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哲学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哲学常被视为无用之学,当剑桥大学毕业生萧婉思要向本地青少年推广哲学教育,很多家长要不觉得哲学没有用,不然就是问:“读哲学将来能找到工作吗?” 但哲学真的是无用之学吗?如果要研读哲学史和哲学理论,对大众而言也许真的太艰涩了,但萧婉思要推广的哲学教育,并不是要将每个人训练成哲学家,而是要引导学员懂得哲学思考。这种哲学思考的能力可以广泛应用在生活各个层面,所以哲学不总是高深莫测的无用之学。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黄志汉、受访者提供照片 萧婉思的哲学启蒙发生在高中。那时她就读吉隆坡循人中学,有一天华文老师介绍了《苏菲的世界》这本书,书的内容紧贴西方哲学史的脉络前进,她读完后开始对哲学有兴趣,也很羡慕挪威的学生在中学就已经接触哲学这么有趣的学问,反观本地还是死记硬背的应试教育。 虽然她对《苏菲的世界》深深着迷,但当时她对哲学的了解还是很浅薄。后来她去台湾大学和英国剑桥大学修读人类学,跟哲学不算走得很近。直到后来有一天,当她还在思索自己未来去向的时候,刚好看了香港节目《哲学有偈倾》,她心中的哲学火苗重新被点燃。 她很好奇哲学教育这些年来在国内外发展成怎样,结果发现我国仍然非常欠缺哲学教育。幸好现今网络资源很丰富,她通过网课还有阅读,慢慢补强哲学知识及素养。当了解得越多,她越发觉得哲学不应该只是象牙塔里面的学问,哲学应该普及至每个人,于是她创办“翻转哲学教室”,开始了推广哲学的工作。 从哲学培养思辨能力 之所以取名“翻转哲学教室”,是因为她不想一味讲解哲学史和哲学理论。她认为,如果纯讲理论,普罗大众可能觉得不接地气,尤其儿童不容易理解形而上或抽象的概念,如果跟他们讲黑格尔和康德,恐怕他们听不进去。 “我希望学员透过哲学思辨和讨论的方式,或所谓苏格拉底式提问法,提升大家思考的能力包括论辩能力。”她说:“比如今天如果谈废死(废除死刑),你如果支持的话,你要说你为什么支持废死。我们不是要论你对或错,但至少你要给一个有逻辑的说法。” 她最初在本地一所私立大专开哲学课,之后也有办过好几次网课和线下课程,面向儿童、青少年及成人各种不同群体。不管对象是什么群体,通常她会从“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话题入门,然后视对象决定要讨论的议题和深度,比如过去她谈过的议题包括动物权利、民主自由和爱情哲学,她会适时带入相关的哲学理论,比如某某哲学家对民主有怎样的看法。 以动物权利这个议题为例,她首先可能会问学员,动物跟人类是否平等?接着,她会问动物的权利到底是人类赋予或是与生俱来?为什么不同的动物会受到人类的差别待遇?她希望透过讨论的方式,培养学员成为懂得批判思考的公民。 批判思考这种能力,不是说我们上过学就自然而然会有的。她说,有些人讨论事情永远讲不到重点,因为他们不懂问题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或他们根本没有聆听的耐心。而哲学教育要训练的不只是思辨能力,还包括聆听、提问、表达等其他能力。有时候只要会问问题,其实就是在哲学思考。 不同思想逬出的火花,是哲学思辨的真谛 法国长久以来都很重视哲学教育,法国高中的毕业会考甚至有4小时的哲学考试,而其他欧洲国家也很重视哲学,即使没有把哲学列为必修,也都会通过其他形式推广哲学教育。 比较靠近我们的香港和台湾,近年也有一些组织致力于推广哲学,包括希望将哲学普及到学校。相形之下,目前她多数时候都是孤军作战,她明白一个人能够做的事情其实很有限,如果要进入学校推广哲学更是困难。 幸好,我们的社会还是有对哲学感兴趣的人,比如由吉隆坡季风带主办的西洋哲学课程,她的学员有医学系学生、家庭主妇、IT从业员、媒体工作者等不同背景的人。这些学员的人生经验未必比她少,他们有时提出的想法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她喜闻乐见这种不同思想逬出的火花,因为这才是哲学思辨的真谛。 