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彭健伟

3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先是一口弹牙爽口的面条,再来一颗扎实的云吞。云吞肉馅里有迷人的鲜味,朋友说,那正是店家的招牌特色——左口鱼。俗称左口鱼的比目鱼,鱼身扁平没多少肉,但胜在鱼肉味道浓郁,适合用作调味增鲜…… 我家附近的咖啡店有一档猪肉粉,生意非常好,点餐之后往往需要等个45分钟才能吃到。但这猪肉粉远近驰名,味道非常好,所以没什么耐性的我也愿意等。常常就是两人点一壶茶,边沏茶边聊天,刷刷手机消磨时间,直到店主的员工将一碗热腾腾的猪肉粉送上。 某个早上跟一对陌生的老夫妇拼桌,对方显然也是慕名而来,点了同样的食物,面前摆着两双筷子和装了辣椒的酱料碟。不知这对夫妇等了多久,但看他们的脸色显然已经开始不耐烦,丈夫用手机看新闻试图转移注意力(也可能是在逃避妻子的视线),而他身边那位声音有点尖锐的妻子,嘴巴一直在碎碎念: “怎么不多请员工?” “只有老板一个人在煮!” “快一个小时了啦……” “生意那么好,就开个专门店啦。” “唉呀,早知点其他的食物……” [nonvip_content_start] 我们的茶还没凉掉,对方的食物终于送上了。那位安娣低头喝了一口汤。“这汤好好喝。”她说,声量明显比之前低了许多。然后她没再说一句话,全程安安静静地把一整碗猪肉粉吃完。离开前她抛下一句:“一碗面要等这么久,以后不敢来吃了!”像是在说给身后的丈夫听,又像是在跟店主埋怨。 我撇了一眼桌上她用过的碗,空空如也。安娣啊,我知道你会食过返寻味。 话说最近也有一道食物令我一再返寻味。那是一碗大埔面。 一切始于某个嘴馋的星期天,突然想吃大埔面。约莫一小时后,与朋友们快步越过恒常忙碌的富都路,再穿过一排老店铺的五脚基。一路上我们聊着附近的传统小吃,那些仍然坚守古法的,值得一再回味的,当然也包括那些已经变了味道的。店内如常满座,我们先点了食物(可惜限量的米苔目卖完了),稍等片刻即入座。 先是一口弹牙爽口的面条,再来一颗扎实的云吞。云吞肉馅里有迷人的鲜味,朋友说,那正是店家的招牌特色——左口鱼。俗称左口鱼的比目鱼,鱼身扁平没多少肉,但胜在鱼肉味道浓郁,适合用作调味增鲜。左口鱼晒干后碾碎成粉,就成了天然的调味料,无需下盐加味精,这就是许多传统烹饪法里汤头和肉馅的鲜味秘诀。 就在店门外的巷子边,两三张白色折叠桌上晒着一条条干扁的左口鱼。烈日下灿亮夺目的左口鱼层层重叠,色泽分明错落有致,是多么诱人的景象。
4星期前
1月前
走走逛逛,选几件手工艺品,尝几道精致的小吃,累了随意休憩于树荫或河畔。有人演奏乐器,有人画画,有人沏茶,有人搭起了帐篷,有人三三两两在浅滩中玩得不亦乐乎。看似各忙各的,五感却默默与大自然互动,或许这才是人们应该追求的沉浸式体验…… 在晴朗的一天出发,我独自开着车子,从高速公路驶入蜿蜒曲折的山路,然后转入马来甘榜的小路。车窗外的景色一直在变化,从一开始密集的公寓和车辆,骤然一变成了苍郁的高原绿林,尔后又逐渐被淳朴的乡村风光取代。 一栋栋的乡村民宅紧邻河畔,有的种植蔬果,有的经营民宿,有的干脆在门前摆起简陋的摊位,兜售即煮即卖的平民小吃。左边一阵烟吹来,我隔着车窗也闻到烤沙爹的香气,马上就饿了。 再忍忍吧,Waze告诉我快要抵达目的地了。天下竟有那么巧的事,前方依稀可见休闲森林的入口,而我的Spotify歌单正好播放英国音乐家Cosmo Sheldrake那张鸟叫声专辑的歌曲〈Cuckoo〉。前奏一响,布谷鸟的叫声嘹亮而悦耳,乍听还以为是林间的鸟儿在叫。 [nonvip_content_start] 我的目的地是一场森林市集,所在地正是雪兰莪东部乌鲁冷岳的休闲森林。