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宣传

1天前
1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前阵子获得朋友赠送的《再见梵谷:光影体验展》(Van Gogh Alive)入门票,于是和友人相约去看展。排队等待检票时,友人瞄见前面的女生在手机上刷着“梵谷展打卡指南”。他给了我一个眼神提示,我瞄了瞄,瞬间明白他想说什么。原来大家都是有备而来啊,竟然还有这样的指南。 进入展厅前,要先越过一片橙黄色的向日葵园——实则是插满塑料假花的花丛及玻璃镜背景墙,以环绕的镜面折射营造一种仿佛置身大片向日葵园的效果。狭小的走廊因打卡拍照的三两人群阻挡,使我们一开始参观就有些寸步难行。塑料材质的花瓣和枝叶在镜面的反射下有些过于刺眼,我开始意识到,这艺术展是以“参观者的打卡胜地”这样的出发点来设计的。比起传统美术馆和博物馆,这类购物中心里的展览所构建出的场景展,其实更受年轻人欢迎,且不需要费力宣传,它的“打卡点”其实就是最好的宣传工具。对大多数人来说,其参观价值不在于艺术品本身,而在于是否能够拍到好照片,为自己的社交账号增加流量。 匆匆走过来到主要展厅,墙上和柱子上分别是梵谷的生平及一些作品介绍,以马来文和英文文字搭配一幅画来呈现。扫描旁边的QR码还能阅读华文翻译以及聆听三语的语音介绍,也算是考虑到不同人群的需要。 另一边,展厅尝试还原了梵谷的画作《在阿尔勒的卧室》,让梵谷曾居住过的房间实景重现。参观者轮流上前坐在椅子上、床上,甚至地板上摆拍。不知梵谷是不是好客的人,这一天得多少人进入他的房间啊。我们正准备转身去往下一个展区时,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男男女女越过我们涌了进去,一同摆出各种姿势拍摄。友人见了忍不住说了句:好像在拍专辑噢!我被他犀利的言辞逗乐,边转头憋笑边提醒他控制声量,免得被当事人听见。 梵谷的画作不过是点缀 展区的另一角还设立了小画室,四方大屏幕前站立了两排画板,工作人员分发画纸和铅笔,让参观者跟着录像的教学临摹《星空》及《在阿尔勒的卧室》。我对此颇感兴趣,便也领来画纸和铅笔涂涂画画。间中突然出现一位“好心人”近身替我录影,友人小声地告诉我:你被录进去了呢!原来所谓的体验式互动展览,观看者也是被观看的一部分。 我于是归还铅笔离开画室,一边行走看画,一边用身体闪躲拍照的人群,似乎要把体积缩到最小,才不会入了别人的镜。偶尔无意间与摆拍的人对上眼,我都会产生一瞬的尴尬。那种尴尬来自于对方肢体表现的不自然,符合网络审美而刻意摆弄出来的姿势,定格几秒钟,好为当晚的帖子积累些素材。 我们现实中的躯体和意志,仿佛被系上了木偶线,而在另一端牵引着我们的,是网络世界里的另一个自己。 此次展览的亮点是一个长达40分钟的沉浸式体验,即运用虚拟现实,360度将梵谷绘画生涯中的作品投射到屏幕、地板及天花板上,让观影者在音乐、旁白及动画的伴随下感受梵谷短暂的一生。展厅内影影绰绰,有人盘坐在地上,有人站着,有人走动着。更有人站在大屏幕前用高科技镜头截取光影,毕竟绚丽多彩且不断变换的斑驳油画是照片最好的滤镜。我甚至有种错觉,梵谷的故事与画作不过是点缀,主角另有其人。我和友人缩在一角,透过不断移动的人群缝隙,努力捕捉色彩之下的激情、沉沦或阴郁。事后有人问起此次的体验,我想了想答道:你有试过在电影院看电影时,屏幕上一直有影子在走来走去吗? 闭展时间到了后,工作人员催促我们离开。临走前,友人随口问了一句要拍照吗,我笑笑,看了看购物中心走廊上的巨大广告墙。我们挑了一处灯光不太好,没有文字、图画,仅有油画色块的背景,简单合照后就离开了。只因为那是梵谷式的油画笔触,我曾仔细寻找它,在星夜里,在向日葵里,在夜间咖啡露台里,在乌鸦与麦田里。淡黄、橘褐、墨绿、靛蓝,一笔一画叠加出梵谷的一生。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双溪古月28日讯)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指出,年轻领袖需要更多的包装与宣传,并通过接触人民的方式,将所作所为告知选民,避免再次出现“有事找马华,投票却投行动党”的情况继续发生,导致相关选区的居民无法获得应得的照顾。   “反对党常呼吁游子返乡投票,并表示低投票率会提高国阵的胜选机率,这其实也显现了国阵能够解决大部分的问题,选民才会投选国阵,而常期在外工作的游子不了解究竟是谁真正在当地服务,受到反对党在网络上所引起的民间愤怒影响,在投票日带着情绪回来投票,这其实对真实居住在当地的居民很不公平。”   他今日下午出席马华双溪古月协调员办公室开幕时致词指出,人民代议士应该积极处理选区事务,解决当地所面对的问题,而不是在座谈会上到处说人是非,挑起种族情绪。   “当选民面对问题时,代议士不应推卸责任,而是尽所能地解决问题,在我作为教育副部长期间,当时也有部分尽责的反对党议员,趁着国会能够见着相关部长,拿着一堆资料前来咨询要求处理问题。代议士的角色很重要,不应是那种在座谈会上到处说人是非的代表。”   他也说,国阵提供了最好的平台,不分种族地给予机会协助选民解决问题。   “1995年的大选,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受媒体询问有关大马成功的秘诀,当时他便提及最好的方程式便是国阵,为了国家稳定,我们必须赢回政权,并重新策划过去因改朝换代而被终止的发展计划,因为只有政权稳定,国家经济才得以展开。”   出席者包括马华金宝区会主席拿督李志亮、打扪区会主席拿督王林清、金宝国阵主席拿督阿都拉曼、巫统金宝区部署理主席拉菲兹、国大党金宝区部主席巴拉、马华克兰芝协调员伍惠玲、马华务边区会署理主席廖仪玲、金宝区会副主席黄耀华、秘书张耀煌、组织秘书罗建昌、区会妇女组主席任宥好和印度人前进阵线金宝区部主席塔卡亚等。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