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夏天

曾经听朋友提及这一篇小故事,有一个小男孩在沙滩上漫步,突然,他看见被海水冲上岸的海星。小小年纪的他,虽然爱玩,虽然未曾听过小沙弥把叶子放在水面上的故事,但,和小沙弥一样,他也拥有一副菩萨心肠。小男孩捉起一只还在动的海星,使劲把这只棘皮动物往水里扔,他捉了又扔,扔了又捉,马不停蹄的重复着好似机械人的动作。他的动作深深吸引了一位好奇的旁观者,旁观者步行到小男孩面前。目睹眼前满滩的海星,旁观者告诉小男孩,以小男孩一个人的力量是救不了所有海星的。旁观者的提示令小男孩更加不快乐,但固执的他还是继续把海星往水里扔,并告诉自己,能救多少,就救多少(而小沙弥成功救了一窝蚂蚁。)就算被骂,也没有关系。 如果鲸鱼可以由大变小,再由小变大,当它搁浅的时候,它们的体积可以变成和海星一样,那该多好啊!如果鲸鱼也是那么小,那该多好啊!因为每当鲸鱼搁浅,人们面对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如何让这庞然大物(蓝鲸体长可达31米,体重150吨,那可需要集合多少只蚂蚁或多少只海星才得到一条鲸鱼的重量?真令人惊讶!)重归大海怀抱,尤其并不是每一条鲸鱼在听到音乐时都愿意很理智地游向海中央。 自盘古初开,鲸(Cetacea)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其实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属于哺乳类动物的鲸,也和人类一样,生活在陆地上,只是它们转换了居住的地方,所以目前我们所认识的鲸都是生活在水里,和人类一样,鲸也是用肺来呼吸,鲸的体内含有大量可以保暖的鲸脂。 现今,鲸的亚目可被归类为,须鲸亚目(Mysticeti)与齿鲸亚目(Odontoceti)。抹香鲸、独角鲸、逆戟鲸、瓶鼻鲸、海豚都来自于齿鲸亚目;座头鲸、蓝鲸、灰鲸、长须鲸、北极露脊鲸则来自于须鲸亚目。蓝鲸(Balaenoptera musculus)不只是最大的须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而贵妇们所熟悉的抹香鲸则是最大的齿鲸。 齿鲸是有固齿的鲸鱼,虽然须鲸同齿鲸一样有胚齿,但,也唯有齿鲸的牙齿可以长大。齿鲸和肉食恐龙一样需要牙齿来捕食,而须鲸不需要借助牙齿来捕食。靠食物链中小小个体的浮游生物赖以维生的蓝鲸,其上颚长有鲸须,进食时,它只需要张开大口,把海水连同浮游生物一齐吞进嘴里,然后,用它的舌头把海水由嘴里压出,而被鲸须挡在嘴里的浮游生物就被它吞下了。 座头鲸是天生的表演家 华人把春天视为非常重要的季节,但,在蓝鲸的字典里,排行第一的季节却是夏天。每一头蓝鲸都很期待夏天的到来,它们会在极地度过它们的夏天,每到夏天,南极的海面布满浮游生物,如磷虾(属于甲壳类动物的磷虾也是人类捞捕的生物之一)。夏季的到来可以让蓝鲸饱餐一顿,随着季节的转变,蓝鲸必须离开南极,它们将会游上几千公里的水域,才可以在温暖的水域度过寒冷的冬天。迁移途中,蓝鲸会遇见其他的海洋生物,当然也包括其他的鲸群。 鲸鱼可以互相沟通,蓝鲸也不例外,但,最爱讲话的却不是蓝鲸,如果鲸鱼中也有很多人类的不足之处,那最多话的鲸鱼非座头鲸(Megaptera)莫属。座头鲸是天生的表演家,它的歌声也很动人,听它唱歌本应是一件很令人着迷的事,但,要是必须听上长达15个小时,那将不会是一件令人陶醉的事。地下喷泉(美国黄色公园)、人造音乐喷泉等都是游客向往的景点,而在茫茫大海中,善于喷水的鲸,也能为人类带来无穷的乐趣。 