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帮助

3星期前
大学的人际圈子一直是个闭口循坏。 某天,几位大哥的出现意外打破了这个循环。他们正是监管校园停车场的保安。 那天下课后,我一如既往地先打开副驾驶座位的车门放置书包。还未来得及卸下身上的重量,便惊见一只知晓坏事败露的壁虎出现在车门内部的下方。刹那间,无数的感叹句接连冒出——万一它在我开车时跑到方向盘上怎么办?万一它已在车上某处诞下了宝宝怎么办? 而壁虎早已惊慌失措地从储物格下方的黑色圆管逃走了。但我并不知道那个圆管通向何方,担心它兜兜转转还会回到原地,只好向保安求助。 “Bang! Boleh tolong ah?” 保安大叔的眼神透露出些许犹豫,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Kereta saya ada cicak!”我开始比手画脚,激动地指向犯罪现场。 保安大哥开始挪动步伐,跟随我到车子停放处。我把车门打开,毫无隐瞒地呈堂供证,一边指着黑色圆管,一边重复着“Cicak tu lari dari sini!”大叔却在关键时刻挠起头皮:“Cicak?” 我马上搜出这家伙的照片,想方设法将之放大,只为让他一睹主人公的“风采”。果然,他微微扬起了嘴角,却径直走开了。正当我纳闷时,一位高大的保安走向了驾驶座,随后另一位印度保安走到了副驾驶座旁。他们同时让我打开车门。我立马意识到他们就是刚刚那位保安请求支援的对象。两位保安二话不说便直接蹲在车旁,用手机的手电筒往车里下方的各个角落照去,并徒手开启地毯式搜寻。 不一会儿,第一位保安握着一支蓝色原子笔回来了。我猜想那可能是他的救援工具。他们3位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互相换了位置,就这样又继续搜寻了好几分钟。最后都带着些许歉意对我摇了摇头。“Tak ada ah moi。” 当下,心中流动的暖意远超于那份没逮到壁虎的可惜。离开前,那位高大壮硕的保安大叔问了我:“Takut ke?”我羞耻地点点头。他却说,“Tak payah takut la, sudah keluar。” 虽然我半信半疑,但当下唯有这么相信着才能安心开车。凭借着这句话,回家的路上异常顺利,壁虎似乎也找到了它的归宿,至今未见踪影。 正当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麻烦坚守岗位的他们时,隔天停车场发生的乌龙事件又让我再次欠下了人情。停车管理处误以为我违规停车,锁上了我的车胎。印裔保安语气平和地询问我有没擅自移开“禁止停车”的警告牌泊车。我不断申明自己绝对没有这么做,但又苦于如何自证清白,毕竟车上没有行车记录仪。在极度紧张下,保安大哥耐心地指示我取下雨刷下的警告单到地下管理处办理手续,还随口叫了另一位保安为我带路。而他,正是前一天叫我“tak payah takut”的定心丸大哥。 当事情演变成需到指挥中心调动监控录像时,印裔保安却忽然骑着摩托闪亮登场。他额上的汗水在烈日下显得晶莹剔透,灿烂的笑容依旧掩饰不了先前到处奔波的痕迹。大哥习惯性地摆了摆头,难掩开心地告诉我事情解决了。原来,清晨值班的保安疏于履行摆放警告牌的任务,所以错不在我。想必这位大哥在我忙着处理手续时也来回辗转了多地,只为与当时值班的保安再三确认。数不清当时候说了多少句“thank you bang”,但我会永远记得几位大哥善良的脸庞。虽然道不出他们的名字,这段特殊的经历却意外让我和他们成了朋友。 被记着的感觉真好 以前到校后,我只会履行一贯的社会准则,礼貌地对保安们点点头。现如今,这个习惯已裹上了满满的敬意。每每见到他们,感激之情就会油然而生。而他们也会报以精神饱满的“morning! ”放学支付停车费时,保安大叔竟会在我开口前就直接在发票打印机上,一字不漏、准确无误地输入我的车牌号码。当时心想,被记着的感觉真好。 有一次搭火车到校时,站在远处的定心丸保安竟主动地与我招手,甚至还摆出了一系列动作:先是模仿开车的姿势,再转动手腕。其实他是想问我:“Hari ini tak ada kereta ah?”我会心一笑,收下这份关心的同时也迅速回复了他。这些点滴,仅占据生活的0.01%,却意外地让这段品味人生的路上变得颇有层次。忙碌的一天中,似乎多了一份来自陌生人的关心与温暖。 在这个速食时代,保安大哥的善意显得更加真诚可贵。生命里总有一些我们一辈子也无法道出名字和姓氏的人,他们的出现却能带给我们安定与温暖。而我们要做的只是去发现、感恩,与珍藏。这段经历,提醒了我要善待所有辛苦值班的abang,感激那些愿意停下来扶你一把的陌生人。平凡普通的一天中,我们皆有可能成为需要帮助,或是提供援助的人。但愿大家与世界交手的路上,也不忘留意身旁的甲乙丙丁。那些无意间的小举动,一句话,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处境,点亮一个人的世界。
