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性侵

12分钟前
2天前
3天前
(新加坡20日讯)左拥右抱娶两名妻子仍不满足,男子约4年内多次趁第二任妻子不在家时,非礼性侵未成年继女,造成继女对男人反感转而发展出同性恋情后,母亲才发觉进而揭发此案,55岁男子昨日在高庭认罪后,法官判他坐牢13年半。 《8视界新闻网》报道,根据法庭文件,现年55岁的男子共面对10项包括性侵、非礼、偷拍和私藏猥亵材料等罪状,控方以其中3项加以提控,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受害者目前17岁,案发2017年到2021年之间,她当时11岁至14岁之间,为保护她的身份,媒体不可报道任何可泄露她身份的资料,包括被告的名字。 被告左拥右抱娶两妻子 享齐人之福 根据案情,被告和少女的母亲在2010年邂逅,该母亲后来和前夫在2011年离婚,原本独自带着少女和两名儿子一起生活,后来和被告发展出恋情。 被告为了享齐人之福,每隔两天就来回少女母亲和第一任妻子的住家。被告和少女的母亲后来在2019年5月到泰国注册结婚,后来生下一个女儿,由始至终,他仍和第一任妻子维持着夫妻关系。 多次对少女毛手毛脚 被告和少女一家同住的单位是个一房式的租赁单位,由少女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使用卧房,少女和两名兄弟则在客厅打地铺,被告来和他们同住时也会使用卧房,但早在他和少女的母亲注册结婚前,他就已开始对少女毛手毛脚。 被告自己承认,2017年12月尾开始,他经常趁夜深人静之时或者清晨时分,只要有机会他都会趁机揩油,时不时伸手摸她身体的任何部位非礼她,次数多到自己也数不清,大约每个星期都会发生一两次。 2017年12月23日到2018年1月2日之间,少女年仅11岁,她的母亲出国,被告有责任照顾少女和她的兄弟,但被告却趁睡觉之时,伸手摸少女的胸部。 2019年1月到4月之间,少女的母亲再次出国,将儿女都委托给被告照顾,但被告趁机脱光少女的衣服,亲吻、非礼和性侵她,少女虽然害怕但也不敢反抗,被告告诫她不得告诉任何人,年仅12岁的她也担心母亲会和被告吵架,加上羞于开口,所以一直哑忍。 被告的侵犯行为后来一直持续到2021年三四月,少女当时14岁。 母亲发现少女发展同性恋关系 2021年4月份,少女的母亲发现她和一个女性好友发展出同性恋关系而加以责备,少女最终在母亲面前崩溃痛哭,透露自己多年来承受的委屈。 母亲知道后万分震惊,痛骂和打了被告,后者坦诚自己控制不住欲望,少女的母亲为阻止被告再度侵犯少女不再让他们有机会同处一室,每当被告要到家里过夜,她就会安排少女到亲戚家过夜,以此来避开被告。 2021年9月份,少女的老师因发现少女那几年的变化而找她谈话,问她是否遇到什么困难,少女再一次崩溃,并鼓起勇气告知老师。后者将少女转介给儿童保护署,警方也在同一天接到报案,本案才曝光。 被捕后,被告承认他想感受处女的私处,也想体验抚摸不同胸部的感受。
3天前
3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新加坡14日讯)孟加拉客工上门油漆,竟盯上屋内的印尼女佣,第二次见面就说“我要吃了你”,并趁对方雇主去买漆时,在其八旬母亲的眼皮子底下对女佣上下其手,昨日被判坐牢5年9个月和鞭笞4下。 《新明日报》报道,被告是35岁的米亚(Miah Mohammad Suzon),他昨日承认一项性侵罪,所面对的另外3项非礼罪则交由法官下判时纳入考量。 受害人是27岁的印度尼西亚籍女佣,主要负责照顾雇主的82岁母亲。 调查揭露,被告第一次与女佣接触是前年8月,当时被告上门称能以1300元(新币,下同;约4606令吉)提供油漆服务,留下联络号码后离开。 隔月3日,女佣的雇主聘请被告油漆,被告便上门搬移家具做事前准备。被告再次看见女佣,突然用英语爆出一句“我要吃了你”,女佣觉得恶心,不加理会。 被告离开前向女佣要了联络号码,但女佣不理。 隔天,被告带着另外2名油漆工一起上门油漆,女佣的雇主注意到,被告和同事都一直看着女佣,边笑边用母语聊天。 7天后,被告独自上门继续油漆,雇主因漆不够,得出门买,因此留下被告、女佣和母亲在家。 雇主前脚一走,被告就问女佣是否有孩子,并趁她折衣服时,把双手搭在她的肩膀。女佣当时用手肘推开对方后,走到客厅坐在雇主母亲的身边。 岂料,被告尾随到客厅,直接把手伸入女佣的上衣,在雇主母亲身边非礼她的胸部,但雇主母亲并没有发现。 接着,被告变本加厉,无论女佣走到哪里,他都跟着,并数次从后面紧抱她,非礼和亲吻她,还捂住她的嘴不让她求救。 女佣每次挣脱后,都到雇主母亲身边坐下平抚情绪。