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城视报

8月前
魏国华是旧木材建筑设计师与收藏家。在牌匾逐渐被淘汰、被遗忘的年代,魏国华收藏了许许多多的老旧牌匾。每当有旧房子拆迁时,他总能收到风,及时把牌匾保下来。他在活动分享会上说,牌匾是华人的根源,也是南来华人对祖籍的念想。他的目标是收藏1000个牌匾! 多年来,多次和国内外的朋友,走在乔治市大街小巷,他们总注意到商店、会馆、庙宇、学校、街招、石刻和木匾上的各语文招牌字体,细看之余,都会提起该有人把这些美丽遗迹,究其字译背景,系统性的记录下来,分享予后人。那么细腻又那么庞大的工程,由谁开始呢,有没有单位愿意出资,让对的人去做这样的田调?我们都想过这些问题,都只是想想而已。 直到我们出版了“槟城字记”主题的城视报,认识了字形设计师Sueh Li,而后由她和COEX园区主人召集了一众字迷,催生了“槟城字游”系列字形活动( Thit thor type) 。活动说字解字,从传统到新颖,如同字形游戏大法。这里记取一些活动轨迹。 魏国华是旧木材建筑设计师与收藏家。在牌匾逐渐被淘汰、被遗忘的年代,魏国华收藏了许许多多的老旧牌匾。每当有旧房子拆迁时,他总能收到风,及时把牌匾保下来。他在活动分享会上说,牌匾是华人的根源,也是南来华人对祖籍的念想。他的目标是收藏1000个牌匾!目前他已收藏约三百个来自东南亚各地的牌匾。他教会大家,有关老招牌堂号的几个认记法:“堂”多数为商店(尤其是药材店)、“栈房”(五金店,木材业者)、“记”(饭店)及“庄”(酒家)。 [nonvip_content_start] 意外的是,这些年深居简出的华人史研究学者张少宽,答应到分享会说他的招牌研究 。老人家出版多本文史著作,也以丰富的著述和精湛的篆刻技艺而闻名。张少宽告诉大家,要学习书法,就必须从魏碑开始,因为这是中国书法史上最重要的两种书体,汉碑(隶书)和魏碑(楷书)。他眼中最美的槟城书法字迹招牌是许氏宗祠。许氏宗祠的牌匾书法是从中国复制过来的,特别精致。“字和人是一体的,能够写出端正字体的人,必定会是一位品德端正的人,学好基本功更是所有书法学家最关键的事情。 一连3个周末,字迷还出席了“字游走街”导览活动。Sueh Li和伙伴带着大家穿街走巷导览,看读店前柱上,任何包围着大家的老招牌和各字体,理解它和时代及美学的脉络。 景华工坊的董咏祥雕刻师傅,收徒教授刻出了自己的一幅古雅木雕字。设计师Eve,以“从街景到字景:槟城店屋的视觉散布”,讲述和分享的店屋观察,她将数年前的毕业作品Kia Kia Project ,延伸输出为一套完整文具簿子包的设计,尤其吸引大家。 活动虽然已经过去,在这里记一记说一说,希望它有续篇。那些美丽隽永的老招牌,是刻在城里的名字,总要有人为这些有重量有记忆的刻印,再提起,再缀拾,不相忘。
8月前
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陈平原老师曾言:同一座城市,有好几种面貌:有用刀剑刻出来的,那是政治的城市;有用石头垒起来的,那是建筑的城市;有用金钱堆起来的,那是经济的城市;还有用文字描出来的,那是文学的城市。 似乎,岛屿的时光总是缓慢的。当知名品牌书局入驻吉隆坡时,槟城的书局(排除售卖课本、参考书的)始终寥寥无几。所幸,槟城人还有岛读书店,还有《城视报》。 “岛读”脸书专页的封面照写着:“环海的热带岛屿上,迷人的古迹老城里,我们以书创造人文风景”,透露出它与商业连锁书店的区别。 而踏入岛读书店的那个午后,是我的首次体验。除了想到书店亲眼看到、触摸书皮,翻开书页,那个午后还有要做的事情——索取最新一期的《城视报》。《城视报》是我中学毕业后在一些咖啡馆或是学府里看见的刊物,而收藏这份刊物成了我的爱好。原因无他,里头的文稿皆与我深爱的家乡有关。 在这如此注重流量的时代,纸媒也不得不开拓路线经营社媒。而《城视报》编辑团队实实在在地透过文字、透过图片记录与传达这座城市的点点滴滴,从创刊号介绍古迹区的老屋建筑风格,再到最新一期介绍乔治市内商店的招牌等,这一切都在为这座东方花园留下文字记载。倘若哪天这些地方消失了,至少还有文字留念。毕竟,一座城市有了人,有了文字,才是完整的。 