3星期前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关心那天我和朋友H从一家连锁日式料理店离开时还有说有笑,买了两件价廉物美的新衣。逛完一家模型店后,H突然说想去厕所,结果半小时未归。我拿起手机,用通讯软体询问,过了一会儿,H用寥寥几字表达了不舒服,需要我去帮忙买瓶如意油。 买完如意油,从厕所隔板下递给她时已是晚上9点30分,购物中心里的商店陆续关门。我又在外面焦急地等待了半小时,两次跑到厕所门板外呼唤H的名字。H只是虚弱地回应我,让我可以的话再去买一些止痛药。就在我走出厕所时,一位穿着红色碎花衣服,拿着黑色环保袋,身材娇小的安娣拉住我,焦急地问:“你朋友还好吧?要不你让她别锁门,不然她晕倒在里面就不好了,我去帮她买100号,补充水分,现在NTUC还开着,她这种情况脱水就危险了。” “不用了,她好像也喝不下。”我有些怀疑地看着她,不敢相信有人如此热心。可是对方没有注意到我的怀疑,解释道:“我刚才听到那个小妹在里面呜呜叫的,看起来很不舒服,要不你让她开门,你是她朋友,应该可以去帮她清洁一下拉好裤子,我在外面看着。下面有个24小时营业的诊所,我们扶她下去看医生。” 她的建议说服了我,我心中迅速打消了对她的怀疑,转为无以回报的感激。她随着我来到厕所,虽不至于担忧得像是自己的亲孙女患病一样,但对陌生人来说已是难得的关心。我敲敲门,问H能开门出来吗?厕所里发出一些干呕声,H说:“很难,我尝试一下。” H推开门,原本就瘦弱的身材加上偏白的肤色让她如今看起来更脆弱,安娣抢先搀扶着她,一边问情况一边按压H掌心的一个穴位。我拿起H的包包,和她一起把H搀扶到楼下的诊所。 期间H的眼睛半张,双腿打颤,若不是我们两人扶着,恐怕马上瘫倒在地。终于来到了诊所,我感激地向安娣说:“谢谢你帮我扶她过来,这边我来接手就可以了,时间也很晚了,安娣你可以先回去。” “没关系啦,我就住在这附近,你跟护士拿一点温水给她喝。”她走之前还不忘叮嘱。 不过柜台前的马来护士找不到水杯,只能给H勉强递了一瓶矿泉水。我摸了摸她颤抖的手臂,上面有些冷汗,见她也拿不起瓶子,干脆将开好的瓶口送到她嘴边,但她只是闭着眼睛摇头拒绝。 难道外劳没有生病的权力 我们是唯一的病患,医生很快接见了我们。一位同样也不高,但梳着整齐油头,戴着口罩的医生坐在椅子上。我小心翼翼地扶着H坐下,H忍不住发出干呕声,而我迅速拿起之前护士给的呕吐袋放在H面前。 “你今年都22岁了,不是小孩子,要学会控制呕吐,你再这样吐下去会脱水的。”那位医生用严厉的语气说道,在权威面前我反射性地点点头,竟然也附和似地想要收走呕吐袋,但H还是忍不住干呕,甚至因为频繁的走动而更不舒服,几乎要从椅子上滑落。 “拉肚子的次数多吗?” “一点点。”H小声地说,我连忙转达,顺便补充她的情况。“她今天吃得不多,我怀疑是刚刚她吃的汉堡肉盖饭不太卫生。” “那她是要打针还是吃药?” “啊?”我转头看向H,H虚弱地做出了一个打针的姿势,我像是一个扩音传声筒,向对着电脑打病历单的医生说:“给她打针吧,她平时吞药就很辛苦了,现在也吞不下什么东西。” 医生拿起桌子旁一个小罐,也不晓得是什么药剂,却只摇了一下罐子,就径自走出去。我诧异地看着他走出去,隐约听见门外的医生告诉护士药已经空了,护士便往身后的药箱翻箱倒柜地找,甚至再次越过我们,来到看诊室翻查抽屉,寻找还有没有注射用的药剂。难道这家诊所都不把他们的药记录在案? “因为我们新的药还没测试过,我怕她过敏,所以我还是开口服的药给她。”几分钟后,医生和护士似乎都放弃寻找了,并擅自决定了要给H开口服药。 哪怕我对这位医生的专业度已产生了质疑,他的冷漠和无礼却能更上一层楼。开了一些抗生素和止吐剂后,他再次严厉地说:“你们是马来西亚人来这里工作的对吧?要强壮一点,这里不是你们这种人可以随便生病的地方。” 由于H的雇主没有给她购买医疗保险,所以H必须支付昂贵的医药费。在柜台替H垫付110块新币的医药费时,我脑子转过了很多的可能性,也许那位医生想要表达的是,我们在这里看病很昂贵;也许他是出于好心,希望我的朋友能坚强一些,省下医药费或照顾好自己的健康。但这些猜想都抵不住我心底一个最糟糕的念头,就是他认为外籍劳工来这里是为了工作,理应有更健康的身体和更坚强的心智,而没有生病的权力。 那位医生走来柜台时,仍在唠唠叨叨地说不要再干呕了,那只是在浪费你的体力。被屡次责骂的H忍不住小声咕哝两句,又不是我可以控制的,随后继续干呕。正当我的脾气在爆发的边缘,准备卷起袖子和医生理论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安娣竟然又绕了回来,还带着她一身黑衣、打扮朴素的女儿。对方似乎刚下班,但还是主动上前扶着H,向我问道:“她现在怎样,还站得起来吗?” “刚吃了点药,可能有点晕。” “唉,你看年轻人在外面生病也是可怜,还好你朋友在。”安娣边说边又继续按摩H手上的穴位,“你们知道这里打车的地方在哪里吗?我扶她过去,来,阿妹,你来帮忙扶她的左边,另一个小妹要拿药又要叫车,不方便扶她的朋友……” “谢谢,真的谢谢你们。”我连忙弯腰鞠躬道谢。看着两位素昧平生的路人热心地帮助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无关身分或职业,在新加坡这个大米缸里也能养出千百种不同的人。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8月前