今早才决定赴这一场市集的约,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前几天都下大雨。瞥了一眼手机荧幕上的天气预测——今明天都是大太阳。看来主办方挂上的晴天娃娃奏效了。 取名为在地森林季,这个创意市集主要在推动本地手创作品。近年国内的创意市集不少,但这个市集难得与大自然如此亲近,远离喧嚣都市,轻易就营造出独特的氛围。 节奏放缓,心倏地静了下来,连脚步都轻盈许多。走走逛逛,选几件手工艺品,尝几道精致的小吃,累了随意休憩于树荫或河畔。有人演奏乐器,有人画画,有人沏茶,有人搭起了帐篷,有人三三两两在浅滩中玩得不亦乐乎。看似各忙各的,五感却默默与大自然互动,或许这才是人们应该追求的沉浸式体验。 休闲森林空旷的空间让人宽心自在,连稍嫌扰人的谈笑声都被大地吸收了。移到大自然的市集,努力地将访客的良好体验摆在优先位置,摊主和顾客之间的角色模糊了,家人朋友之间的距离贴近了。我在森林市集里遇到许多久违的朋友,彼此搭肩拥抱互相问好,比平常还要热络亲昵,或许来到森林里的我们连笑起来也比较真诚可爱?
1月前
1月前
赤着脚,在暗处朝向光缓缓前进,轻轻用手触摸,观赏者与其他陌生人一起沉浸在巨大的艺术作品中。这是东京teamLab Planets沉浸式艺术体验的特色。跟传统美术展的设计和陈列不同,它注重的是观赏者的感官体验…… 赤着脚,在暗处朝向光缓缓前进,轻轻用手触摸,观赏者与其他陌生人一起沉浸在巨大的艺术作品中。 这是东京teamLab Planets沉浸式艺术体验的特色。跟传统美术展的设计和陈列不同,它注重的是观赏者的感官体验。观赏者可以透过作品反思,细心观察作品的变化,一举一动亦可改变作品的容貌。 不过,慕名而来的我很快就发现,在这个沉浸式艺术空间里,一个人的体会,和一大群人的体会根本是两回事。当我站在长长的队伍中随着人群依序进入teamLab Planets时,我已经忍不住开始懊悔。 在斜坡上的光之瀑布被两三个驻足自拍的女生挡路时,我不由自主皱起眉头,但黑暗之中她们显然没看见这张臭脸。然后到了另一处,水深及膝,无数的虚拟锦鲤穿梭于脚下,是非常奇特的光影效果。但此刻站在水中的人恐怕和畅游的锦鲤一样多,正当我开始担心这水质的卫生问题时,突然被一个玩得忘我的大个子男生从背后撞了一下,差点就失衡掉入水中与五颜六色的锦鲤们共舞。 [nonvip_content_start] 还没走完全程,同行的友人经已失散,我猜想他们大概还滞留于某个区域拍照。不难想像此刻他们正不亦乐乎地穿梭于发光变色的巨型球体,还有那无穷无尽的水晶宇宙之间,在镜头前展现各种姿势和表情。 或许这根本就是我的问题,是我来错了地方。我醉心的艺术体验,是站在一面风景前般静心凝视,是孤独一人的体验。当我和作品之间产生共鸣,便仿如走入一人之境,没有喧闹声,无需浮夸的声影互动,而是让艺术作品蕴藏的感染力一点一点激发我内心的欢愉、悲伤和情趣。 心一烦躁,脚步也变快,我来到了teamLab Planets的最后一区——艺术体验。垂挂在半空中的胡姬花填满了整个镜面空间,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帘幕。原本的设计,是当参观者走进或远离,垂挂的胡姬花便会上下移动,一个被花朵簇拥的空间自然而然形成和消失。 但眼下参观者熙来攘往,各种拍照的姿势令人咋舌,有的在转圈圈,有的躺平在镜面上,有的干脆盘起腿模仿冥想打坐的姿势。我走向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请他给我指出出口方向,只差没说:“拜托快放我出去吧!”