兜兜转转,再次与哲学重新连上线 以前当她就读台大,哲学系的系所在人类学系的对面,人类学才是她真正的大学专业。当时系上有个老师正在研究台湾一个遗址,她帮忙老师清理人骨,从那时起就对人骨非常有兴趣,向往要走考古这条路。 本科毕业后,她前往英国剑桥大学攻读生物人类学。生物人类学又称体质人类学,主要从生物演化角度,研究人类体质差异等等。她的博士论文是研究气候和环境对古代人骨的影响,人骨样本主要来自中国东北还有香港。 对于考古研究,很多人想像的画面是考古学家忍受日晒雨淋,拿着小铲子在遗址小心翼翼地挖掘。然而,考古的分工实际上相当精细,不是所有研究员都会去现场从事田野考古,像她就主要还是待在实验室里面,研究别人带回来的样本,甚少会亲自去遗址勘探和挖掘。 博士班毕业以后,她得到台湾中央研究院的研究资金,回去台湾从事博士后研究,以及在母校台大的人类学系兼课。可是做了一段时间,她觉得找不到人生意义,因为在学术领域,发表论文关乎教师的升等和前途,大家都在追求发表论文,但她自觉没办法逼自己为了发表而发表,所以那段时期她工作得不是很开心,觉得人类学的学术路应该走不下去了,于是决定在2017年合约结束后回马来西亚尝试其他事情。 回到马来西亚后,她想要从事非政府组织的工作,曾经跟随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去尼泊尔当志工几个月,帮忙编排英文教材和走访社会底层的社区。不过后来她发现,要进入非政府组织其实不容易,她发出的求职信都没有回音。也就是大概那个时候,她跟哲学重新连上了线,想转换跑道推广哲学教育。 将过去所学的人类学知识融入到哲学课 尽管她当年决定不再研究人类学,可是人类学毕竟是她的大学专业,完全放下实属可惜,所以她曾经跟吉隆坡的社区图书馆合作开办给小孩子的考古课程。 那次的考古课程,许多小孩都是为了恐龙而来。她说,这是社会大众普遍都有的误解,以为考古学家尽是寻找恐龙化石,但其实恐龙跟古生物学比较相关,如果为了研究恐龙而去读考古学就走错地方了。 在她的哲学课,她也有尝试融入一些人类学的知识。比方说,当谈到死亡议题,她会谈到人类社会从什么时候开始重视丧葬习俗,可能还会追溯至古人类。她说,人类学的训练使她的视野尤其是看“人”的这部分变得更宽阔,所以即使现在教的是哲学,从前受的人类学训练还是有用处。 社会不会一下翻转,但会慢慢改变 无论哲学或人类学,当她想要向儿童和青少年推广的时候,很多家长首要考虑“学这个将来能不能找到工作”。但她本意不是要训练哲学家或人类学家,她只是希望将这些被视为艰深难懂的学问,以平易近人的方式普及到社会大众。 比起上一代的父母,她说,现在年轻父母的心态会更开放一些,不排斥孩子学习哲学和人类学。尽管如此,她明白凭一小撮人的努力不可能一下子把社会翻转,但她乐观认为,“这个影响可以慢慢累积,一直滚动下去。” 推荐书籍: 《苏菲的世界》 《哲学,可以吃吗?》 《令人着迷的生与死》 《从惊奇开始:青少年哲学第一课》 《哲学的40堂公开课》与《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 《自愿被吃的猪:100个让人想破头的哲学问题》 《好的哲学会咬人》 《向下扎根!德国最受欢迎的思辨读本系列》 《向下扎根!法国教育的公民思辨课》 更多【新教育】文章: 人类学研究员吴佳翰/走访沙巴原乡 窥探族群共融 人工智能 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灾难? 香港导演简君晋/开不了机的那10年 从未停止创作 中学老师斜杠儿童绘本作家 Colllab社计手 汇聚建筑师和大学生推动社区建设
4月前