有许多方法爱护一座城市 那天下午是我首次到《城视报》的工作室新址。对槟城大部分青年来说,这个地点一点都不陌生,就在由梅志雄先生改造旧铁厂而成的COEX共创空间。这空间加上不同的文青品牌入驻,且与巴士艺术中心相近,已成为岛上青年周末喜爱聚集的去处。不过,对于离岛好一阵子的我而言,走进该空间却找不到书店,只好拨电询问负责人。接听电话的,正是《城视报》的主编——张丽珠女士。耳边传来她的提点,方向感极为不佳的我才找到了目的地,顺利拿到刊物,还有机会在书店里细细地看书。就像回到大学时期,在商务书局里翻开书页,看看目录,看看其中一篇章。书店,是个有魔力的空间,让我们回到过去,反思如今的自己。 回到家后翻开第39期《城视报》,看着从小在乔治市见过的招牌皆有其历史背景,有于右任的墨宝、有胡汉民的墨宝、有李健的墨宝,觉得可贵之余,还有自己对这座城市的了解仍不够深厚而感到懊恼……这座城市的魅力,就像深不见底的宝藏。 如今,精品酒店、咖啡店、文青商店纷纷入驻乔治市,填海计划在经历了1989年的程序后,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也在近期获得批准,这座城市的风景线终究会一变再变。这城市自2014年起,就有编辑团队时时刻刻留意着她的动向,真是何其幸运。更何况这本免费的杂志图文并茂、纸质甚佳、彩色夺目,我回到热情的岛屿时,怎么可能错过它? 爱护一座城市,有许多方法。很庆幸,这座城市仍有《城视报》记载着她的前生今世,甚至是未来。如果某一天你在槟城以外的地区看到这本刊物,也请你翻一翻吧!
8月前
兔年来临前的1月,工作室从城外的静谧花园住宅,搬到乔治市热点人气文创园区COEX。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积存了8年的书本物件、家具用品和花草盆栽,分开以罗里和车子来回搬运多次,总算全部挪移。 在文创园区里工作,开门关门, 见朋友会客人,遇读者看路人,不管是约好会面,还是不期而遇,工作日志天天新鲜,所以也忙着适应。 COEX这和兴巴士艺廊(Hin Bus Depot)连接的新创园区,抬头可以看到蓝天白云,走出门外能踏在青草地。这里集建筑事务所、工作室、独立书店、社区图书馆、咖啡馆、小餐厅、放映与表演场地于一园,内容精巧饱满。 COEX之名,源自Community Experiment(简写为COEX),园区欢迎各家提出任何艺文合作(CO)和实验(EX)计划。开放式的管理方针,为这个空间的人、事和物缔造了各种可能。 园区创办人梅志雄建筑师,将这原来是废置的旧铁厂,保留原貌,修建改造成自己的寻梦园。安置了从商业大楼搬迁过来的建筑事务所外,其余空间则架设出可喂养灵魂和心灵的独立书店(岛读书店)、工作室(城视报)、社区图书馆(RUANG KONGSI)和放映演讲空间(TANGGA)。 园区内引人注目的巨大松木贴墙书橱和超长原木长桌,短短几个月也成就了多件美事。从杂志展、音乐会、讲座会、工作坊、生活节到私房宴,有限的空间却涵盖了无限肚量。 我们唤园区主人志雄为村长,驻扎园区的大家都是村民。村长有梦,大家便一起实现大梦。每次下班,准备离开,见周遭华灯初上,转头一看工作室楼上的还亮着灯,确幸感油然而生。 “Placemaking”社区营造这新词,近年是大马NGO社群里特别关注,正在往前的目的地。还记得之前全球疫情肆虐,各国线上论坛热烈讨论“Rethinking Placemaking”为主题, 邀请艺术、地产、文化等各领域领袖展开对话,“社区营造”这个新鲜词汇,也随之走向聚光灯。 里头的讨论让我们清楚知道,在未来,一个地区是否拥有充足的优质劳动力,或许会更加取决于这里是否能带给年轻人更多有关生活的美好想像,社区营造便是其中一步。 在园区里过了两个月后,也有在想,一个有利于创新人才和创新活动集聚的场所,该具有什么样的品质和装进哪些内容?看来“村长”已经非常努力规划和实践这里头的意义了 。   更多文章: 张丽珠/谁的年味 张丽珠/说时依旧 张丽珠/风起米其林 张丽珠/记得我们相处的时光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