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天灾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4月前
(华盛顿12日综合电)尽管今年仍有4个月的时间,但据美国国家海洋暨大气管理局(NOAA)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期间,美国灾损达10亿美元(约46.80亿令吉)的天气与气候灾害,来到破纪录的23起。 截至目前,全美遭受的23起重大灾害包括了18起恶劣天气事件,如强冰雹、龙卷风等;2起洪水事件;1场热带气旋,即飓风“伊达利亚”;1场野火事件;1场冬季风暴事件。 NOAA表示,这些天候灾害总共“造成253起直接和间接死亡案例,损失超过576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这项统计数据还未包括今年8月份影响加州部分地区和西南部的飓风“希拉里”,因为这起飓风的损失仍在统计中。另有一起天候灾害有可能也达10亿美元等级,即影响南部和中西部的乾旱。 忧思科学家联盟气候与能源计划政策主任克里特斯表示,“今年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在此过程中看到这些破纪录的数字,让人震惊之余,也再次证明了经济代价惨重天灾的趋势正日益恶化,当中有许多有著不可否认的气候变迁足迹”。 2018至2022年间,此类天候灾害事件每年平均18起;而1980至2022年间平均仅8.1起。 欧盟气候监测机构上周表示,2023年可能会是人类史上最热的一年,北半球夏季的全球气温是有纪录以来最高的。 根据NOAA说法,美国今年经历了有纪录以来第9暖的8月。 然而,尽管美国2023年出现的10亿美元等级灾害次数翻新,但经济损失总额并没有高出其它年份。 以2022年9月重创佛州的飓风“伊恩”为例,这场天灾造成152人死亡,损失高达1129亿美元(约5278亿令吉)。 损失最惨的是2017年,在进行通膨调整换算后,损失达3837亿美元(约1.79兆令吉),其中大部分来自相继来袭的飓风“哈维”、“艾尔玛”和“玛丽亚”。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最近的天气很热,根据气象局报告显示,新山的平均气温从2005年的27.9摄氏度,上升到2018年的34.6摄氏度,平均上升了6.7摄氏度。 另一个数据,今年2月28日至3月3日,柔佛州平均降雨量达到54.8公分,昔加末县的降雨量在4天内更是达到73.1公分。 对比整个3月份的柔佛州19.5公分平均降雨量,气候变化的异常现象,已经隐隐成为了一种新常态。 同时,自2013年以来,全球海平面加速上升,意味着因海平面上升所造成的灾难性洪灾风险,也在逐年增加。 若不加以正视,洪灾造成的生命与财产损失就会逐年增加。 全球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造成了严重影响,迫使各国政府不得不正视各种环境课题。 因为极端的气候变化,也意味着靠天气吃饭的农业受到严重伤害,对粮食生产形成危胁,一旦发生严重的粮食短缺问题,甚至可能上升到动摇国家安全的层面。 柔佛在今年3月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水灾后,州政府终于在第15届立法议会第二季度第一次议会,成立跨党派的“柔佛州气候变化和天灾管理委员会”。 由15名来自各政党和政府官员组成的委员会,将履行各项工作项目,包括: 1.探讨相关法令条文; 2.研究气候变化和水灾应对措施; 3.探讨黑区水灾方案; 4.如何减少水灾造成的影响; 5.加强各政府机构的天灾应对和管理能力。 委员会最近也官访了新加坡,向该国取经。 在此也感谢新加坡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部长傅海燕和高级政务部长许宝锟,两位除了向我们分享在永续发展和环境课题的心得及挑战外,两国代表也针对气候变化、海岸带管理、洪水与雨水管理、储水池、污染控制、碳信用抵消、新能源等作出讨论。 永续发展和环境课题是全球都面对的挑战。 过去,马来西亚社会各阶层在环保课题上缺乏长期的决心和毅力,再加上政策疏漏、执法不严格,我们都必须认真自我检讨。 想像一下,我们究竟想要留下什么样的家园给我们的孩子?作为柔佛州气候变化与天灾管理委员会成员之一,我希望通过这个委员会引导州政府拿出决心拟定、执行新政策外,也能引导企业和老百姓齐心协力保护环境。 是时候,让我们一起为环境做出改变。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8月前