1月前
2月前
我走在妻笼宿保存完善的街道上,石子路、茅草屋、木窗户,连灯笼和饮水站都留存了宿场昔日的风貌。随意踏入一间供游客参观的宿屋内部,当时古人日常使用的家具,还有他们的绘画、装饰、人偶和地炉等,让后人通过历史文物去揣想昔日江户的生活风情…… 来到中山道(Nakasendo),缓缓走入长野县木曾谷的妻笼宿,会错以为自己不小心穿越了时空,闯入了古时代。 长野县蓊郁的森林里,有着这么一条曾经熙熙攘攘的古道。中山道连结京都到江户(东京的旧称),穿越长野的山区,总长有534公里。中山道也是江户时代德川幕府官用重要的5条街道之一。 中山道全程分为69个宿场,宿场是供旅人住宿和休息的地方。据说当时从京都到东京,这一趟路程要花好几周才能走完,难怪途中设了那么多的宿场。 我走在妻笼宿保存完善的街道上。石子路、茅草屋、木窗户,连灯笼和饮水站都留存了宿场昔日的风貌。随意踏入一间供游客参观的宿屋内部,当时古人日常使用的家具,还有他们的绘画、装饰、人偶和地炉等,让后人通过历史文物去揣想昔日的生活风情。 宛如一爿江户风情被凝固了下来,让后人可以随时穿越时空走入其中,闭上眼睛,甚至还隐约可听见外头的人马喧腾。 [nonvip_content_start] 对日本历史感兴趣,喜爱大自然和徒步旅行的人,无论是一人上路或结伴同行,都适合走一趟中山道。全程534公里确叫人望而兴叹,从妻笼宿走到马笼宿这一段倒是不难达成。 即便如此,我还是作弊了。告别妻笼宿,穿过一段山间小径,经过农场、田园和树林,山路越见险峻,于是贪图方便在半途跃上了巴士,穿山越岭来到了马笼宿。 马笼宿是中山道69个驿站中的第43站,它依靠山路而建,地势格外陡峭,在古代靠人力马力拉车的年代,由于马匹无法翻越山脊,人们只好把马留在驿站,“马笼宿”一名因而诞生。 马笼宿只有一条主路,主路两旁都是古老的石墙建筑和传统的宿屋。在咖啡馆外带了一杯咖啡,独自穿梭于马笼宿的古民居、古水车和古牌坊之间,处处可见前人生活的痕迹。虽贵为旅游景点,马笼宿并没有太多刻意的人为建设,更多的是当地纯朴的小吃和工艺品。 尝一口五平饼,或是点一客岐阜县的荞麦面,然后惬意地漫步在数百米长的石板路上,借着山势沿路眺望天际线,高高低低,视野从脚下一直延展到远方的山岭云雾。
2月前
2月前
平安夜不知何故独自留在医院的老人,服用了护士准备的褪黑激素后应该可以安稳入眠了吧。在佳节的喧嚣与热闹中,狂欢的群众不会知道,在城市里人们忽略的角落,正有许多独自默默从事服务行业的人们。为病人提供照料的护士,守护居民安全的保安,操控列车的驾驶员,值夜班打理整间24小时便利店的店员…… 我的圣诞节早晨,是老人的平安夜晚上。 因为时差。我想,或许我是这佳节时刻唯一值班的口译员吧。同一家医院,同一位护士,同一位老人病患,每当护士连线寻求翻译服务时,接通的凑巧都是我。 在平安夜值班的护士,在例常夜间巡房时来到了老人的病榻前。 —李先生,你还好吗?我叫史提芬妮,是你今晚的护士。 —喔。 —李先生,有感觉哪里疼痛吗? —我的头很疼。 —如果疼痛分为10级,0是不疼,10是最疼,那你现在大概有多疼呢? —呃……4、5吧。 —好,那我给你一颗止痛药。这是泰诺,可以帮你止痛。 —好,谢谢。 挂断电话。过了十多分钟,我又听到了史提芬妮的声音,仍然温柔,丝毫没有深夜值班的疲劳和不耐烦。 [nonvip_content_start] —李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我要去小便。 —好,我来扶你,抓紧你的助行器。小心,慢慢走。 