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孩童

1星期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医生,我孩子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发高烧,吃了退烧药也压不下来。今天一直闹情绪,奶也不喝,手脚开始出现点点红斑,到底怎么了!?”   听到这段心急如焚的开场白,心中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果不其然,手电筒一照,孩子口腔软腭处充斥着溃疡,就是“名副其实”的手足口症(Hand Foot Mouth Disease)啊!经过一番仔细讲解后,父母也对疾病有所了解,终于放下心头大石拿药回家隔离观察了。 我也记不清这是最近碰到的第几宗手足口症案例了。根据卫生部至5月中旬的统计,全国共有9822宗手足口症,虽然不比去年此刻大暴发时来得高,但也不能掉以轻心。5岁以下的孩童尤为高风险群,儿童聚集地例如幼儿园、托儿所等等是手足口症主要传播的地方。这疾病通常是由肠病毒(Human Enterovirus)引起,潜伏期约为4到6天。病发初期通常会出现高温、喉咙痛、食欲不振、疲倦等症状。发烧1-2天后,口腔内会产生水泡逐渐形成溃疡,手脚也会出现红斑或水泡。 由肠病毒引起 “肠病毒(Human Enterovirus)是由六七十种不同类型但性质相似的微小核糖核酸病毒(Picornaviridae)所组成的一个大家庭。其中,柯萨奇病毒(Coxsackievirus)A16,A5,A9,A10,B2,B5以及肠病毒71(Enterovirus 71)是主要导致手足口症的元凶。由于能够引发手足口症的病毒种类繁多,曾患上手足口症的孩童是有可能再次患上手足口症的!” 患上手足口症怎么办? 手足口症是种自限性(Self-limiting)疾病,简单来说,患者自身会产生抗体对抗病毒,然后慢慢自愈。话虽如此,发病的首几天通常是父母心力交瘁的煎熬期。反复的高烧,加上口腔溃疡造成的疼痛及缺乏食欲,真是雪上加霜、火上加油!这时候,正确地使用退烧药、物理降温、利用喉咙喷雾降低疼痛感、确保足够的水分摄取量,是各位父母的首要任务。极少数的不幸案例会发生并发症,倘若症状愈发严重,及时求医才是上上之策! 患有手足口症的儿童何时应该去看医生? 01 无法有足够的水分/奶摄取量 02 精神萎靡不振、极度疲倦,甚至抽搐 03 持续高烧(>38°C)超过48小时 04 患病儿童伴有其他疾病例如免疫系统衰弱、心血管疾病 05 年龄少于6个月 最后,还是老话一句“预防胜于治疗”。既然我们晓得手足口症是通过接触水泡内的液体、唾液、甚至粪便得以传播,那么保持环境干净卫生是至关重要的。勤用肥皂或洗手液且遵循正确的洗手步骤,戴好口罩,不共用餐具,清洗消毒常用物品例如玩具、桌椅等,都能大幅度地减轻传染力度。已患上手足口症的儿童也必须隔离至少10天才能返回学校,以避免传染下一位小朋友或甚至引发感染群。 这年头,细菌病毒千奇百怪、层出不穷!愿天下父母在这条育儿路上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大家共勉之! 更多相关文章: 正视孩子负面情绪问题 亲子对话网络安全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8月前
我家对院荒废的土地多年来在邻里的耕种下变成了翠绿的菜园,隔壁阿嫲种植的芒果树是我从外坡回来时首入眼帘的场景。在外谋生鲜少返乡,周末回家才发觉芒果树逐渐苍劲挺拔,阿嫲在芒果树下设置了一张木板合钉而成的木桌及长凳供人纳凉,闲暇时邻居会聚集在树下聊天。父亲拥有英语俗称的“绿手指”(green fingers),蔬果在他的细心培植下总能茁壮成长,黄梨园与芒果树相映形成了村下风光,像似丰子恺手绘的乡下远景。 菜园旁的电话亭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而淘汰,以往总会见到几个友族同胞在电话亭煲“电话粥”至深夜。由于久站而感到疲惫,他们不时更换站立姿势,我总好奇电话另一端与他对谈的人是男是女,并在脑海中猜想他们的对话内容。如今电话亭只剩下一个躯壳,相信现在的小孩根本不知公用电话为何物。 住家旁边有一间马来同胞社办的幼稚园,中学时在房间窗边温书至眼睛疲劳而向对院眺望,幼稚园操场上的情景一览无遗。旗杆上国旗随着微风飘扬,孩童晨间在操场唱国歌的列队,耳中隐隐传来他们朗诵课文的声响,略带稚气的“A for Apple、B for Boy”的读书声伴随我温习课业。 小时候,幼稚园是我和同伴游玩的地方;放学后,我们会相约在幼稚园的游乐场嬉戏,躲猫猫是同伴经常玩的游戏,游走于黝黑的课室与走廊间倍感刺激,感觉像置身于恐怖片的情景。荡秋千及溜溜板是我孩童时期的美好回忆,一直到天黑母亲呼唤我们回去吃饭,大家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游乐园。 家乡才是我的归属 距离我家约一公里的拉美士火车站建设于英殖民时代,火车轨道从北到南长达千多公里,是连接多个州属城镇的主要渠道。火车经过时“呜、呜”的鸣响在我家皆能听闻,仿佛诉说车厢乘载的货物过于沉重。儿时每逢农历新年,我们一家人都会乘搭火车到巴罗(Paloh)外婆家拜年,火车即将到站,缓缓而驶时浓烟喷向空中的情景深深烙印我脑海。 拥有百余年历史的火车月台伴随我成长,我乘搭火车的目的地逐步遥远,它把我送到不同的城市,开阔了我的视野。每当我返回家乡,跳下火车踏上月台的那一瞬,熟悉的场景总让我感到一丝暖意,外面的世界虽然多姿多彩,但家乡才是我的归属。 拉美士火车站见证了朝代的变迁,从二战时与日军抗战、1957年马来亚争取独立及千禧年的到来,它承接了数代人的宿命。如今,随着铁道局扩建火车双轨计划如火如荼的进行,旧时的火车站已被拆迁而成为历史,但它是拉美士的重要地标,并将继续以新的形式为民众服务。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