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成龙

我第一次看见龙,是在家里的墙壁上。那是一张如海报那么大的挂历,里头一共有12只动物,龙就排在第五位。小时候我当它是一张生肖图。我住在乡下,图中的大部分动物我都见过,家里还养过牛、兔、狗、鸡和猪!因为没见过龙,自然就对龙最感兴趣和好奇。后来上了学懂事了,才知道世界上并没有龙。 然而,在我的人生中却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龙。一个是成龙。我的阿嫲(奶奶)非常喜欢看电影,每次看电影都会带上我。我跟着阿嫲看了很多成龙的电影。跟着阿嫲看电影是非常开心的,电影院旁边有一个卖rojak(罗惹)的档口,那是全太平最好吃的rojak。阿嫲每次都会买一包rojak和豆浆水带进电影院,然后就一边看电影一边享受美味的rojak和豆浆水。所以,成龙这个名字总会让我想起我的阿嫲,以及和阿嫲一起看电影吃rojak的快乐时光! 另一个很重要的龙是谁呢?她就是龙飘飘!除了爱看电影,阿嫲也非常喜欢听歌!而且听的都是当时的流行歌曲,比如Beyond、龙飘飘。我也非常喜欢龙飘飘。我还记得,在考完SPM等待成绩期间,我跟随同学们到峇株巴辖的一家百货公司工作,第一次出粮的时候,我买了一个卡带寄回太平老家给阿嫲!那个卡带就是龙飘飘的《站在高岗上》专辑。阿嫲的房间有一个私人专用卡带唱机,一到过年,阿嫲一早醒来的指定动作,就是播放龙飘飘的新年歌。 如今我自己也来到了当阿嫲的年纪,对电影的要求和口味也有所改变,成龙的电影我已经很少看了。上一部看的是2017年的《功夫瑜伽》。不过听歌的口味倒是没变。现在还是很喜欢听龙飘飘的歌,每星期都会上YouTube寻找龙飘飘的歌曲来听。我最常听的就是〈站在高岗上〉、〈舞女〉和〈弥渡山歌〉。过年的时候,更不用说了,一定是听龙飘飘的〈招财进宝〉、〈恭喜大家过新年〉、〈大家恭喜〉。所以,每个新年听龙飘飘的新年歌,是我给自己创造的仪式感,那些歌曲不仅带给我满满的过年气氛,同时也带着我回到那个和阿嫲一起做年糕、吃传统鸡蛋糕的年代!因为阿嫲的关系,使我对龙具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2星期前
相信与笔者同样是60年后的,都少不了看4条龙的电影长大,听一条龙的歌过日子,和读一条龙的小说纵横江湖。 先说东方影坛的三大武打巨星,以饰演楚原导演、古龙小说人物而著名的狄龙。 当时是古装戏的天下,剧情围绕在剑客游侠和武艺高强的大坏蛋之间的复仇与争夺宝座故事,剧情千篇一律,却百看不厌。看过电影的同学无不受影响,个个竞相模仿剧中主角,一时间,学校变成中原,集结各路英雄好汉,课后话题讨论剧情比功课多,甚至相互比较谁的武功高强。这全因为当年的狄龙太帅,正义的形象演得丝丝入扣,深入民心。 直到李小龙的“唐山大兄”暴红后,才开启另一个龙的时代,以迅速出拳和独有的李三脚连环踢的真功夫征服了全天下的戏迷。即便是李小龙离世多年,据说为他神魂颠倒的人依旧有增无减,属于奇人怪事之一,果然是一条“猛龙”。 另一个就是成龙,以滑稽可笑的武打形象称霸影坛多年。他不用替身,凡危险动作都亲自上阵的拼搏精神,真的可成为年轻人的励志教材。但有时也觉得以他丰厚的财富,应该减少再冒如此风险。其名字,已成了望子成龙的父母的精神标志。 西方影坛还有一个传奇人物,从寂寂无名奋斗多年后,以拳击手“洛基”系列名满天下。他便是史泰龙,演出过的角色都成为经典,至今无人能超越。 我的年轻岁月没有太多追求,除了看电影就是听歌,与现代的年轻人没有太大差别,“追星”是年轻人都做过的事,追星也发生在不同年代。当时电台几乎无时无刻不播放龙飘飘的歌曲,特别是华人农历新年,没听“龙腔”贺岁歌,总觉得少了过年气氛。 以上名字中有龙的,全是艺名,本名根本与龙扯不上,说也奇怪,也非有龙字艺名的就可以大红大紫。龙字虽好,但非人人可用。 至于新派武侠小说家古龙,曾与金庸齐名,两人风格差异很大,但都曾经各领风骚数十年。 成长岁月有“龙”相伴,却不曾见到传说中的龙。或许龙在天涯,是自己未曾到过罢了!
