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华裔选民

2天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雪兰莪州公布的新任行政议员当中,大部分由巫裔担任,只剩下2名华裔,此举被认为是为了对抗国盟,降低巫裔选民的不安。 继团结政府之后,华裔选民再度被牺牲,只为了不要让伊斯兰党上位。 实际上却是,无论哪一个联盟中选,华裔选民都是被牺牲的那一群。 所以,华裔选民的牺牲还能到什么底线呢? 行动党不仅是雪兰莪州最大党,还是全国国会议席中最多的,然而却不是当权的那一派。 那一句”当家不当权“,不就是行动党现今的最佳写照吗?而行动党在抛出”当家不当权“这句话的当年,马华的议席有比现在的火箭还要多吗? 为了不要让国盟执政,华裔选民被迫接受他们口中”贪污腐败“的巫统;现在为了不让巫裔选民不安,将华裔的行政议员名额减少。 未来,华裔会不会作出更多的让步和牺牲?华教、宗教信仰、生活习惯? 民主制度最简单的概念,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而马来西亚的华裔人口逐渐下降,当然就不可能要求得比巫裔更多。 华裔选民大部分都很理解这点,但要求被公平对待绝对是人之常情,难道选票不是票票等值吗? 在马来西亚,或许并不等值,就如同上面所说,即使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都必须做出非常大的让步。 华裔投票,最后可能就会变成了一种形式,即使投票是每个人的义务,但华裔在投票后仍然必须面对各种不确定性–你不知道谁会做政府,或者你投选的政党会跟谁一起组政府。 看看我们的邻居泰国,国会最大党前进党同样也面对无法顺利执政的窘境,他们并不像我们有著多元种族,但一样会有著政治分歧的问题。 所以,我国政治人物玩弄种族或宗教课题,可以说大部分是政治手段,即使100%的人口都是巫裔及穆斯林,他们一样会玩弄其他的课题来分裂选民。 拥有最多华裔选民支持度的行动党,未来是否能够继续说服选民妥协、牺牲?还是最后华裔选民选择不再投票,采取躺平的态度呢?   投稿须知: ■来稿可电邮([email protected])至本报新山办事处; ■来稿可用笔名发表,但必须附上真实中英文姓名、身份证号码、通讯地址与电话、电邮网址,以及银行帐号(汇稿费用); ■投稿内容不可涉及包括宗教、种族等敏感课题; ■字数限800字; ■编辑对来稿内容,有修整的权力; ■本须知若有未尽善处,本报有权随时增删之。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在过去的选举,大约95%华人把票投给希盟,特别是行动党。在伊党和土团党操弄种族及宗教课题的情况下,哪里还会有20%非马来人支持国盟? 安华政府在吉打举办的2023年昌明吉打集会及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掀开了6州选的序幕。但是,邀请乐坛天后西蒂诺哈丽莎演唱、设有丰富幸运抽奖,未必能够改变吉打马来选民倾向国盟的心态。 希盟及国阵要藉6州选证明“绿色浪潮”只是昙花一现,他们才是人民的首选,而国盟则要教训团结政府,不公平对待反对党,因此估计选情将异常激烈。 国盟致胜的如意算盘是用马来票辗压政敌,而执政阵营力求马来票回流及非马来选民的加持,维持3对3的均衡和不败局面。后者的合作未经考验,马来人是否接受巫统与希盟,特别是和行动党合作,是胜负的关键。 以种族结构来看,登嘉楼及吉兰丹的土著人口占绝大多数,分别是97.6%和96.6%,因此巫统与希盟没有能力挑战伊党的执政地位,但吉打华裔人口占总人口的12.1%,印裔人口占6.1%,其他种族1.2%,还有一博的机会。 在槟城,华裔人口比率在2022年普查是44.5%,土著人口45.3%。根据2018年大选的选区数据,在40个州议席当中,华裔选民超过50%的选区有24个,马来选区15个,一个混合区,所以国盟意图爆冷执政的机率很低。 雪兰莪的56个州议席当中,马来选区37个、华人选区13个,6个混合区。森美兰36席中,马来选区22个、华人选区7个,以及7个混合区。 虽然雪州马来选民占53%、华裔31%、印裔13%,但是雪州马来人和东海岸巫裔不同,比较能够接受希盟,即使国阵政府之前在选区划分上做手脚,雪州希盟仍然在2018年大选狂胜。 在2018年选区重划中,雪州多个州议席内的投票区大搬家,是全国选区重划更动最多的州属。集中马来选民的做法,使马来选民占60%至79.9%的州议席从13席增至27席,马来选民少于20%的议席从5席增至8席。华裔选民占60至79.9%的议席从3席增至8席,华裔选民少于20%的议席则从18席增至26席。 尽管选区重划,但希盟最终仍然横扫51个州席,国阵和伊党溃不成军,分别只赢4席和1席。在马来选民分别占75.98%及72.41%的土文达与双溪甘廸斯州席,公正党都击败巫统,这显示希盟不只是靠非马来票,也凭藉马来票,三度拿下政权。 国盟在森美兰州也没有机会突围。509大选,在森州36个州议席当中,希盟赢得20席,国阵16席。去年的1119大选,巫统在其他州兵败如山倒,但在森州所攻打的5个国席全报捷,并成功收复两个失地。 国盟知道除非获得非马来选民的支持,否则无法染指雪森州政权。因此,土团党宣传主任 拉查里依德利斯指出,国盟只需获得20%的非巫裔选票,便可夺下雪州和森州。雪州国盟青年团长莫哈末苏克里同意这种说法,他有信心在20%非巫裔选民的支持下,赢得逾29席执政雪州。 在过去的选举,大约95%华人把票投给希盟,特别是行动党。在伊党和土团党操弄种族及宗教课题的情况下,哪里还会有20%非马来人支持国盟?比方说,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发表“非穆斯林是贪污根源”的言论,即使民政党使尽吃奶之力,也无法争取5%华人票。 雪州对国盟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州属,不只是因为与布城和吉隆坡毗邻、政治资源丰富,如果伊党执掌这么一个先进州,也可以让伊党摆脱保守政党的标签。 因此,国盟一直在挑选雪州的“海报男孩”,前大臣阿兹敏因为形象问题而不被看好,现在据传前卫生部长凯里可能竞选双溪毛糯国席的州议席,而前玻璃市大臣沙希淡也传闻将出征士毛月州议席,两人都可能是雪州大臣人选。但不管最终由谁领军,对选情影响不大。 国盟可以在经济相对落后的丹登辗压敌对党,因为马来票逾90%,但在希盟执政的州属,还须看非马来选民的脸色。只能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国盟怪不得别人。
10月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