蓝鲸、抹香鲸、北极露脊鲸等都是捕鲸船力追的对象,鲸脂、鲸肉以及抹香鲸体内的龙涎香都可以为业者带来可观的收入。初期,人们用小船出海捕鲸,随着科技的日益先进,大型的船只也加入捕鲸行业,它们的加入为业者带来更多的战利品,鲸的数量也曾一度滑至最低点,随着人类对鲸鱼的重视,很多捕鲸船都不再出海捕鲸了。 和其它动物一样,造物主也让鲸鱼拥有独特的一面。这也促使人们成功开发了观鲸业,观鲸的地区包括昆士兰(澳洲)、纽芬兰(加拿大)等地,观鲸业也受季节所限制,有的地区只能欣赏某一种鲸鱼,再加上自给自足的鲸鱼(不包括水族馆)习惯了自由的生活方式,有机会看到这巨兽的人说:“当它把头、鳍和身体升出水面的那一刻,惊讶的同时,我也体会到人类真的很渺小。”
2月前
  缓缓秋风迎面吹来时刻,或多或少都会感慨时间过得太快,转眼酷热的夏天经已走完。   回想这个夏天,我的确过得非常充实和写意,简单回顾,那段日子像半退休状态,放慢脚步好好去享受生活。工作令人喘不过气,身心疲累。所以每当休息天前夕,赶紧安排妥当,避免长途的舟车劳顿,给自己一个不远、轻松的微,作为奖励。   我常笑说,旅行是一种瘾,更多时候是一种毒。因为整个人容易懒了下来。但是还是蠢蠢欲动不安于室。预订火车票计划好一番,便迫不及待奔向伦敦恬静的郊外小镇走走看看。 每次走出火车站,感觉置身在另一个城市。沿着青葱的大树街边走,和风徐徐,迎向照在脸上璀璨夺目的阳光,脚下追逐飘下的落叶,趁着最后的夏天,和悬挂在树枝上的叶子,难分难舍。 从街道上到小镇市区,融入热闹喧哗的人群,感受那分无拘无束的自由;不时擦肩而过的年轻人,那股逼人的青春,欢欣的笑容,不由自主想起当年的我,曾经也有过闪亮的年华与梦想。   景点拍照留念是旅游的老方式,大多旅客似乎长得一双独具慧眼,不期而遇相中同一个亮点,于是乖乖排队轮着拍。那天,看见一位老先生拿着相机,正耐心瞄准镜头,替摆好甫士的老伴拍照。老伴身穿彩色花衣裳,白色长裤,戴上墨镜配上头顶大红帽子,亳不避讳旁人眼光,幸福微笑地不时转换甫士。   我站老先生身后,默默欣赏眼前这位优雅大方的女士,她是我日后退休的目标,懂得生活、享受快乐。   这一幕,是我在无数次旅程当中,最贴心的领悟。原来,活到多大的年纪,样貌都不重要,因为快乐是无价的,我们都值得拥有。   旅途中,拍照、走走吃吃,累了走入咖啡室,喝杯茶或咖啡、吃块蛋糕。有时候坐在隔壁桌的老太太,会主动亲切打招呼,闲聊起来,很快又过了半个钟。   两天一夜的配套,包括来回火车票一小半左右车程,另加酒店住宿、欧陆式早餐(Continental Breakfast),有些酒店也设有自助式早餐,选择众多。当中有我最喜爱的英式早餐(Full English Breakfast )是我Check out酒店回程之前,最期待的早餐,在享用之即,顺便调整好回家的情绪,又要开始上班了。   从伦敦出发,今年走过英国中北部利兹(Leeds)、东北部约克(York)、东南区坎特伯雷(Canterbury),其他名胜地包括布里斯托尔(Bristol)、剑桥(Cambridge)以及著名海边白礼顿(Brighton)。   离开繁忙的城市,每站陌生的环境,转角处都有意料之外小惊喜,都是生活另个探讨。带着冒险与挑战,尤其迷路的时候,遇上手机没电,无法用Google地图寻路,有数次曾在晚上走了不少冤枉路,当下真的只有靠着感觉走。幸好最终是有惊无险,平安扺达。   夏季才刚刚过完,伦敦火车便开始连续罢工;气候转凉,秋雨绵绵,庆幸我都游玩回来了,不然那里都别想去了。   说走就走的旅行,真的是分秒必争,错过了,心境和时间在金黄色的片片落叶交叠,空虚度了夏天盛情之约。
3月前
6月前