2星期前
信与笔者同样是60年后的,都少不了看4条龙的电影长大,听一条龙的歌过日子,和读一条龙的小说纵横江湖。 先说东方影坛的三大武打巨星,以饰演楚原导演、古龙小说人物而著名的狄龙。 当时是古装戏的天下,剧情围绕在剑客游侠和武艺高强的大坏蛋之间的复仇与争夺宝座故事,剧情千篇一律,却百看不厌。看过电影的同学们无不受影响,个个竞相模仿剧中主角,一时间,学校变成中原,集结各路英雄好汉,课后话题讨论剧情比功课多,甚至相互比较谁的武功高强。这全因为当年的狄龙太帅,正义的形象演得丝丝入扣,深入民心。 直到李小龙的“唐山大兄”暴红后,才开启另一个龙的时代,以迅速出拳和独有的李三脚连环踢的真功夫征服了全天下的戏迷。即便是李小龙离世多年,据说为他神魂颠倒的人依旧有增无减,属于奇人怪事之一,果然是一条“猛龙”。 另一个就是成龙,以滑稽可笑的武打形象称霸影坛多年,他不用替身,凡危险动作都亲自上阵的拼搏精神,真的可成为年轻人的励志教材。但有时也觉得以他丰厚的财富,应该减少再冒如此风险。其名字,已成了望自己家孩子成龙父母的精神标志,家长甚至干脆替孩子取名成龙。 西方影坛还有一个传奇人物,从寂寂无名奋斗多年后,以拳击手“洛基”系列名满天下。他便是史泰龙,演出过的角色都成为经典,至今无人能超越。 我的年轻岁月没有太多追求,除了看电影就是听歌,与现代的年轻人没有太大差别,“追星”是年轻人都做过的事,追星也发生在不同年代。当时电台几乎无时无刻不播放龙飘飘的歌曲,特别是华人农历新年,没听“龙腔”贺岁歌,总觉得少了过年气氛。 以上名字中有龙的,全是艺名,本名根本与龙扯不上,说也奇怪,也非有龙字艺名的就可以大红大紫。龙字虽好,但非人人可用。 至于新派武侠小说家古龙,曾与金庸齐名,两人风格差异很大,但都曾经各领风骚数十年。 成长岁月有“龙”相伴,却不曾见到传说中的龙。或许龙在天涯,是自己未曾到过罢了!
3星期前
3星期前
从小开始,龙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种勇猛,且祥瑞的象征。 小时候当我把自己想像得很厉害、很好打时,都会自诩说“我是李小龙”或“我是成龙”,就是如此勇猛。虽然事实并非如此。 我居住的新村里,无论是福德正神(大伯公)、关帝圣君,还是其他庙宇的屋脊和栋梁上总有龙的踪迹。年幼时看到的喜帖也都印有龙凤呈祥的画,一切都彰显出龙独有的神恩浩大及大吉之气。 多年前在拉曼学院(今称拉曼理工大学)求学,正值青涩岁月,同学和校友都爱组织起来举办新春晚会、月光会、迎新会和回校升学讲座。促进拉曼日新校友间的联谊之余,也接待新进的学弟学妹,将那份温馨的归宿感传承下去。 那年,大伙儿突发奇想,说:“不如给同学们来个惊艳,今年我们舞龙!”虽然当时身为学生的我们时间和经济都有些不济,不过精神和体力却非常充沛,可以借此取长补短。 人有善愿 天必从之 三十多年前的网络资讯并没有现今这样发达,我们搜索了许多杂志和书本才把龙的基本造型找出来,再拟出简单的构图。为了造出龙头,连以往二、三年级所学的手工艺活都派上了用场——首先,找来一个葫芦形气球,将其吹胀到一呎半长度,绑实之后,用预先剪开的无数个一吋大小的报纸沾上清水,贴在气球表面。大约敷了两三层,开始涂上浆糊,并贴上许多剪成小方格的白纸。约莫八九层之后,便粘上条状宣纸作为最后一层修饰。经过两天暴晒,再涂上两层浆糊加固,这个纸模型简直坚硬如石。 最后将气球放风,大家在纸糊的雏形龙头上开洞做为龙的眼睛和嘴巴,再用纸泥勾画出龙的鼻子,将纸皮裁剪成龙腮,用枯树枝作龙角。雪白的棉花用于装饰龙的眉毛和嘴边的水须,细细撕开的拉菲绳则串成龙须。 我们还在龙头内部加上铁圈,作为巩固龙头和手柄的结合,以加强龙被强力舞动时的抗压耐力。龙身是一匹20呎的黄布,用荧光漆画上龙鳞,缝上龙鳍。 经过日夜赶工,一条活灵活现的龙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龙终究完成了,但是如何舞龙?谁来舞龙?确实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俗话说:“人有善愿,天必从之。” 无巧不成书,那个时候我们有幸遇到社会义工组织——小草队的沈利明老师提供义务指导,让我们学习舞龙的基本动作。晚间我们到老师的会所学习,白天在宿舍院子的草地上反复练习。 那年的新春晚会,我们燃烧奔放的青春,舞着自制的龙为同学校友们贺年献瑞。虽然如今年华老去,相片已经褪色,不变的是缤纷的记忆。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