总的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无论对于被帮助的群体,还是骗人的机构,确实是非常恰当的。他们利用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和那些有善心的人,从中牟取不义之财,这种行为是极其可恶的。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来制止这种行为,那么这种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多,最终伤害的是整个社会的公义和信任度。 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不仅仅是一句俗语,更是现实中的真实写照。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人总是利用其他人的善心来行骗,宁可不去工作都期待获得善款来过日子,尤其是近期的社交媒体平台忽然出现很多这类的筹款活动。刚刚才看到一个放着孩子可爱照片的帖子,内文写孩子想去上课,但是父亲没钱了,每天吃都成问题,然后呼吁民众捐钱。 其实这个本来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有人不足,有人有余,这样就好像《道德经》里说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的法则,有多余的人可以帮助有缺乏的人,这样整个社会就会更平衡。但是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想过,现在已经不是什么荒芜年代了,经济科技都那么发达,有手有脚只要愿意去做工,要过什么大富大贵可能不容易,但是有饭吃可以过日子,这些基本上还是做得到的,而为何这个家庭却会面临这样的情况呢? 可怜的源头是可恨? 根据一些网民的留言,提供他们知道的实情——主要是故事主角很懒惰,两夫妻的岁数只是35和37岁,正值冲刺的年纪,他父母其实已经帮了他很多,只要求他能够有一份正常收入的工作,不足的地方他们都愿意补贴,只是主角却因为懒惰不做工,所以宁愿装可怜,一直等待人家捐助物资和资金给他,这样既不用工作,也能够过日子。当然,这些情节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我们没人知道,但是换个角度,就一个正常的情况来说,夫妻俩都正值壮年,为何两人都没能工作呢?这个确实是有点耐人寻味了。有时候我们觉得他们很可怜,但是其实又是什么情况导致他们可怜呢?会不会源自于一个可恨的原因呢? 而过后天哥又在某平台看到另一则筹款贴文,讲的就是一个年轻人很努力工作,每个月工资1500元,他却愿意把1000元寄回家乡给太太,是个好老公,但是这个月手头有点紧,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帮帮他。然后还看到另一则就是太太差不多要生产了,所以丈夫被逼停下工作照顾他。当然,这两则也是网友反弹较大的贴文。有时候我们会好奇,其实他太太是否完全没工作?为何先生需要千里迢迢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然后做最低工资的工作?重点是把大部分钱寄回去后自己又不够花?然后另一个则明知道自己资金周转有问题,还要停下工作来照顾太太?身边真的没人可以帮忙照顾太太?只能靠资金资助? [vip_content_start] 可怜之处只是表象 首先,我们来看看人为什么会可怜。如果说是因为某些原因而陷入困境,比如失业、家庭问题、健康问题等等,导致他们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办法过好日子,在这种情况下,寻找各种方式来获得帮助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上述几个个案中,都是两夫妻的情况,遇到问题去筹款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除了筹款之外,难道真的就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吗?