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土团

2天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基层士气和信心低落,可能还有更多议员“被偷”,慕尤丁面临了创党以来最大的危机。 因为国盟反对“违反党意议席将悬空”的建议,反跳槽法令才会出现漏洞,因此4名土团党国会议员变节,国盟可谓自食其果。 卫生部前部长凯里在《出去一下》(Keluar Sekejap)播客节目中披露,原本草案有一条文说明“如果国会议员违背其所属政党的原则,或不遵守所属政党国会党鞭的指示,那么可被视为悬空议席”,但土团部长却在内阁大力反对,最终该条文被删除。 此外,希盟总秘书赛夫丁表示,当时希盟主张“国会议员若在国会做出违反党鞭决定的举动,将失去议席,必须举行补选”,受到国盟代表韩沙再努丁和达基尤丁的反对。 对于凯里和赛夫丁的指控,土团党宣传主任拉扎里坦言,他们当时掉以轻心,没有想到拒绝有关条文会造成反跳槽法出现漏洞。 但是拉扎里有关疏忽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土团总秘书韩沙再努丁政治经验丰富,曾任内政部长等职务,而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是律师,曾在慕尤丁内阁中担任首相署部长,负责国会及法律事务。他们没有理由不明白拒绝“抗命条文”的后果。 国盟反对“议员必须遵循党意”可能是他们存有在第15届大选后拉拢巫统议员的念头,因为当时一批巫统议员反阿末扎希。既然他们之前透过喜来登政变获取权位,为何不能在大选后重施故技? 这种想法造成反跳槽法出现漏洞,土团成为首个受害者,也动摇了国盟主席兼土团总裁慕尤丁的领导地位。 虽然土团议员接二连三叛变,是他们意志不坚定,但也和领导能力有关。巫统元老沙里尔认为,土团议员倒戈部分原因是慕尤丁并未充分发挥领导作用,以致人心涣散;慕尤丁应该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他站在前线,将能够鼓舞国盟议员。 土团话望生区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兹表示,他在宣布支持首相安华后,已有5名土团高层领袖陆续联络他,包括慕尤丁。他宣称,这是他加入土团4年以来,第一次接到他们的来电。言下之意是指党领导之前对他不闻不问,出了事情,才来关心,这不是领导人应有的领导素质。 土团纳闽区国会议员苏海里也开炮,批评土团因为“数名领袖的决定”而错过成为执政党的机会,全程从未咨询国盟国会议员的意见。这些言论相信让土团领袖很受伤。 为什么还有野心争首相位子的慕尤丁在大选过后如此低调,连国会反对党领袖职也让给韩沙?个人猜想有多方面的因素,包括大选后公开拒绝国家元首提出的联合政府建议,与首相职擦肩而过;被控贪污滥权和洗钱罪,以及在6州选无法夺下雪州政权。 [vip_content_start] 作为一个政治基因与巫统相似,但基层组织却相对薄弱的政党,土团不能长久没有权势,议员接二连三变节是一个警钟。如今巫统权力在手,可以对土团展开攻势;一旦基层领袖和党员陆续回流巫统,土团将面对生存危机。 土团表面看似强大,掌控31席,比巫统的26席还多,但土团是依赖伊党的基本盘才能压倒巫统。一个没有贡献的盟友,迟早会被伊党唾弃,因此慕尤丁必须寻找出路,摆脱目前的困境。 拉扎里日前表示,尽管慕尤丁与前首相纳吉曾因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而闹翻,但不排除两人合作的可能性。这意味着慕尤丁在试探是否可能与纳吉合作。 身陷囹圄的纳吉在巫统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能够拉拢到纳吉,就可以分化巫统,使巫统无法专心攻击土团。同时纳吉支持者也能够助土团一臂之力,在国盟站稳领导的位置。 慕尤丁向来坚决反贪,与纳吉合作岂不是自打嘴巴?拉扎里的说词是,纳吉已因滥权、失信和洗钱被判入狱12年,已受到了“惩罚”;慕尤丁已不想继续与纳吉为敌,他很仁慈,开放与任何人合作,包括以前曾攻击他的敦马哈迪。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敦马可以和安华结盟,为何慕尤丁不能与纳吉合作?但相信纳吉已经认清谁才是真正的敌人,慕尤丁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即使土团指控扎希无法让纳吉获得自由,以离间巫统,不过也没有多少巫统党员会相信。 基层士气和信心低落,可能还有更多议员“被偷”,慕尤丁面临了创党以来最大的危机,他必须拿出领导力,才能渡过难关。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