最后一次,被告甚至指侵女佣,女佣奋力挣扎把他推开,不久后雇主就回来了。 要不到10新元 抢女佣钱包 非礼女佣后,还跟她要10元(约35令吉),要不到就动手抢钱包。   当天傍晚,被告离开前还向女佣要10元,女佣担心对方会找到她的钱包,便想拿去厨房藏起来。   怎料,被告紧跟在后,直接伸手抢,女佣大喊希望雇主老母亲能听到来替她解围,但老母亲没听到。   女佣好不容易抢回钱包,雇主母亲才注意到厨房有动静,问女佣发生什么事,得知后让女佣给被告2元(约7令吉),女佣照做,被告这才离开。  主控官斥被告 越得逞越大胆 女佣事发后腰部疼痛,因觉得恶心还洗了两次澡,如厕时下体也感到疼痛。   主控官说,根据女佣的“身心创伤报告 ” (victim impact statement)提到,女佣事后脑子里不时会闪过案发画面,也因此对男人产生恐惧,永远都忘不了这恐怖的经历。   主控官指出,被告对女佣穷追不舍,一看到机会就动手,每次得逞都让他越来越大胆,最终还指侵女佣,促请法官严惩,判他坐牢5到6年,鞭笞4下。法官最终判他坐牢5年9个月以及鞭笞4下。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新加坡6日讯)新加坡一名62岁的中学课外活动教练看上3名女学生,甚至与其中一名14岁女生性交8次,昨天被判坐牢7年。 《新明日报》报道,被告案发时是一名中学课外活动教练,他面对11项包括性侵未成年少女,以及非礼的控状。受害者是3名女生,案发时14至17岁,是被告的学生。 为保护受害者,法官令媒体不得报道任何会泄露受害者身份等资料,包括被告名字。 案情显示,被告在新加坡一所中学当课外活动教练时,认识了一名14岁女生,对方是被告的学员。 被告每个星期有3天在中学训练学员,星期六则在新加坡西海岸公园提供额外训练。 受害女生会参加额外训练,并在被告的教导下,技巧得到改善和进步。 被告觉得受害女生有潜力,花了更多心思栽培。 训练结束后,被告会与学员吃午餐,并送他们回家。被告之后会与受害女生独处,与她一同吃晚餐后再送她回家。 被告知道受害女生当时在谈恋爱,两人独处时会聊她的感情,还问受害女生是否是处女。期间,被告会送她礼物,包括运动用具。 被告后来知道受害女生分手后,有一天结束训练后,带她去看电影和吃晚餐。 载女生回家途中,被告将车子停在路边,向受害女生表白,强吻女生并露出下体。 相隔1个月后,被告将受害女生带回家,直接问受害少女是否能发生关系。 女生没有拒绝,结果短短3个月内,被告与女生8次发生关系。 被告也拍下少女裸照,发生关系时也没有做安全措施。 也非礼另2女学员 除了受害少女,另两名女学员也遭被告非礼。 控状显示,被告将一名女学员带回家,双手摸对方大腿,从大腿内侧摸到内裤边缘。 控状也显示,被告两次在车内非礼17岁的女学员的胸部。 看心理医生后报警 受害14岁女生只把被告当成教练,没有感情,因此她在看了心理医生后报警。 受害女生案发不久后交了新男友,并向对方坦承与被告的事情。 受害女生不想让家人知道秘密,也担心事件揭发后,团队的表现会受影响,因此迟迟不敢报警。
2星期前
(新加坡6日讯)一名女孩从8岁开始遭4名亲生哥哥性侵,其中一名哥哥昨天在新加坡法庭俯首认罪。 《8视界新闻网》报导,现年20岁的被告,性侵妹妹时年仅16岁或17岁,为保护受害者身份,媒体不能报道被告的姓名。 被告昨日在法庭承认性侵,另外7项指控交由法官下判时考虑。 根据法庭资料,受害者目前已经14岁,有4名哥哥和两名妹妹。 所有7名孩子都和父母同住在一个拥有3个卧室的住家,兄弟和姐妹都分住在不同房间,被称为“男孩的房间”和“女孩的房间”。 父母也制定了规则,男孩不得进入女孩的房间,除非是用女孩房间的镜子梳头发。父母制定有关条规主要是因为3名女孩还小,而4名兄长已经长大成人。 每当母亲看见任何一名儿子在女孩的房间里时,她都会提醒他们不要待在里面。 然而,被告仍会进入女孩的房间休息、玩游戏,或是对受害者进行性侵犯。 被告是4名兄弟中排行第二小,其余的兄弟年龄分别是23岁、22岁和18岁。法庭资料显示,在2018年至2022年间,他们性侵妹妹,年龄介于13岁至21岁。 被告是最后一名性侵妹妹的兄弟。根据法庭资料,当他开始性侵妹妹时,他的3名兄弟都已曾先后性侵受害者。 被告也知道他的两名哥哥性侵妹妹,但决定“保持沉默”。 在2020年,被告大约16岁至17岁,而受害妹妹当时只有五年级,年龄约10岁至11岁。 被告决定性侵妹妹以“满足自己的性冲动”,而且一旦他想要,就会直接非礼妹妹。 他在去年2月11日被捕,当时仍否认自己性侵妹妹。 3名副检察官要求判处8年至9年监禁,以及12下鞭刑;法官推迟宣判。 至于其余3兄弟的案件仍在审理。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