或许是担心如厕的老人可能有其他需求,护士将电话也一并带进了厕所。彼方夜里寂寂无声的厕所里,护士,老人,还有电话里的我,没有人说一句话,我几乎可以听见老人排尿的声音。 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老人每隔十多分钟就按一次红色按钮,护士总是不厌其烦前来查看。这一次,他又向护士讨止痛药吃了。 —我要一两颗泰诺。 —你刚刚才吃了止痛药,不能再吃了。 —不能再吃吗? —是的。来,我给你量血压。嗯,有一点高。我给你拿一颗褪黑激素,让你可以睡得好一些。 —喔。 —来,坐直。小心不要被噎到。张开嘴巴,我把药片放进你嘴里,不要掉了。好,喝杯水,把药片吞下去。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按红色按钮,我稍后再来看你。 —喔。 平安夜不知何故独自留在医院的老人,服用了护士准备的褪黑激素后应该可以安稳入眠了吧。在佳节的喧嚣与热闹中,狂欢的群众不会知道,在城市里人们忽略的角落,正有许多独自默默从事服务行业的人们。为病人提供照料的护士,守护居民安全的保安,操控列车的驾驶员,值夜班打理整间24小时便利店的店员。对了,还有此刻为史提芬妮和李先生翻译的我呢。 无论是我的早晨或你的夜晚,圣诞节快乐,给所有形而上或形而下孤单的人们。
2月前
2月前
灵感来自何处?有人从暗黑的历史挖掘创作的意念,有人往明亮的天空汲取灵感的泉源。我在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了他们对世界的好奇心,在他们眼里世间万物皆有趣。而我能做的…… 上午11点左右的六本木是沉静的,法国艺术家Louise Bourgeois的巨型蜘蛛雕塑仿佛守护着一旁的森大厦,我从张牙舞爪的蜘蛛底下快步走过。 夜晚的六本木才精彩啊,友人提醒我,这么早去干嘛? 来看景吗?位于六本木森大厦52楼的观景台可以360度眺望东京市容。不,我来找灵感。 我的目的地,是再上一楼的森美术馆。这是一座具有全球视野的当代美术馆,跨越国界时代,不断引入新元素,从绘画、雕刻、建筑到多媒体艺术等,每一次展览都是对当代艺术领域的深度探索。 幸运的是,我的到访适逢森美术馆开馆20周年,赶上了集结54组艺术家、150件作品构成的“世界教室(World Classroom)”展。本次展览不仅回顾了森美术馆20年的脉络,也贴切将美术馆诠释为“学习世界的教室”。展览按学科共划分语文、数学、理科、社会、哲学、音乐、体育、综合8个板块,范围广泛,类别多元。 [nonvip_content_start] 或许是“世界”主题太宏大,我看得缓慢,也很散漫,印象最深的都是主题偏沉重的作品。越南艺术家黎光顶采访越战期间的战地艺术家,展示了上百幅珍贵的战地手绘作品,描绘了战场的残暴与无情;柬埔寨艺术家Vandy Rattana的系列摄影作品《炸弹之池》,一张张田野风光优美平和如画作,但丛林中隐约可见的池塘浅坑却是战争炸弹攻击留下的痕迹。 继续捕捉灵感,下午我又去了六本木另一座美术馆——东京国立新美术馆。本次展览以“光”为主题,展出英国泰特美术馆收藏的约120件作品,年代跨越两百多年,以各个时期的重要艺术家及其代表作为重点,阐释“光”在艺术创作中的演变。 展览以18世纪的风景画为开端,呈现“光”如何连接、影响着两个世纪以来的艺术实践——从浪漫主义画家对光影的驾驭、印象派对光线的直接描绘、20世纪初的实验摄影,一直到当代艺术中以光为媒介打造的沉浸式灯光装置。 