上课时,教授谈及心身障碍(Psychosomatic Disorder),这对我来说是个新鲜的学术名词。随即在我脑海里跳出了两个我相对熟悉的理论:吸引力法则(Law of attraction)和墨菲定律(Murphy’s laws)。这3个看似不相干的理论,在我脑袋里产生了似是而非的奇妙联系。 心身障碍指的是一种心理因素与生理症状之间的关联,即情绪、压力、焦虑、抑郁等心理因素可能影响身体健康,导致身体出现症状。简而言之,就是身体本没有毛病,但心理上总是觉得自己有病。这些症状往往难以在生物学层面找到明确的原因,而需要从医学和心理学角度综合治疗。 吸引力法则是说,人们的思想和情感能影响他们所经历的现实。它认为,人们通过积极的思考、愿望和集中注意力,可以吸引到积极的经验和机遇;反之,负面的思维和情绪则可能吸引负面的结果。 心身障碍是医学和心理学领域的术语,强调心理和生理健康的关系,需通过科学方法来研究和治疗;而吸引力法则在许多人看来,更接近哲学或心灵成长的概念。两者看来多少攸关心理和生理的相互关系。 若从哲学角度剖析,心身障碍者“没病而硬是觉得自己有病”,按吸引力法则的说法,长期下去,这样的思维极有可能会让“所想成真”,到时就真的“没病也变成有病了”。 “如果有什么事情能出错,它就必然会出错”(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这是广为人知的墨菲定律名句。有人指这是一种讽刺的观点,强调事情可能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出错。若是把墨菲定律与心身障碍和吸引力法则混为一谈,那极有可能是个悲剧。 虽然这3个概念表面上看似没有直接联系,但若从心理角度和不确定性来思考它们之间的微妙关系,还是蛮有趣的。 吸引力法则强调积极的思维和情绪,这种积极的心态可能减轻一些心身障碍的症状,因为积极的思维和情绪可能对身体健康产生积极影响。另外,墨菲定律提醒我们事情可能会出现不确定性,这可能导致一些心身障碍患者感到更加焦虑,从而引发更多的问题。所以,在应对心身障碍时,积极的心态可能有助于减轻这种焦虑,安抚不安的情绪,甚至防范坏事的发生。 虽然这些概念之间的联系是模糊的,却提醒我们心理和情绪对生活和健康可能产生影响。但这些联系只是突然出现在我脑海的突发奇想,在科学上并没有被证实,以上所提的理论和概念,却是各自经过印证或考验的。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看——若心理因素能影响事情的发展和结果,那就是说,事情往哪个方向发展,就取决于你怎么想了。
5月前
米兰·昆德拉是捷克裔法国籍作家,7月11日因久病逝世,享年94岁。1984年发表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是他一生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但除了这本,昆德拉还有很多值得一读再读的经典著作。 米兰·昆德拉去世了。回顾生平,他曾获多项重要的国际文学奖,多次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影响了一代人,并曾在上个世纪于许多国家掀起“昆德拉热”。莫言评价昆德拉:“小说中的讽刺有一点儿像黑色幽默,又不完全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味道。” 米兰·昆德拉认为,一部小说如果没有发现一件至今不为人知的事物,是不道德的。而他想要借小说发现的是人的“存在地图”和“人类形形色色的可能性”。昆德拉借许多哲学观念推进小说人物的思考和行动。读者常常会读到作者现身发表哲思的身影。学者李凤亮:“读昆德拉的小说,读者往往会陷入这样的幻想,即不知道是哲学入侵了昆德拉的小说,还是昆德拉的小说演说了哲学。”昆德拉的小说和哲学密不可分,他引用犹太名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来阐释小说是一门“作为上帝笑声而生的艺术,其本质并非屈从于意识形态的确信态度,而是去反对它。”然而,昆德拉同时认为,小说艺术和哲学还是有区别的,“在小说的领土,我们不会说出肯定的话,这里是属于游戏和假设的领土。所以,小说式的沉思从本质上就是质问的,假设的。”   ◢什么是“媚俗”(kitsch)? 读昆德拉的小说,难就难在理清其中设计的概念和文字定义。他说:“小说首先是建立在若干基本字词的基础之上。”为了精准定义某些词条,他甚至为自己的小说撰写了类似“昆德拉辞典”的〈七十三个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辨证了轻/重、灵/肉等哲学概念。