人,就是政府。虽然我是崇尚小政府作风,但无奈我们的政府就是喜欢做大政府的角色,而且还做得不怎么样。最最最重要的是,那些手中掌握大权的官员们(不管是政客还是官僚系统)都不具备商业头脑,反正也不在他们的KPI里。 这一点,确实是我国的难题。
4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