为了捕捉“光”,这些艺术家们长年累月不断尝试新的创作形式,从William Turner的画作《光与色(歌德理论)》(1843年),一直到那件高悬在展厅中、Olafur Eliasson的雕塑《星辰微粒》(2014年),只求与光同行。 灵感来自何处?有人从暗黑的历史挖掘创作的意念,有人往明亮的天空汲取灵感的泉源。我在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了他们对世界的好奇心,在他们眼里世间万物皆有趣。而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靠近点、仔细点去观察这个世界,在灵感乍现时,赶快用文字保存起来。
2月前
2月前
几乎可以立即感应到下北泽和东京其他地区截然不同的氛围。用“酷”和“潮”这样的关键字来形容它未免太肤浅。这是时尚、文艺、市民生活等元素长年累糅杂而成的一股独特气息,漂浮在下北泽的空气中…… 搭乘小田急线,在下北泽站下车。我又来到了下北泽。 几乎可以立即感应到下北泽和东京其他地区截然不同的氛围。用“酷”和“潮”这样的关键字来形容它未免太肤浅。这是时尚、文艺、市民生活等元素长年累月糅杂而成的一股独特气息,漂浮在下北泽的空气中,充斥在沿街的特色小铺中,也流露在来来往往年轻人的眉宇之间。 坐在Bonus Track商区其中一家用古家具营造怀旧氛围的咖啡馆里,我点了一份当季冰淇淋百汇。清新香甜的香草雪糕、干果碎片、草莓、蛋糕、奶油等一层一层叠在玻璃杯子里,色彩层次煞是好看。我用长长的汤匙挖了一口,甜而不腻,口感各异却又浑然一体。 流行元素和传统文化在下北泽找到了兼容并蓄的方式,就像我眼前的这杯冰淇淋百汇,底部堆叠的是前人遗留下来的、丰厚扎实的文化底蕴,然后随着每个时代填入一层又一层的新元素,最终形成今天这别具一格的魅力。 [nonvip_content_start] 我从一本旅游书上得知,这一切得追溯回20至30年代的铁路发展,下北泽因此吸引了大量东京北上居住的年轻人。在70至80年代,以戏剧、音乐为代表的演艺文化成了下北泽的最大标签,文艺青年纷纷聚集于此,衍生了大量迎合年轻口味和消费倾向的餐厅和店铺,让下北泽逐渐建立起以戏剧、电影、音乐、古着、生活杂货、图书、脚踏车等关键词为主题的文化和商品。 趁着黄昏时分,踱步来到下北泽历史悠久、创立于1981年的小剧场The Suzunari。渐渐暗去的暮色中,屹立不倒的Suzunari横町散发浓浓的昭和风情,眼前情景一如电影画面般不可思议。 随着2019年小田急线的地下化,以铁路旧址为首的车站周边陆续被开发,所幸这些改造计划最终并没有大刀阔斧拆除重建,与原有的街区肌理依然相融合,而且还加入了大量的公共空间,让老街区可以承载更多的公众生活。 我从2020年开幕的Bonus Track走到2021接棒开幕的reload,再来到2022年开业的Mikan Shimokita。新旧交替,这些崭新的商区仿佛一处处文创小村落,除了常见的黑胶唱片店、古着店、咖啡馆,也进驻了时髦的书店、异国料理餐厅、精酿啤酒吧,还有展览空间、瑜伽工作室等新商户,为下北泽注入新活力,使逐渐疲弱的老街区蜕变出新的面貌。 临走前探访了Mikan Shimokita集合工作与玩乐的融合空间SYCL,真切感受到年轻人源源不绝的创意。Mikan在日文中意即“未完成”,这名字取得妙,不但彰显了改造项目的前瞻性和新思路,还寓意着下北泽未来不断变化增生的潜力。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