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拍照

3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6月前
7月前
9月前
12月前
我的第一部手机,好像是我强迫爸爸给我买的。现在想起来,爸爸还真可怜。他自己都没有手机,第一部买的手机竟然是买给我的。 当时候的手机,用来通电话和传简讯,最多只能玩贪吃蛇游戏。当时,我的手机也是拿来和朋友聊聊天而已。到了手机开始有触屏,比较像一部相机的时候,我反倒很迟才给自己买一台。 我记得第一次买这种有Apps的新手机时,朋友很高兴地问我,是不是感觉自己时时刻刻都和大家很靠近?要找谁就找谁,想做什么,不需要电脑都可以办到。于是我们疯狂地给食物照相,努力的合照,看到什么新奇的事,先找手机,录下来。 现在我的手机里,都是我家狗狗桃芋头的玉照。他刚来的时候,又呆又不懂事的样子。到现在老练地避开我的手机镜头。 然而手机的地位好像变了。它不再只是工具而已。我会这么说是因为,我总是看到客人对着手机而已。他们几个人坐在一起,各自对着自己的手机,好像忘记他们是来聚会聊天的。偶尔想起什么的时候,拿起手机来个合照。 有时候也有妆化得很奇怪的客人。可能粉底没搽均匀,可是相机一照下去,在照片里又十分好看。有时候也有忙着为手机折腾的客人。他们可能在玩游戏,一人两部手机,交替地玩。 当年寻羊还在卖舒芙蕾的时候,手机也给我们添过不少麻烦。比如不停拍照的客人,左拍右拍碰撞到附近其他的客人。比如有一位过气知名DJ就曾经给舒芙蕾拍照,拍到舒芙蕾塌下来了才开始吃。 然而舒芙蕾本身就是一个需要趁热吃的甜点,冷了空气排出来后,会像一颗淋过雨的鸡蛋糕。这名主播后来在自己的脸书上将我们的舒芙蕾嫌弃得一文不值。 看了那篇脸书文,我当时面对很大的压力,心情更是糟透了。因为为了制作美味的舒芙蕾,我们整个团队日忙夜忙,一篇这样的批评,会瓦解大家累积已久的情绪。于是私下给那名主播传短讯,先道歉让主播感到不开心,然后解释舒芙蕾的原理,可贵之处就是膨胀起来的热空气。要是久久不会塌下来的舒芙蕾真的存在,那就要小心了,你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镇定剂。 忘记了很多真切的事物 主播回复不能接受,认为还是太快塌了。我问主播他用手机照相照了多久呢。不过是15分钟而已啊,主播回复。显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去评论食物,有一些没有常识的人明显不够格。当然,我没有这么对他说,只是礼貌的接受就好。 我想说的是,手机给予我们的方便,最后好像也变成不是这么方便了。眼看着手机荧幕,抬头窗外也闪着广告荧幕。在这个城市里,我们的眼睛已经只看荧幕,忘记了很多真真切切的事物。 我们的电话响的时候,不是推销员打来的,就是诈骗电话。我们收到的短讯,都是一次性可以传给很多人的祝福图片。我们的朋友,明明很容易联系,见面的时候,也不真的见面。我们花这么多时间在手机上,明明应该给我们带来最大最多的快乐,可是现实未必如此。
1年前
基于受教育不高,为了增添身上所持的“小刀”,他如海绵般学习,在工作之余不断到夜校进修,希望把这些一把一把小刀汇聚成“大刀”,让自己的人生更添色彩。 星洲日报《大柔佛》本期要介绍的《今日面谱》主角,是现年55岁的肥料商蒋运发,他目前是加拉巴沙威四维华小校友会主席,曾担任该校多届家协主席。 早期最想学摄影 他以“色彩人生”来形容自己的人生,最早因为看到教会的弟兄姐妹拿相机拍照,心生羡慕而想学摄影,却基于摄影属高消费爱好而暂时割爱。 屈指一算,他曾经上过的课程,有社交英语班、电脑基础班、电脑理账班、水墨画、歌唱班、拉丁舞班、摄影班、高尔夫球班等。 此外,随著宽柔中学古来分校夜间部的招生,他打算报名修读烹饪班,让自己也再添“一把刀”。 他表示,他选修的多数是经济实惠的夜校,包括之前马华所开办的终身学习班等。 在回忆过往的岁月时,他表示,最初学的是社交英语班,当时因为年少未好好学习,在工作时觉得有需要,就到新山去学。 到处拍摄掌握技巧 他表示,其实最初想学的是摄影,早期到教会,看到弟兄姐妹拍照就开始想学,但摄影是一项高消费,加上经济不宽裕,便不敢去碰。 他披露,在创业后,陆续有了出国旅游的机会,却因为没有相机,无法拍照留影而深感可惜,于是购买了第一台傻瓜相机,后来生活比较稳定,才买了一台较好的二手相机。 他表示,由于喜欢分享,经常与朋友交流,不时拿着相机到处拍,自然就能让自己掌握更多摄影技巧。 “随著时代的进步,如今手机拍照也可以达到一定的效果,甚至修图都非常方便。” 摄影为事业加码 他坦言,摄影也为他的事业加码,摄影让他学会观察入微,到顾客的园地时,很自然地投入观察植物,甚至用微距的方式拍摄,在发现一些叶虫时,提醒顾客预先做好防范,防患未然可减少损失。 住在加拉巴沙威的他表示,沙威新村属乡区,早期没有什么活动,一般晚上都是跟朋友喝茶,而夜校的上课时间是在晚上7时至9时30分,他就提早下班到夜校上课,下课后再找朋友喝茶。 “我读书不多,没有文凭,就想多读夜校拿几张证书,结果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上课。”  曾开中心让同乡学习 他表示,为了让更多同乡有机会学习,他于十多年前,曾一度在沙威租了一间店屋作为学习中心,邀请曾经教过他的舞蹈、水墨画、电脑等的导师,以优惠课程授教,后因为负责打理的导师离开,在没人协助打理下结业。 他坦言,喜欢学习,却不喜欢面对压力,在课堂学的只是一些基础原理,虽然导师鼓励他多参赛,但他都不会特意去参加。 “我只是好玩,像学拉丁舞,我学了六七年的基础课程后,更喜欢在受邀参加慈善舞会时,放松心情跳一跳。” 他说:“很多人说我的人生很精彩。但一路走来,我的生意起起落落,面对很大的压力,只是我不肯认输。在我彷徨无助之际,唱一首歌、跳一支舞或打一场球,就能将负面情绪赶走,让头脑清醒。” 他表示,通过上课结识不少朋友,也能将所学的各种技巧用在生活,例如上口才班和学唱歌,让他在上台致词时咬文嚼字更准确,也更具信心。 好动的蒋运发,除了曾经在七月歌台唱歌,也曾指导四维华小的学生唱客家歌,到古来韩何公会与会员分享传统舞的技巧,担任歌唱评审等。 喜欢跟别人分享 他表示,由于身上有这些“小刀”,在出席不同的场合时,他都能应对自如,在外旅游时,也能带动气氛“玩”起来。 “我喜欢跟别人分享,分享越多进步就更多,能丰富自己的人生,让生活更精彩。” 他坦言,在夜校修学的是基础课,只有不断地练习这些基楚原理,多与人交流及向老师请教,才能掌握得更好。 蒋运发也活跃于各社团组织,他也将社团视为一把小刀,认为多参与社团的活动,就能认识更多的朋友,大家一起交流分享,收获也会更多。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