小说由尼采的“永劫循环”(Eternal Return)向读者抛掷一个问题:如果此生经历的悲欢在下一世,下下一世再度循环,这种生命叫人沉重得难以负荷;然而,只活一次的人生,岂非轻盈得难以承受?——所有发生过的战争,以及其带走的无数生命仿佛史册上的青烟——“与希特勒的和解,暴露了一个建立在轮回不存在之上的世界固有的深刻的道德沉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预先被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地许可了。” 故事主人公托马斯是外科医生,手术是其生命之重;对待感情,他却喜欢投入到不用负责任的“性友谊”,这便是他的生命之轻。他抵抗所有幻化成沉重责任的一切。直到认识了特蕾莎,托马斯却无可救药地陷入“非如此不可”(Es Muss Sein)的沉重心境。之后托马斯因为得罪共产党而遭遇解职,小说于是借着托马斯的人生变化,与在两个不同生命状态的情人(特蕾莎和萨比娜)的周旋,引领读者进入文本的思维境况,探索生命轻与重的变化。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提出了“媚俗”(kitsch)的概念。“媚俗”向来有诸多解释,但昆德拉认为“媚俗并不是单纯由坏品味所造成的作品”。对媚俗的探讨,小说以“上帝是否排遗”作为切入口——粪便与上帝是不能掺和在一起的,但是基督教人类学是按照上帝形象塑造了人类。两个说法只有其中一个成立。所以媚俗,是对粪便的全盘否定。 香港青年作家任弘毅:“昆德拉的时代,媚俗的目标就变成了一切个体意志。政权通过这种‘媚俗’来消灭个体的差异,使全部人跟从同一种审美、在同一种价值体系中生活,并牢牢拥护之。”一如小说人物萨比娜内心对共产主义的反叛不是伦理性的,而是美学性的,令她反感的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世界所穿戴的漂亮面具,即是媚俗。米兰·昆德拉强调自己不是左翼,不是右翼,而是一位小说家。对于媚俗文化的批判,从来不仅限于集体主义的共产国家。多年以后,萨比娜在美国和参议员兜风,看着快乐奔跑的孩子和青青草地,参议员发出快乐的感慨,令萨比娜想起那个高高在上的共产领导,竟和眼前的美国议员无异。“媚俗而引起的情感必须能让最大多数人来分享”,媚俗无所不在,我们无处可逃。 ◢成为历史见证的那顶帽子 昆德拉有句名言:“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一如《1984》所写的:“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为了巩固政权,篡改历史成为许多当政者的必要步数。《笑忘录》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情节——1948年共产党领袖哥特瓦尔德站在布拉格一座巴罗克式宫殿的阳台上发表演说,天气很冷,身边的克莱门蒂斯将自己的帽子戴在哥特瓦尔德头上。后来,克莱门蒂斯因为叛国罪被处以绞刑,宣传部决定让他从所有图片中消失,从此以后哥特瓦尔德就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但那顶帽子却没被删去,成了历史的见证。 “笑”与“忘”是此书的两大基石。昆德拉说,扼结乐思忒、对于既成观念的不思考、媚俗是三头侵害艺术的野兽。而扼结乐思忒,是希腊文,意思是:不笑的人,“他们相信真理是清晰的,相信所有人的想法都应该是相同,相信自己和心理所想到的自己一模一样。”昆德拉擅长创作“通俗笑剧式”的小说,比如《好笑的爱》和《赋别曲》,企图结合沉重的问题和轻盈的形式。 与昆德拉对谈时,克里斯蒂安·萨尔蒙曾简单归类昆德拉的小说风格为“通俗笑剧”和“复调小说”两大类。复调小说脱胎自复调音乐(Polyphony),多重声部完美结合又保持独立。昆德拉精心安排小说的构连(articulation)——一部小说分成几个部分,每个部分分成几个章节,章节再细分成段落。