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奥密克戎

(新加坡5日讯)新加坡的冠病病例过去两周连续过万,和前周相比翻倍,受访专家指目前在新加坡传染的主要毒株包括EG.5都属奥密克戎的变种,虽更易传播但毒性较小,所致感染症状也较轻。 《新明日报》报道,新加坡卫生部官网最新数据显示,在9月25日至10月1日间和9月18日至24日这两周期间,新增冠病确诊病例分别达到1万5299起和1万4843起,除了比前一周的6401起多了超过一倍,也是继5月21日至27日间的1万4851起病例后,相隔4个月的另一高峰。 卫生部表示,尽管病例上升,但相比前几波疫情,感染人数较低,且平均每日新增住院病例和重症病例也保持在较低水平。病例激增原因包括群体免疫力减弱、新兴变种病株的增加以及跨境旅游和社区互动的增加等。 亚太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就指出,9月的跨境人流如学校假期出国和F1赛事或提高了病毒传播开来的几率。 他引述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的官方数据表示,目前在新加坡传播的毒株为EG.5和XBB 1.16。他指出,这些毒株都不是新的,且过去几个月也已在一些地区成为主要毒株,皆为奥密克戎的亚变种毒株。 淡马亚说,奥密克戎具两特征,其一就是感染症状轻微,染疫者因此更有可能外出,进而在社交中使病毒传开;其二就是能躲过先前感染或疫苗接种所建立的免疫系统能力。 卫生部促国人继续接种疫苗 卫生部受询时告诉《新明日报》,自今年2月13日过渡至绿色警戒级别以来,新加坡冠病疫苗接种率持续下降,从2月约14万剂下降至8月约4万剂,减少超过70%。 发言人指出,疫苗接种仍是新加坡对抗冠病的第一道防线,当局敦促国人在符合条件时继续接种疫苗。 卫生部长王乙康昨天以书面回复蔡厝港集选区议员周凯年的提问时也强调,冠病不是轻微疾病,新加坡之所以能够与冠病共存,是因为国人已经通过接种疫苗和安全康复,变得更加坚韧。 他指出,这些保护力会消退,国人必须持续接种疫苗来保持坚韧度,尤其是弱势群体和年长者。
5月前
6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怡保20日讯)前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表示,以奥密克戎(Omicron)传播性质,即使是戴口罩,除非是全民戴口罩,否则一些人戴、一些人不戴,也避免不了病毒传播;不过他认为在几乎所有大马人过去一年曾受奥密克戎感染下,戴口罩不是一个很重要的措施,特别是对心理还会造成很大冲击。   身为心脏专科医生的李文材昨晚在由新邦波赖区州议员黄彩仪主持的“后疫情时代:我们的经验累积与展望”脸书直播中指出,即使是全民戴口罩,除非落实行动管制,否则也是避免不了奥密克戎传播。   “冠病最后一波疫情发生在中国,当地解封后短短两个月,80%人口都感染了奥密克戎,所以此毒株的传染速度非常快,可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马来西亚去年4月1日开放,如果说那时到今天可以避开奥密克戎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相信在过去一年里,每一个马来西亚人都接触过奥密克戎,有非常少数完全不受感染,但绝大多数都受感染,不过可能没有症状、没有检测,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疫情反弹几率低   他说,引用相对完整的新加坡数据,从去年1月1日至今的死亡案例来计算,奥密克戎毒株致命率为0.045%,比普通流感低于0.1%的致命率可说是大同小异。在全球来说,每日低于600人的冠病死亡病例,比死于香烟引发疾病的2万2000人、死于交通意外的3500人更低;而发生在中国的最后一波疫情后,相信没有其他地区受到奥密克戎大幅度感染,所以若说冠病会出现下一波反弹,几率非常低。   “至于会不会有新毒株出现,答案是肯定的,病毒像复印机,复印多了肯定会有一两张瑕疵,就是新毒株。不过重要的是,几乎全人类现在都通过疫苗或自然感染而产生免疫,对新毒株还是有交叉保护作用,因为新毒株99%的基因成分还是和原有毒株大同小异。”   他说,至于是否要定期接种疫苗,他目前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因为现有疫苗并非一个非常完善的疫苗,虽能够降低重病率和死亡率,但不一定能够阻止奥密克戎传播。   疫期没掌握改革良机   李文材指出,在3年疫情时间,马来西亚没有掌握好改革和提升的良机;许多国家在疫后推行了大规模提升,包括数字经济,大马却如同要回到疫情前的2019年,是不实际的。   他指出,行管令一开展,卫生部就应该趁机大幅度提升能力,包括设立团队和动员地方领袖及志愿团体协助行管令、在最短时间内建立检测能力,但政府都没有做到。如果今天还是面对同样问题,只能通过行管令、却不能针对性建立起整个系统能力的话,没有可能控制病毒,这方面他相当失望。   “而且行管令期间,私人企业和员工没有营业、没有收入,但公务员呆在家里、薪水照拿,几个月时间呆在家,公务员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这是领导的无能。其实行管令一开始,政府就应该指示公务员好好思考,疫情后如何把政府行政提升到另外一个阶段。”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北京28日综合电)北京此轮疫情已持续近两个月,感染者仍居高不下。专家表示,北京此轮疫情主要毒株是奥密克戎(Omicron) BF.7,这是中国传播的奥密克戎病毒中,传播力最强的亚型分支,管控难度更大。 《新京报》报道,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介绍,作为奥密克戎变种株的一种,BF.7的传染性太强,德尔塔(Delta)的R0是5-6,奥密克戎超过了10。且奥密克戎免疫逃逸能力更强、喜欢在上呼吸道繁殖,这些意味着感染者能够通过说话、咳嗽,感染给更多的病例,周围的人更容易传染上,奥密克戎轻症较多,也容易降低警惕性。 即便和奥密克戎其他变种株相比,如与年初的BA.1、BA.2和前段时间很多地方流行的BA.5变异种相比,BF.7传播速度更快,传播能力更强,是目前中国境内奥密克戎家族中传播力最强的冠病变种株。 此外,奥密克戎感染后1天就可排毒,两三天就可出现第二代病例,因此依以前的检测频率可能漏掉一些人,阳性的时候已经造成了传播;一旦流调慢一些,人数也可能迅速增加。 虽然感染性增强、代际时间变短,但从临床收治情况看,患者感染后转阴的时间仍在7至10天,并没有缩短。李侗曾解释,这些特点都造成了防控的难度增加。 另外,中国国家公务员局周一公布,根据当前冠病疫情疫情情况和防控工作需要,为保障广大考生健康安全,原计划于下月3日、4日举行的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3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笔试延期举行,具体时间另行通知。北京市教育考试院随后亦公布,下月10日的北京地区下半年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决定延期。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