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备忘录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新山28日讯)柔佛州砂石罗里同业公会主席谢儒安促请交通部长陆兆福及陆路交通局,关注运输业内俗称为“巨无霸”或“垃圾桶”罗里的课题,以免此类违反准证条例的罗里继续横行,危害公路使用者的安全。 吉隆坡早前发生一宗运载沙石罗里未能根据警方指示停车,而冲撞前方车辆,酿成2死6伤的车祸。 谢儒安今日发表文告说,涉及此次意外的罗里,事实上是属于违法运载沙石的罗里。 他称,在运输业内,这类罗里被称为“巨无霸”或“垃圾桶”罗里。 “此类型罗里其实仅适合运载‘低密度’的货物,如煤炭、农产品等而已。这种罗里‘不应该’也‘不适合’运载沙石,所以我们也称它是‘非法沙石罗里’。” 柔砂石罗里公会多次呈备忘录不受理 谢儒安说,柔佛州砂石罗里同业公会早在2012年已向当时还未解散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就“垃圾桶”罗里将为公路使用者带来安全隐忧的问题提呈多次备忘录,惟当时并未获得交通部和陆路交通局的关注,诉求如同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他提醒,上述事件的肇祸司机和所属运输公司即使受到惩罚又如何?因为仍有很多同类型的罗里每天在路上往来。 他说:“陆交局执法人员每次都要等到出了人命伤亡后才展开全国取缔行动,那平时他们做了些什么?” “垃圾桶”罗里仅允载低密度货物 谢儒安指出,“垃圾桶”罗里的确获得了陆交局技术部门的批准合法上路,但有关图测是附带条件的,即“业者只能运载申请时填报的低密度货物而已”。 他称,然而,不管是早期的SPAD或现在的陆路公共交通机构(APAD)的官员,在处理注册罗里准证时,并没有依据该技术部门所批准的图中条款限制,反而任由业者填报所要运载的货物,完全忽略了相关条款限制,造成批准图纸中的条款与批准罗里准证中的条款不一致,进而产生了交通部门的执法矛盾。 不法业者为赚钱滥用准证 “上述情况也造成一些不法之徒跑法律漏洞,例如合法罗里需要走3趟载货,但这些不法业者却滥用准证,用‘垃圾桶’罗里只需载一趟货,他们为了赚取高收益却罔顾其他公路使用者的安全。” 他因此认为,最近频频发生的交通事故,与陆交局官员脱离不了关系,缺乏严加管治监督。 人命关天,他促请交通部长不要再拖延,应马上启动部长特权,迅速纠正部门之间的失误,解决根本问题。
5月前
6月前
(新山21日讯)柔佛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今日见证柔佛机构旗下的FarmByte与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农业科技公司Archisen签署合作备忘录,实践其于今年2月份到新加坡工作访问时对农业发展的期望。 上述合作旨在建立城市农业领域的开创性合资企业,尤其专注于在柔州创建一个自动化垂直室内农场,专门生产亚洲绿色蔬菜。 签署仪式由FarmByte首席执行员薛艾曼和Archisen创办人之一兼首席执行员魏仰生代表;有关备忘录强调两造合作方共同为这一创新企业汇集资源和技术专长。 较早前,翁哈菲兹于今年2月14日在新加坡展开工作访问第三天时曾表示,新加坡是柔州水果、鸡肉、蔬菜等农产品的主要出口地,相信凭借柔州作为新加坡近邻的优势,在具备有利的投资环境和基础设施,以及专业的现代农业土地下,柔州将能为像Archisen这样的公司提供扩展业务的场所。 新加坡政府的新倡议刺激了垂直农业的加速发展,与此同时,大马政府也非常重视增加本地粮食生产和水果、蔬菜等主要食品自给率,这促使许多本地公司探索室内农业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总部位于柔州的FarmByte。 魏仰生表示,与传统农场相比,室内农场的农作物是在完全受控的环境中生长,无需使用杀虫剂,使设施的运作时间更长,并为买家提供非常稳定的大批量供应。 他说,此外,与传统农场相比,垂直农场占用的空间较少,生产力高出100倍,因此减少了清理大片土地进行耕作的需要。 “生产出来的蔬菜更加安全、味道鲜美、保质期更长、营养更丰富。农场还将帮助柔州建立新的城市农民人才库,并增加农场自动化使用和部署的知识。” 薛艾曼指出,解决粮食危机已成为全球议程的首要议题,对于我国和新加坡等国家来说也是如此。 他说,作为柔佛机构农业食品战略计划的一部分,FarmByte推动柔州和国内粮食安全议程,渴望为柔州的农产品行业带来一个新的创新时代。 “我们致力于释放技术潜力,实现农产品价值链现代化,更重要的是改善农民的生活。” “我们还意识到,需要探索新的耕作方式,以增强整个农产品价值链的抵御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Archisen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