比如《笑忘录》7个篇章原可以分成7部独立小说来写,但他却拒绝,深怕捕捉不到“现代世界里存在的复杂性”。他说:“一部小说的结构,就是将不同的情感空间并置。”〈关于结构艺术的对话〉这篇访谈录,昆德拉娓娓道来其在《笑忘录》、《生活在他方》等小说中精心调整的快慢板,并以音乐大家贝多芬、肖邦的名作为对照,找到两个艺术门类在节奏上的共通性。 ◢小说和极权,互不相容? 无论形式还是内容,米兰·昆德拉的小说观无疑是复杂的。世界正经历着“令人晕眩的简化过程。”于是,小说的复杂精神更显可贵,他告诉读者:“事情远比你想像得来得复杂。”昆德拉强调,小说和极权是互不相容的。这种不相容远比异议分子与当朝人物、人权斗士和施刑者之间的不相容还要深远。小说世界的暧昧性与基于唯一真理的世界是用不同材料捏出来的。 借着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我们认知到人类行为的无因果性,无法计算,甚至神秘的面向。我们都是抛掷到这个地球上的。昆德拉说:“生活是一个陷阱,关于这个,人们从过来就知道:我们不曾提出要求就被生下来,被关在一个我们不曾选择并且注定要死去的躯体里。”对比理性主义建基的句子“nihilest sine rationale”(没有任何存在之物不具理性),昆德拉的小说提出“sinerationale”——不具理性,在小说里,因果关系被打断,“思想在无所事事的甜美自由里游荡”。大师离世之际呼吁重读其著作,自是媚俗的表现之一。然而,在这个迷茫的时代,更有重读昆德拉之必要,我们借小说的叙事,再度叩问个体生命与历史、记忆和世界的深层关系。 延伸阅读: 【重读米兰·昆德拉】龚万辉 / 阅读昆德拉的几个关键词 【重读米兰·昆德拉】陈翠梅 / 为了告别的聚会
8月前
如果叔本华生活在现代,他还能产生影响当代思想与艺术的伟大哲学吗?在他一篇〈有关噪音〉的论文里,曾痛批噪音对一位思想家的戕害,相较于其他感官,听觉总是向外敞开,无法完全闭合,即使戴上了耳塞,噪音仍会隐约地传来,尤其一些高分贝的噪音的确使人分心、烦躁,没想到在21世纪的今天,一位专门研究声学工程的教授,崔弗·考克斯就写了这本名为  《声音的奇妙旅程》。 在浴室有唱歌冲动? 众所周知,声音的强度取决于所处的空间环境、风向和气候。作者为此举出几项实验来显示声音有它趣味之处,譬如何以在浴室里会有想唱歌的冲动?因为密封的空间会把声音扩张并反弹回来,产生的声波绵延不断,经过一、两秒后才消失,从而制造了嘹亮的音效。 在楼梯口处拍手有鸟叫声? 还有玛雅金字塔里的梯级会发出鸟叫的回声,作者还特地指出所有的阶梯都会发出回声。基于好奇,我还真的照作者指示,在家的楼梯口处拍手,反复测试当中的反射音,是否真如作者所形容的发出类似鸟叫声?遗憾的是,也许梯级不够长,我没听到所谓的鸟鸣声(在书中第147页就阐明除了地点要安静,不要其他反射表面,只要20个阶梯即可产生类似鸟鸣的反射音)。 然而,我们平常接触较多的不是这种被美化了的声音,而是干扰人心的噪音。作者也坦言,若过度暴露在尖锐的噪音下,人不只感到疲倦和暴躁,人体还会产生压力荷尔蒙,可能使血压升高,进而引发患心脏病的风险,只是他没有教我们怎样避开那些恼人的噪音,却反问:“寂静无声才是最好的吗?” 无回音室让人压迫不安 扪心自问,生活在喧嚣城市中,我们真能安于完全静默无声的时刻吗?在作者任教的大学有一间无回音室,据书中的描述,该无回音室内被重重的隔音墙壁包围,完全没有一丝丝风、动物或人的声音,有的参观者会感到压迫和不安,有的却认为这里只是隔绝了外面的声音,但个人身体内的声音是无法抑制的,例如心脏的跳动声,血液在体内的循环声。 由此,作者也间接地抛出了一个实相:与其说我们需要安静无声的地方,不如说我们期待一个可以让自己安于平静、自在的境地吧。科技时代,人为的噪音无所不在,唯自然之声能与之抗衡,换言之,鸟儿的啁啾声、涓涓的溪流、树叶婆娑的飒飒响,皆令人感到放松、宁静。而这也是造物主赐予我们听觉的意义,发掘声音的神奇和动人之处。另外,书中收录世界各地的声学异象,都在告诉你,善用聆听的感官,它可以带领我们走进一个缤纷和充满想像的世界。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