这个就是值得深思的问题了。然而,有些人的可怜之处往往只是表象,背地里却可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可恨之处也说不定,否则为何最后会发展至那个情况。 除了筹款者本身,有些筹款平台也是有问题的。有些平台会不断寻找一些看似需要帮助的人士,然后就拍拍照,做做社媒的帖子,有些甚至经常编造各种故事,以引起人们的同情,比如谁谁患病、谁谁家庭遭遇困难等等,以此来向公众筹集捐款。然而,很多故事往往是虚构的,他们只是想要从其他人身上获取利益。有者甚至会雇用一些telemarketing员工,来寻找潜在的捐款者,而获得的善款,还会与员工对分,最后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善款,用来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70至80%的善款其实都是去到这些平台或者所谓的“Sales Man”手上。当然,天哥也不是无中生有的,天哥就是真正了解了某些机构的运作模式,所以才渐渐地对慈善这条路感到失望,原来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东西都是假的,确实让人感到灰心。 助长歪风 有需要的人更难获助 其实说真的,这种行骗的行为无疑是不道德的,更是不可原谅的。他们利用了他人的信任和善心,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更加难以获得帮助。这些骗子不仅是在对那些慷慨解囊的好心人进行欺骗,而且还会影响社会的整体信任和正义感。这种行为会在社会上制造不信任和冷漠的情绪,最终伤害的是整个社会的公义和道德观念。 天哥认为,对于这些行骗者,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对他们的行为视而不见。所以也建议有意时常做慈善回馈社会的朋友们,如果真的要捐助,可以考虑一些报纸或者有政府认证的慈善平台,这样起码可以减低受骗的机会。天哥曾经说过,也听过很多人说的,要帮人就不需要管他是不是真的,我们问心无愧就好,但是这种想法,其实反而是助长了这些歪风,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其实不是帮了人,反而因此扶助了骗子,让整个社会的人对慈善越发失去信心,从而可能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失去了被帮助的机会。 查明背景 避免助人反被骗 总的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无论对于被帮助的群体,还是骗人的机构,确实是非常恰当的。他们利用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和那些有善心的人,从中牟取不义之财,这种行为是极其可恶的。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来制止这种行为,那么这种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多,最终伤害的是整个社会的公义和信任度。在此天哥也提醒大家,在遇到类似情况时,不要轻易掏钱。要认真查明相关机构或个人的身分,了解相关活动或组织的背景和实际情况,如果有条件可以亲自前往现场观察,避免受到行骗者的欺骗。 最后,在马来西亚,虽然我们的经济不至于可以在世界上有靠前的排名,但是只要有手有脚愿意工作,还是找得到两口饭吃的。做人还是脚踏实地好,不要总想着不劳而获,没什么益处的。然后我也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发扬善良和公益精神,为社会做出一份贡献,但是仅帮助那种真的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助纣为虐地去帮一些有手有脚但是却寻求帮忙的年轻人。现在的社会大家都有经济压力,凭什么自己不愿意工作却需要其他努力在做的人帮忙呢?这个社会已经病了。希望透过大家的努力,可以使这个社会更加公正、公平、透明,为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支持和帮助,营造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让它早日康复吧。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