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城

10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想深一层,最坏和最愚蠢的时代,是不是后马哈迪和马来政党出现严重分裂,就已经走到了尽头?好的时代和智慧时代,像大马城的环保和有序规划,正在开始? 从占地486英亩的吉隆坡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的大蓝图看,这应是后马哈迪时代首个具有大规模环保设想的规划。大蓝图的土地利用多样性,包括商贸、旅游、文化和研发创新等功能。更具深重意义的是,它以公交为导向的发展功能。 按数年前大马和新加坡曾达致协定的隆新高铁计划,大马城也被定为吉隆坡的终点站。从环境可持续发展层面看,大马城要在吉隆坡建设成一个高质量和绿化的宜居城区目标,理论上完全值得支持。不过,鉴于大马半个世纪以来惯有的规划政治化,我们支持的热诚和对它的信赖度还是有保留的。 首先,大马城要把一个规划格局已经搞坏的来个浴火重生,容易吗?这就有点像在一个脏乱的贫民区中间建一个大豪宅,与周边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和不协调。我们姑且回顾一下过去50年来巴生河流域的规划格局是如何搞坏的。 纵使1980年代初出现过吉隆坡大蓝图,但当时这个大蓝图宏观性很强,具体性不足,落实时许多条款容易被执行官员和政客作自我诠释,以配合有要求的发展商的需要。总的来说,吉隆坡直辖区和整体巴生河流域大城区规划格局缺乏一个有机的综合方案。须知,城市化建设和蔓延机制已不能以行政单位各自为政,而是必须融为一体,并作综合规划和管理。 除此之外,造成道路与轨道公交衔接落差与严重短缺的还有国产车等因素。大量在雪隆区以不透明的方式营建高速公路网,更是数十年来执政党领导下,用来拉拢支持的政治经济基础。 但凡了解现代城市交通规划者,均认为大城区不宜兴建过多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不但占用大量城市土地、间接鼓励车主用车、影响城市景观,引起的噪音和空气污染更是环保及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大忌。特别要提的是,雪隆区公路的扩建,往往采取的原则是,对现有建筑物,即使是毫无文物保留价值的,能不拆迁就不拆迁,因市政府不想付巨额赔偿金。因此,人们难免会看到,一排旧商店面前,抬头便是车流滚滚,业主店前无处停车做生意难,工作环境更是恶劣不堪! 前首相马哈迪治下的第一任期(1981到2004)的23年中,不遗余力的推崇国产车计划。如今重新审视其业绩,可以的说是个败笔,国产车最后不得不在2017年把49.9%股权卖给中国公司,以新策略经营业务,取得好转。 国产车计划留给雪隆区的不但是许多没必要的高速公路,还因政府鼓励使用国产车而严重忽略了公交系统。马哈迪本应将大笔花在国产车的部分资金用来补贴公交系统,包括私人巴士公司,以改善交通系统。令马哈迪想不到的是,他把巴生河流域700多万人口营造成一个几乎“没车不能出门”的格局外,庞大的高速公路网并没给道路带来通畅,反而是日渐堵车。 坦白说,我们也不应把过错全归咎于马哈迪。整个政府的高层领导团队均应负起一定责任,那些城市规划部门的官员,获取政府各部门规划合约的私人规划顾问公司,理应具有专业知识,知道现代化城市不可再走美国式“汽车依赖综合症”(Car dependency syndrome) 的错误。但他们都默不作声,或者发出的声音过小,没有尽到具有高度公民意识的责任。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我想引用这句话来表达我应该乐观一些,摒弃我对过去50年来巴生河流域规划恶劣的印象和观点。再想深一层,最坏和最愚蠢的时代,是不是后马哈迪和马来政党出现严重分裂,就已经走到了尽头?好的时代和智慧时代,像大马城的环保和有序规划,正在开始?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6年前
6年前
6年前
6年前
7年前
7年前
7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