四季分明,是我喜欢日本的其中一个原因。春天赏樱、夏日看烟火、秋季赏红叶、冬天看雪,每个季节都值得期待。每年大约7月下旬,日本迎来炎炎夏日,虽然说是来自热带国家的孩子,但日本的夏天,我也有点招架不住。 太阳每天5点左右升起,生理时钟总是在清晨5点半左右把我给弄醒,距离闹钟设下的起床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然后窗外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蝉用尽生命在努力呼叫,夏天特别容易躁动的肠胃仿佛也配合着蝉叫声咕噜咕噜作响,最后只好提前起床了,但头昏脑胀的,对于别人说的一日之计在于晨,我可是从来没有在晨间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反正,夏季就是睡眠品质不怎么好,平均一天只睡5至6个小时,空气潮湿闷热,也特别容易累。 来到出门上班的时间点,大约8点左右,气温已经来到摄氏近30度。因为紫外线指数特高,出一趟门若不擦防晒、不戴帽子、不穿外套遮阳的话,太阳会毫不客气地在你脸上留下雀斑,还有在你的脖子、肩膀、手臂,留下当天衣服剪裁的印记。 乘坐地铁再转个巴士来到工作的地方衣服已经半湿透,妆也糊了一半,头发抹了再多的发蜡也开始毛躁起来,也难怪学生总是能想出千奇百怪的理由,说没办法来上课。 这种天气如果不打开空调,室内会变成像似一个大烤箱,又闷又热。虽然日本政府呼吁大家,特别是年长者要适度使用空调,尤其是午后气温过高,建议打开空调,以防中暑死亡。但偏偏在万物高涨的时代,日本的电费也是贵得惊人,从去年底到今年共涨了两次。要打开空调还是需要想一想的,因此每到夏天,有冷气的地方,像是百货公司的休息区,就会看到很多人,长时间坐着享受免费空调。记得刚来日本还是学生的时候,身边的同学也为了省下电费,把枕头、换洗衣物等都搬到了研究室,换了个地方生活。 尽管如此,夏天还是有美好的事。一年最多水果吃的时候就是夏季。西瓜、水蜜桃、香麝葡萄,还有非主流的无花果,都是我的最爱。初来乍到的时候觉得日本水果太贵,譬如一整颗西瓜要价六十多令吉,而且日本还有人因为偷西瓜被捉上了新闻。在马来西亚的小外甥听我说日本西瓜很贵,当我姐带他去吃日本餐时,他就跟我姐嚷着要拍套餐里附赠的西瓜给我看,我姐问他为什么不是拍主食,小外甥说,因为小姨那里西瓜贵,而且只有夏天有得吃啊! 不过,日本水果虽然贵,但品质好,外皮找不到任何瑕疵,果肉也一定甜,非常值得。回国时发现日本的一颗水蜜桃居然要价七八十令吉,突然就觉得身在日本,一定要吃回本才行。 搬出封尘许久的浴衣 夏天值得期待的,当然还有烟火大会。为了让人们忘却酷暑,日本各个地方都会主办烟火大会,从几百发到几千发的都有。刚来日本的前几年,每年几乎都会去周边一些城市参与烟火大会,但散场的时候数万人一起涌进地铁站,身旁尽是大汗淋漓的人,其实颇难受。虽然警察与工作人员疏导措施做得非常好,但地铁站由于一时间涌入太多人,空气难以流通,常有人因此不适倒地。 因为2019冠状病毒,全国各地的烟火大会也停办了3年,去年复办后我却因为有点害怕人潮而对烟火大会兴趣缺缺。而今年决定还是要来点仪式感,搬出了封尘许久的浴衣。比起当初的手忙脚乱,今年穿浴衣可是颇有心得,加上平日常看束发教学视频,仅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整装完毕出发看烟火去了。 当年爱看的日剧里,男主约了喜欢的女生,赴一场浪漫的烟火大会。如今穿上浴衣的我,牵起了爱人的手,仿佛就像是走进了年少时期的梦里,尽管还未抵达目的地早已汗流浃背。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9月前
9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