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无知

3月前
3月前
家人检点日前至吉隆坡买的书,提及村上隆《艺术创业论》很有意思,可是书末年表不见村上隆早年的文学成绩,有点奇怪,居然从作家华丽转身为艺术家,实在厉害。我说村上龙拿过芥川奖吧,名头这么大,没列上也太奇怪了。 书友曾送家人几本村上龙的书,他全都看了。家人喜欢《希望之国》,多次推荐,惟我因对架空题材没兴趣,始终未读。据说内容大致是日本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希望,成年人、大学生全都没救了,中学生的纯洁、热情和创意才是未来的出路。故事由国际媒体发现巴基斯坦边境,有日本少年参与圣战开始…… 村上隆是国际知名艺术家。尽管村上隆的公司因疫情之故曾陷入财务危机,但无论如何的确活跃于国际。至于艺术家的名声,是否等同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这就轮不到外行如我置喙了。 过了几天,家人告知原来“村上隆”非“村上龙”,先前我们因隆龙同音而搞错了,将两个不相关的人混为一谈。村上隆是艺术家,村上龙则是作家。他庆幸这个误会只在家里说说,未在熟人面前大放厥词。没见识自己知道即可,若让别人指正未免太糗。 我们年纪渐增,忘性亦随之增长,难免冯京当马凉。在家聊聊倒还罢了,总之以后多查证再发言比较妥当。说错了虽无恶意,然而传递错误资讯总是不好。 这个乌龙让两人聊了一会,我突然笑出来,这不就庚黄吗?家人不熟悉《红楼梦》,我大致说一下。贾宝玉出席表兄薛蟠的生日宴,席间薛蟠表示,见了一张春宫画,相当出色,是“庚黄”画的。贾宝玉纳闷“那里有个‘庚黄’?”想了半天,写下两个字,众人一看,原来是唐寅。薛蟠觉得没意思,笑说“谁知他‘糖银’、‘果银’的”。家人说若是草书,唐寅和庚黄类近,误认不奇怪,但这当然是对文史非常无知才会犯的错。 年少对薛蟠的印象是土豪劣绅。后来发现关于薛蟠的描述,往往略带喜剧色彩,很有趣。比如宴会的酒令,众人言语文雅,薛蟠读书少,倒是说了别有风味的哼哼韵,粗俗好笑。他得罪柳湘莲,被设计痛打一顿,“登时便开了果子铺”,可怜又可笑。我们两人或许比薛蟠多读一点书,不过张冠李戴,村上龙和庚黄闹的笑话看似差不多,我们与薛蟠的距离,其实并没有太远。
5月前
连续几天酷热的天气,也飘散了几天的异味,那是焚烧东西时所散发的焦味。 自从环境局发出警告不可露天焚烧,以往在屋后空地上一片焦黑的垃圾山被清除了。原以为从此可以自由地呼吸清新的空气,岂料还有明知故犯者,竟在住家范围内焚烧垃圾。 而且只在入夜时分开始烧,隐隐约约的烧焦味会准时地传来,只要当天的风向对了,就会闻到那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 有时气味似有若无,不浓烈。有时气味钻入屋内,撒下罗网似地黏附在物体表面,这时即使室内电风扇开得再大,也驱散不了那股刺鼻的恶臭。 那天我以为是失火了,忙走出户外张望,却不见一丝起火的迹象。倒是附近邻居纷纷关紧门窗,有的还开了空调,有的则拉上窗帘,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 入夜后的街巷,静悄悄,充斥着一股焦味。我捂着鼻子循着气味走,终于在一盏街灯的照映下,一缕白烟袅袅上升,那股烧焦味就来自路尽头,那间靠边的房屋前,燃烧着的树枝枯叶正发出“哔剥”的轻响。而租赁此处的住户则是刚搬来的印尼籍劳工。 屋子的大门虚掩,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我鼓起勇气趋前试图告知对方,焚烧垃圾是被禁止的,只是未待我把话说完,对方就不耐烦地朝我挥挥手,然后又指了指他隔壁的住户,表示连他们都不干涉,我凭什么来多管闲事?气氛越闹越僵了,我在对方逐渐提高的声量中感到某种怯弱、急躁。 我憋着一肚子气回家,打开手机里的通讯录,指尖在环境局和屋主的电话号码之间游移,念头在举报和劝诫之间来回,最后我选择了后者。还是由屋主出面调解吧,我的用意并不是要对方接受惩罚,而是比惩罚更重要的,使他明白这样处理垃圾实在有欠妥当。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难听 屋主是明事理的人,在得知情况后翌日便亲自前来处理,他为其租户造成的麻烦向我致歉,也好言劝导那名租户。他不是以屋主的身分来压制对方,而是以自己患有哮喘病的孩子为例,因为之前吸入污染的烟霾而加重病情,他希望对方将心比心。 屋主继续向对方分析露天焚烧带来的种种后果,苦口婆心地说焚烧垃圾时散发的恶臭不仅污染空气,还会提高周围环境的温度。 他们交谈期间,最令我惊讶的是,原来那名租户并不知道露天焚烧是违法的,他之所以在屋前焚烧垃圾不过是为了驱赶蚊虫。他甚至坦言这焚烧活动在其乡下是极为普遍的事,他们从来只关注烧芭后带来的经济效益,而不是危及健康和环境的课题。 看着对方从满脸的不悦到保持缄默的模样,那原本紧绷的氛围在屋主温和的语调下渐渐化解了,也使我意识到自己当天说话确实难听,于是为当天自己的鲁莽而诚恳地向对方道歉。他有点愕然,脸上倔强的线条顿时柔和起来,嘴角也出现了一抹腼腆的笑意。他终于点头答应,不再露天焚烧。 一场小风波总算圆满解决。我不禁想起那名租户的话来,虽说不知者不罪,可往往问题的发生,“无知”就是其中一股顽强的推动力,对人对事都会形成伤害;而这里的无知其实也包括了我自己。我想,倘若我也身处对方的社会环境,也经历了他所经历的,我会否也有相同的想法和做法呢?不免哑然失笑。 是夜,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痛快地冲刷连日来的闷热和浮躁。雨后周遭显得异常安静,潮润的空气沁人心脾。第一次,我感觉这微凉的空气,是如此的珍贵和美好。
6月前
11月前
2年前