11月前
每当大雨连绵不断,就会听到朋友们互相关怀的问道:“你家有淹水吗?” 这种问候语在近年成了马来西亚一种特色,因为逢雨必灾是我国一项“传统”,如果你家不幸水灾了,那是自然现象,除了自叹倒霉外,也无能为力。 多年来,政府从没有因水灾越来越严重而有所改进,政治人物除了不停扮演“水灾天使”角色外,天灾的事只能交给天处理。 可叹的,每次发生水灾的地点都一样,每次发生水灾的月份也是一样,从电视台、纸媒、网媒,甚至是平民老百姓拍摄的视频内容,如果不注明年份和月份,大家真的分不清到底是何时发生的事情,毕竟一年淹几次水是稀疏平常之事。 现在更可怕的,是原本不是水灾区的地点,如今也成为水灾热点;所以,不论是老灾民还是新灾民,彼此都在重复着以前的逃灾动作,最不幸的依然每次都有人在水灾期间丧失生命,成为某些家庭永远忘不了的伤痛。 如果是地震或海啸之类的大灾害,我们或许无法避免也难以抵挡,但水灾可以说大部分是人为因素造成,一大堆没有规划的发展计划、毫无节制的森林开发、垃圾和环保的失衡、排水系统的残旧等,都是可以预防以及能够改善,可惜却没有获得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重视。 所以,每一年该发生水灾的地点准时发生水灾,每一年水灾发生政治人物也准时到场指指点点,每一年水灾发生后都有“专家”发表治水政策;结果,明年水灾还是准时上场,从不失约。 人民累了,大家都不想再问亲友:“你家有淹水吗?”,只想每一年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在下雨天能够安心的睡觉,在大雨下着的时候安心工作,不需要担心住家和车子是不是浸在水里,在外的亲人会不会困在水中。 人民要的并不多也不过分,但是却不见当局有认真改善水灾的决心;因此,今年才来到3月份,人民已经被水灾折磨得苦不堪言,接下来还有9个月时间要过,而水灾还会有几次呢?    
12月前
12月前
话说刚出社会工作的前几年,未有汽车,上下班都以摩托代步。要是刚巧碰上雨天,那就得淋雨了。 直到后来某天在外婆家因为无聊拿起一本《通书》(也称《通胜》)翻阅时,发现当中有着一篇题为〈节气与气象的农谚〉的篇章,里面收录各种从事农业的古人凭借多年对各种时节与天气变化的观察,整理出来的一套资料,以方便务农者参考,并预判气候、预测农作物收成情况或避开天灾。 当时想着我虽然和农业没有任何关系,但上下班日晒雨淋的,若能借此预判天气,调整行程,那不也是美事一桩吗? 因为当时对廿四节气不熟悉,所以有一大部分都记不起来,但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当中的“初一落,初二散,初三落月半”,“顶看初三,下看十八”和“立春落雨至清明”。里头的共同点是,若初三下雨,基本上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多雨的,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日子我的雨衣得准备好了。 知识得与时并进 今年除夕,团圆饭后和朋友聚会时刚好聊到天气这个话题,我就向朋友们抛书包了。初一落,初二散,说明初一下雨的话,初二就会是晴天。当然也表明不一定准确,毕竟天气预测这回事还是仅供参考嘛。 初一和家人到庙里拜拜时,那雨下得是真的大。在庙里避雨的我又想起初一落初二散嘛,明天该晴天了吧?结果,初二下午又下起了大雨。想起除夕那晚还刚跟朋友说到这个,马上就失准了,还好我事先已跟朋友表明是仅供参考,不然就糗大了。 后来想想,农谚既然是古人记载的观察经验,自然没有把近年全球暖化导致的气候变化问题计算在内了。除了天气本来就变化多端,还得考虑地域问题。总不可能《通书》所在之地,天气都一样,那太不符合逻辑了。 前人的经验固然宝贵,但把知识与经验套用在日常生活上,还得与时并进,把当前的各种变数纳入考量。不然,就变成人们说的“一本通书看到老”了。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